灌夫抓住了田蚡的把柄,當然田蚡也就退讓了,雙方矛盾暫時緩解。不久,田蚡娶了燕王的女兒為夫人,太后下詔賜宴,宗室和封侯的人都去道賀,竇嬰強拉灌夫一起去喝酒,結果酒席宴上,灌夫和田蚡之間再度爆發衝突。

◎灌夫大鬧婚宴

宴會上,大家喝酒喝得高興的時候,武安侯開始給大家敬酒。古時候人們喝酒時是跪坐在席子上,當長官或長輩來敬酒的時候,地位或者輩份低的人要避席,就是離開自己跪坐的席位,到旁邊去伏下身來,說不敢當。武安侯田蚡是丞相,地位最高,而且是皇帝的舅舅,當他去敬酒的時候,所有人都避席。

輪到竇嬰去敬酒的時候,只有竇嬰的那些老朋友避席了,其他人都沒有避席而是膝席,就是還跪坐在那個地方,但是大腿抬起來表示客氣,當然這比避席的客氣程度要差多了。灌夫看見了心想,那個是現任的丞相,這個是過去的丞相,那個是外戚,這個也是外戚,你們就這麼勢利眼。所以灌夫很生氣,但是輪不到他發火。

輪到灌夫敬酒時,灌夫斟了一杯酒來到田蚡面前說,請丞相飲了這杯酒。田蚡說,我已經喝多了,不能再喝一滿杯。灌夫心裏不高興,但也不敢發火。敬到自己本家侄子灌賢時,灌賢不但沒有避席,還在跟旁邊同席的程不識耳語。程不識是東宮的衛尉,就是太后的衛兵隊隊長。灌夫大怒,對灌賢說,平時你跟我說起程不識的時候,把他說得一錢不值,現在你竟然跟他像小女孩一樣嘰嘰喳喳地咬耳朵說話。

當時田蚡馬上接口道,程將軍和李廣將軍都是東西宮的衛尉(李廣是皇帝的衛兵隊長),你罵程不識,不是讓李廣將軍也很難堪嗎?結果灌夫說,「斬頭陷胸不知程李」,意思是今天你就是砍了我的頭、把劍插入我的胸口,我也不知道程不識和李廣是誰。中國有句話說,打狗都得看主人,這兩人是太后和皇帝的衛兵隊長,灌夫竟然說不認識。此言一出,大家都愣了,知道灌夫闖下大禍,將不得善終。於是眾人紛紛以上廁所為由離開。竇嬰一看別人都走了,拉著灌夫說,咱也走吧。可是已經太晚了。田蚡說,灌夫的毛病都是我以前慣出來的。遂命令騎兵把灌夫留住。攪了太后的賜宴叫做大不敬,是要滅族的。

◎竇嬰力救灌夫

竇嬰一看灌夫要完了,就準備去營救灌夫。當時他家裏的人都說,你不能去,他得罪的一個是太后一個是丞相,你怎麼能去營救他呢?竇嬰說,灌夫是因為我而發了脾氣,我怎麼能看著灌夫一個人死呢?豁出來我這個魏其侯不當了,我也得把灌夫救出來。

於是竇嬰背著自己的家人去找漢武帝。漢武帝馬上接見了他。竇嬰說,灌夫喝醉後,說了幾句不該說的話,要滅族不是太重了嗎?漢武帝賜竇嬰跟他一起吃飯,對竇嬰說,「東朝廷辯之」,意思是,這個事明天在朝會上討論討論。從漢武帝的反應來看,他應該是想幫竇嬰,或至少沒有想處死灌夫。但他如果說「沒事了,我來赦免灌夫」,就把太后和他的舅舅都得罪了,所以他說「東朝廷辯」,看看大臣們有甚麼意見,如果大臣都說不殺灌夫,他就可以回去和王太后或者田蚡講一講。

過去竇嬰和田蚡兩個人的關係儘管不好,面子上還是過得去,但他們兩人當面辯論時就撕破臉了。竇嬰在東朝廷辯的時候說了灌夫很多好話,然後去攻擊田蚡,說田蚡喜歡蓋房子,搶人的田地、美女,幹了很多不法的事情。田蚡說,現在是太平盛世,國家有錢,我作為一個皇親國戚,喜歡漂亮的房子和歌伎沒甚麼了不起的。可是你竇嬰在幹甚麼?你和灌夫兩人在家裏,沒事就看看天文,俯察地理,經常斜著眼睛看東宮和西宮,心裏盼望著天下有事,你們兩人好建立功業。你們結交了那麼多的豪強,到底要幹甚麼?這話說得很惡毒,似乎在暗示竇嬰和灌夫要謀反。如此一來,大臣們沒人敢支持竇嬰了,最後東朝廷辯無疾而終。

