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2004年中共在南韓揭幕了首家孔子學院(以下稱孔院)之後,孔院便以語言教學、文化交流的名義在世界160多個國家迅速蔓延開來,對美國各州的高校更是展開了大規模的合作攻勢。據報道,目前美國有100多所孔子學院、500多家孔子課堂,是世界上擁有孔子學院最多的國家,雖然目前已有29所孔院遭關閉,但仍有更多的孔院在美國的國土上不斷拓展著自己的疆域、織就著自己的隱形王國。

然而隨著孔子學院不斷滲入各國的教育系統時,孔院的各種問題漸露端倪。據媒體報道,奧地利孔院宣講馬列主義,美國馬利蘭大學孔院粉飾西藏問題,俄羅斯、以色列孔院阻礙受中共迫害的信仰團體舉辦活動,孔院總部總幹事徐琳在2014年葡萄牙舉辦的歐洲漢學會上,公開搶奪所有宣傳冊、並撕下有關有台灣內容的頁面,成為當時一大醜聞。屆時,各國政府和民間才開始重新審視孔院給教育和文化系統帶來了甚麼。我們會逐一進行評述。第一部份,我們先來看看號稱第一家也是唯一一家州級別的華盛頓州孔子學院的情況。

華盛頓州孔院:巨額訂單背後的附加條件?

美國國家公共電台(NPR)在2006年4月19日以《華州享受著與中國的獨特關係》為題,在網站上發表了對當時華州州長克里斯汀·葛瑞格爾(Christine Gregoire)的採訪。當時華盛頓州是全美唯一與中國貿易順差的州。葛瑞格爾在採訪中提到她與中共主席胡錦濤在比爾·蓋茨家裏會面,並與他提起了教育方面的合作,特別是建立孔子學院的事情。

據漢辦和孔子學院的規定,所有建立孔院的要求必須由外方主動提出。據悉,通常會有一個中間人,先行聯繫邀請方,談可能和條件,再由邀請方正式向中方提出要求。據博文網稱,在2006年胡錦濤訪美之前,已明確放話,將簽訂數十億美元訂單,訂購大豆、電腦軟件和80架飛機。截止2005前底,波音飛機在中國的市場份額達到60%。中國向美購買飛機總額累計400億美元。中國已然成為波音商用飛機的最大客戶。在胡錦濤訪美之前,波音公司最新機種787收到的最大訂單就是中國6家航空公司2005年60架的購買合同。據公司員工透露,該型飛機原有它名,但為了迎合中文 「八」諧音「發」的美意,特意改為七八七。

在如此優厚的訂單背後,除了胡錦濤需要緩和與美關係,還有甚麼其他附加條件呢?《經濟學家》援引中共中央常委李長春的講話:「孔子學院是中國海外宣傳的重要組成部份。」 2006年胡錦濤到訪前,正是孔院剛剛走進第一家美國高校——馬利蘭大學之後不久,孔院正積極尋求在美高校的更多機會。

揭開教育文化面紗之下的孔院

孔子學院隸屬中共教育部的國際漢語協會辦公室(簡稱漢辦)。漢辦由12位來自中共外交部、宣傳部等中共部委成員組成。中共把孔院當作重要的軟實力輸出海外。多年來被指控透過文化交流的手段實施對海外文化教育界的滲透。近些年,FBI、美國國會、學術界、人權機構都對孔院提出了對國家安全、學術自由、知識產權保護、監控在校師生等方面的質疑和擔憂。

參議員賈序·霍利(Josh Hawley)說:中國政府正在利用孔子學院控制美國校園的話語權。合作的大學都須簽署合同,禁止他們「破壞漢辦的聲譽」;而漢辦從中國派遣教師和教科書,旨在提升中國的「良好形象」,並壓制對西藏、台灣、天安門事件的任何討論。

據 BBC中文網2018年發表題為《美國繼續關閉更多孔子學院:軟實力變銳實力背後》的文章指出,中共在孔院問題上凸顯「銳實力」,例如要求與美國學府簽署合同時有保密協議,不透露資助金額;教材只能依照中共的說法。另據漢辦與華大的原合同,老師須「遵守中國法律」。

