東方朔有著博聞強記的才學,他言辭敏捷、滑稽多智,常在武帝面前談笑取樂,博得漢武帝開懷大笑,而在另一方面,他又有濟世安民的仁心,曾經上書探討政治得失,陳述重視農業和軍事的強國之計,但漢武帝始終把他當作弄臣,不加以重用。

東方朔
東方朔

◎直言進諫

東方朔這個人雖然行為怪誕,但是他有一顆濟世安民的仁心。漢武帝特別喜歡打獵,他剛當皇帝沒多久,就經常帶著很多人去打獵。打獵時,漢武帝特別喜歡追逐鹿、兔子、虎豹狼蟲。漢武帝武功高強,敢徒手跟猛獸格鬥。追兔子的時候,兔子在莊稼地裏跑,漢武帝一行的馬,也在莊稼地裏面跑,踩壞了老百姓的莊稼,很多老百姓就在後面追著罵。漢武帝當時自稱平陽侯。有一次,他的馬踐踏了一個地方的莊稼,當地的縣令就趕來說,要見平陽侯。漢武帝身邊的人罵了這個縣令,縣令很生氣,就找了一些兵馬把漢武帝的侍從給圍起來了,後來漢武帝的侍從拿出皇帝的信物和符節,縣令這才知道是皇上,於是把這些人放了。

漢武帝後來也覺得這麼幹的話,實在是太擾民了,於是決定營建一個自己的獵場。當時規劃上林苑的時候,預計需要的土地面積非常大,要佔用百姓很多的土地,當然漢武帝不會白用他們的土地,所以就想找一些荒山荒地跟老百姓交換,把老百姓挪到別的地方去。東方朔就勸漢武帝不要這樣做,當時他給漢武帝寫了一封信,大意是說,上林苑這個地方,是一個土地非常肥沃的地方,如果老百姓流離失所的話,對他們的生活會有很大的困擾,而且陛下不能夠花那麼多的時間在打獵和遊樂上面,當年的紂王幹了甚麼事、楚靈王幹了甚麼事,所以最後造成了國家遇到甚麼樣的災難甚至亡國,希望陛下能夠檢討和反省一下自己的行為。可見東方朔該說的話還是要說的。漢武帝看完之後,重賞了東方朔,封他為太中大夫,但是繼續修上林苑。

漢武帝有一個姐姐叫隆慮公主,跟漢武帝關係很好。隆慮公主知道自己的兒子昭平君是個不成器的人。隆慮公主病逝後,昭平君果然非常驕橫,殺掉了漢武帝女兒的家臣,所以漢武帝就將昭平君下獄了。按照當時的法律是要判死刑的,漢武帝當時嘆息了很長時間。漢武帝說,我的姐姐年歲很大的時候,才有了這個兒子,非常喜歡他,臨死之前把他託付給我,我不想殺他,可是大漢的法律又不能廢除,如果我要是不按照當年高皇帝規定的這個法律辦事的話,我死之後又有甚麼臉面到地下去見高祖呢?最終漢武帝還是批准了昭平君的死刑。當時漢武帝非常難過,在座位上流淚嘆息了很長的時間。東方朔就站起來,拿了一杯酒,走到漢武帝的面前,對漢武帝說,古代那些聖賢的君王們,賞賜別人,不計較是不是他的仇人,誅殺犯罪的人,也不在乎是不是他的親人,這種事情古代的那些聖人們、賢王們也是很難做到的,現在陛下可以為了法律而殺死自己的外甥,陛下做到這一點實在是太難了,陛下是一個明君、是一個聖君,我請求以這杯酒為陛下祝壽。