不料這個討論被王太后知道了,王太后對漢武帝說,我還活著就有人這麼欺負我的弟弟,如果有一天我死了,我的弟弟還不得被你們剁成肉醬啊!漢武帝說,母親不要生氣,這件事我再去調查一下。

◎交友不慎 竇嬰喪命

灌夫是個黑社會,做過很多不法之事,一查就查出很多問題,這樣就把竇嬰給害了。因為竇嬰說了灌夫很多好話,等於是欺君,所以竇嬰也被抓入大牢。

公元前132年十月灌夫被滅族。

竇嬰為了保命,緊急關頭對漢武帝說,他有一份景帝遺詔,內容大概是:如果遇到甚麼麻煩事,可以直接去跟皇帝講。《史記》的原文是「事有不便,以便宜論上」。然而在國家檔案館卻找不到這份遺詔,竇嬰家裏的文件,又沒有加蓋景帝的玉璽,結果竇嬰被以偽造遺詔罪斬首。

竇嬰曾經做過大將軍、丞相,封魏其侯,曾經出入宮門,一生中享盡榮華富貴,老了之後原本應該謙退一點,但是竇嬰沒有。另外他交友不慎。儒家講「君子愛人以德」,如果灌夫是一個好朋友的話,應該勸竇嬰謙退一點,好好頤養天年,不要再有那麼多爭鬥和名利之心,但灌夫卻一味地護著他、順著他。並且灌夫一向非常傲慢,越是權貴他越要挑戰,這種人是生有反骨的人,最終闖下大禍,也導致了竇嬰的悲劇。

地方豪強對中央政府形成威脅,是漢武帝要重點打擊的對象。
地方豪強對中央政府形成威脅,是漢武帝要重點打擊的對象。

◎多管齊下 強化皇權

灌夫之死不應該簡簡單單看作是竇嬰和田蚡之間的外戚之爭,實際上,它反映了漢武帝的一個思路,就是要打擊地方豪強。

戰國時,很多人養士,如孟嘗君、信陵君、平原君、春申君、呂不韋等。到了漢代的時候,養士就成了對中央政府的一種威脅。皇帝會想,養那麼多有能力的人,是要挑戰中央政府嗎?這些人如果真的是人才的話,難道不該為中央政府所用嗎?所以漢代養士的人,最後的結局都不好。

地方豪強對中央政府形成威脅,是漢武帝要重點打擊的對象。
地方豪強對中央政府形成威脅,是漢武帝要重點打擊的對象。

陳豨當年養士被周昌舉報,後來造反被殺;吳王劉濞、梁王劉武養士,他們的結局也都不好,所以地方豪強是漢武帝要重點打擊的對象。在《史記》中有《酷吏列傳》,漢武帝專門派一些人去打擊豪強。

地方豪強對中央政府形成威脅,是漢武帝要重點打擊的對象。
地方豪強對中央政府形成威脅,是漢武帝要重點打擊的對象。

田蚡最後也不得善終。《史記‧魏其武安侯列傳》記載,竇嬰被殺兩個月後,武安侯病死。死前他不停地說一些討饒、服罪的話。有能看到鬼的人說,當時灌夫和竇嬰的鬼魂在他的旁邊向他索命。

漢武帝除了打擊豪強和遊俠,還通過設置內朝、設置刺史等方式加強皇帝的權力。當他的權力得到鞏固之後,就把眼光瞄向了四夷。那麼漢武帝和匈奴之間的戰爭是如何開始的呢?請看下一章《戰端初啟》。◇(待續)

編注:本文根據章天亮博士的大型讀史系列節目《笑談風雲》之《秦皇漢武》視頻版整理而成。

《笑談風雲》是新唐人製作的影片版中國通史,目前已出版《東周列國》、《秦皇漢武》、《隋唐盛世》和《兩宋繁華》四部,第五部《大明王朝》於2019年底面世。

點播節目影片和音頻,請訪問《笑談風雲》官方網站 https://xtfy.ntdtv.com)

點閱【章天亮:笑談風雲】系列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