美國國家學者協會(NSA)政策總監瑞韶·皮特森(Rachel Peterson)在2017年的調查報告《外包給中國:高等教育中的孔子學院與軟實力》中提到,中共統戰部多年致力於在海外為中共打造實力、擴大影響。統戰部原則之一就是要「讓外國為中國服務」。報告中還提到,「孔子學院在美提供的語言和文化課程都是經過中共審查的,中國政府負責孔子學院師資和教科書的選用和費用。」

華盛頓大學迫於州政府壓力接納孔院

華盛頓大學(簡稱華大)位於西雅圖,是1861年建立的公立研究型大學,是美國西部最古老大學,也是美西北最大的高等學府。據2020美國新聞(US News)在世界大學排名位居第十,其中醫學系排名全美第一、電腦科學系排名第六。華盛頓大學擁有20位諾貝爾獎、11位普立茲獎得主,大學還培養了眾多政商、文化界名流,是無數莘莘學子嚮往的修學殿堂。而孔子學院也早就覬覦這享負盛譽的美麗校園。

華盛頓大學亨利‧傑克遜國際學院(Henry M. Jackson School of International Studies)的一位教授說, 「孔子學院本身充滿了爭議。華大讓孔院進駐,提供辦公地點,把自己的名聲與孔院捆綁在一起,相當於華大在名譽上為孔院做了擔保一樣,確實對華大不利。但漢辦看好的正是這一點。」

華大另一位教授提到:「華大基本都不同意讓孔子學院進來,但後來迫於州政府的壓力,別無選擇。」而華大的多位教授均反映,孔院進駐華大對華大而言沒有任何好處,華大教授非常注重獨立研究,不願向中方申請經費,而很多中共政府反對的課題,漢辦更不會批准。

究竟是怎樣的背後推手,能夠趨勢華州政府不顧華大教授的反對,一定要把「孔院必須開在華大的校園」這樣的意志強加給這所大學呢?

皮特森在美國國家學者協會的報告中國提到,孔院開進高校,便利了中共通過孔院接觸或監控美國教授,給予校方壓力,教授也會出於資金、簽證,甚至安全的考慮,主動進行自我審查。

據華盛頓大學人權中心(Human Rights Center)主任透露,該中心近幾年都不會做關於中國人權問題的的課題,因為所有課題都必須有一位教授帶領。而所有傑克遜國際學院的中國問題專家都不願意站出來,因為怕被中共盯上,或者無法獲取去中國的簽證。

孔院依託華大,目標鎖定整個華州

華州孔院通過州政府的施壓成功的進駐華盛頓大學。就像中共病毒找到了有價值的宿主,而狡猾的病毒並沒有讓華大出現感染症狀,所以就能充份藉由華大傳播給更多的機構和社區。

因為華大具有成熟的漢語言和文化系,不允許孔院提供任何學分制課程,只為教職員工和AP學生提供Workshop和講座。為了不引起學術界的過多反感和各界的注意,孔院在華大一直非常低調,尤其當反孔院聲音在北美漸起,華州孔院更加小心規避有可能被指控的問題。所以,華州孔院基本沒有把柄可抓,華大和各界也就卸下警惕,這樣孔院為自己在整個華州的戰略部署贏得了時間。

華州孔子學院以華大為基地,藉由華大的聲望,向華州各大中小學和社區進行滲透。據孔院中方某負責人透露,截至2019年初,「華州孔子學院已經與華州30多所大學,100多所K-12學校接觸」。在悄然構建了龐大的系統網絡後,約2017-2018年,才開始逐漸在華大校園活躍起來。孔院開始有選擇性的公開贊助華大的各種講座、學生活動,為中共國內在海外的文化巡演鋪路搭橋。

孔院除了在學術教育界積極構建自己的龐大網絡,還不間歇的深入到社區的各個文化層面,進行滲透。孔院與當地的華人銀行、樂團和電視台合作,在西雅圖交響樂音樂廳的經典殿堂班納若亞廳(Benaroya Hall)舉辦大型音樂會,在中外古典名曲中穿插中共紅色宣傳曲目,如《牧民新歌》、《三門峽暢想曲》等,前者是創作於文化大革命時期,歌頌中共給牧民帶來的美好生活和喜悅心情,後者則是歌頌社會主義建設給人民帶來的幹勁。