◎懷才不遇

東方朔利用他的幽默和智慧,不斷讓漢武帝開心,他也有著一種治國安邦的遠大志向,但是漢武帝一直沒有用他。東方朔後來為了安慰自己,或者說解脫自己懷才不遇的困苦,寫了一篇文章,這篇文章非常有名,叫《答客難》。這實際上是一個偽作,就是假裝有人在責難他、非難他,然後看他怎麼樣回答。東方朔假裝有人問他,蘇秦、張儀當年曾經做到丞相的位置,蘇秦配六國相印,張儀做到秦的丞相,如果先生一直學習的是聖王之術,又這麼有才學的話,為甚麼你今天只做到一個常侍郎?那先生到底是因為道德不行呢?還是才能不行呢?東方朔喟然長嘆說,這種事情,不是你這種智商的人能夠理解得了的,你太愚昧了。因為此一時、彼一時,時代不同了。蘇秦、張儀遇到的是一個甚麼樣的時代呢?那是一個亂世,諸侯爭霸,每一個國家都希望能夠得到人才,得到人才就興盛,失去人才就滅亡。那個時候,只要你稍微有一點點才學,就能夠得到重用。現在我們生活在一個太平盛世,聖明的天子在上,國家無事,四方來朝,這個時候國家沒有事,有才能的人跟沒有才能的人是一樣的,因為反正也不需要你做甚麼。

他還說,這個時候只能看你的命運了,順其自然。接下來他說了幾句很有名的話:「尊之則為將,卑之則為虜;抗之則在青雲之上,抑之則在深泉之下;用之則為虎,不用則為鼠。」意思是朝廷用你,你就有富貴,朝廷不用你的話,你就必須要安守貧賤;朝廷可以把你抬舉到青雲之上,也可以把你貶低到九泉之下;如果用你的話,你就可以做一個將軍,不用你的話,你連一個低級官員都做不到。他說,憑我這樣的才學,能夠做到常侍郎已經不錯了,如果蘇秦和張儀生在現在這個時代的話,他們想做一個最低級的官吏,恐怕都做不到,就更不要說做丞相了。他以這樣的方式來為自己的懷才不遇辯護。他說:「水至清則無魚,人至察則無徒」,我這個人道德太高尚了,所以只能夠煢煢獨立,像你們這樣的人也不能夠做我的知音,既然我不能夠做一個治理天下的能臣,那麼我就寧可做一個隱士。這是東方朔對自己的定位。

◎大隱於朝

據《史記》記載,有一次東方朔在宮殿裏走,看見很多人都在議論他,這些人對東方朔說,先生,大家都說你很癲狂。東方朔說,我不是一個狂人,我是一個隱士,古人說,他們都喜歡隱居在深山之中,我跟他們不一樣,我是隱居在朝堂之上,即「大隱隱於朝」。東方朔當時喝酒之後,用手伏著地,唱了一支歌,歌詞道:「陸沉於俗,避世金馬門。宮殿中可以避世全身,何必深山之中、蒿廬之下。」

漢武帝時代是一個人才鼎盛的時代,有像東方朔這樣的滑稽人物、像司馬遷這樣的史學家、衛青和霍去病這樣的將軍、張騫這樣的探險家、蘇武這樣的外交家,類似於這樣的人物,在漢武帝一朝層出不窮,但有一類人我們還沒有講到,就是經濟學家。我們知道漢武帝是要打仗的,他不光是打匈奴,他也打南越、打朝鮮以及其它的一些少數民族,如鮮卑、烏桓、羌人。要打仗,就要花很多的錢,那麼誰能夠幫助漢武帝理財呢?有一個人,他在十三歲的時候,就來到了漢武帝的身邊,為漢武帝制定了一系列的經濟政策,這些經濟政策對後世的影響極為深遠,那麼這個人又是誰呢?請看下一章《興利之臣》。(待續)

編注:本文根據章天亮博士的大型讀史系列節目《笑談風雲》之《秦皇漢武》視頻版整理而成。

《笑談風雲》是新唐人製作的影片版中國通史,目前已出版《東周列國》、《秦皇漢武》、《隋唐盛世》和《兩宋繁華》四部,第五部《大明王朝》於2019年底面世。

點播節目影片和音頻,請訪問《笑談風雲》官方網站 https://xtfy.ntdtv.com

點閱【章天亮:笑談風雲】系列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