孔院課堂危害華州K-12學生

華州孔子學院除了與華大簽署協議,還與K-12的學區合作,在中小學建立孔子課堂。把中國來的老師和課本直接安插到對中小學的中文教學中。中共國內的中小學科本都是帶有強烈洗腦用意和為政治服務的內容,會對孩子造成巨大危害。

華大的多位教授同時表示,華州孔院對K-12學生提供語言教學,老師和教科書選取都需要由漢辦來定,這種方式不適合美國的學校。「但西雅圖的中小學缺乏師資,所以當孔院主動提供,他們基本就是全面接納。從學術上來說,這種教學方式並未經由認真設計,教師基本一兩年就換一撥人,沒辦法積累教學經驗,教師也不知道美國學生需要甚麼。」 因為老師基本來自四川和重慶,華大教授還提出了這樣的質疑:「學中文為甚麼要學帶有四川口音的中文?為甚麼不學標準普通話?」

瑞韶‧皮特森提出了對孔院滲透中小學教堂的極大擔憂,她說:「這些孩子在這樣的年齡,尚未形成判斷力,聽到甚麼就接受甚麼,也許將會對他們一聲造成影響。這就非常危險。」而中共也深知,這些孩子就是美國未來的領導人,具有中共思維的這一代人將把美國帶到哪裏去?

據國家漢辦網站信息,截至2018年6月,華州孔子學院與華州的9所大學、8個學區的30所小學建立了合作關係,其中包括,華盛頓州立大學(WSU)、西華盛頓大學(WWU)、中華盛頓大學(CWU)、雪蘭社區大學(Shoreline Community College)、貝爾維尤大學(Bellevue College)等。全年提供5596人次的中文教育,漢辦網站上稱:「基本建成了覆蓋華州全境的漢語教學合作體系」。

中共透過孔院滲透當地企業和社區

孔院還向利用各種機會向華州企業進行滲透。致力於民主、政治自由及人權研究的非政府組織——自由之家(Freedom House)2019年發表一份調查報告稱:孔院在網站和新聞通訊中刊登廣告,為當地企業或跨國公司提供服務,其中包括提供語言、跨文化交流課程及翻譯幫助,也提供涉及當代中國的實質性課程。 華州孔院與本地企業合作時提到 「我們很高興為星巴克和微軟員工準備商務漢語、法律漢語和跨文化交流課程。」

另外,報告中還提到,除了為本地企業提供服務外,當地企業及高管也為華州孔院提供在行政、管理、甚至財務方面的支持。微軟華人協會理事會前主席、「千人計劃」特聘專家的沈寓實,曾在2012-2013年在華州孔院董事會任職。

在美國國防部政策的壓力下,2019年底到2020年初,未能如願續約的華州孔院搬離了華大校園。華州孔院的官方網站也做了調整,改在華州國際聯盟(International Education Washington)的網站上。而華州孔院已經找到了第二位宿主——位於塔卡馬的私立太平洋路德大學(Pacific Lutheran University )。選擇路德大學,可以看出孔院也是頗費了一番心思和規劃:私立大學,本身不受華州納稅人意見的影響,二不受國防部資金的制約,三遠離西雅圖,不易被公眾監督,更便利其發展。

據人權觀察(Human Rights Watch)網站信息,許多大學教授一再向人權觀察反映,「孔子學院是對校園學術自由的侮辱」。大多數學者反對類似機構帶來的中國國家審查制度,反對出於政治考慮將某些特定主題和觀點排除在課程材料之外,更不能接受僱用員工時,把政治忠誠度被納入考慮的做法。

美國參議院國土安全和政府事務委員會2019年報告指出:「中國教師與中共政府簽訂合同,承諾不會損害中國(中共)的國家利益。這些限制試圖輸出中共對政治言論的審查,阻止人們討論潛在的政治敏感話題。」

參議院委員會的調查報告中明確指出孔子學院的存在是中共長遠戰略的一部份。美國大學與孔子學院合作的合同中還須明文規定,在美國的土地上遵守中共法律,而有關孔子學院的公開信息披露要儘可能少。如果美國校方洩露課程信息,合同和資金就將被收回。

華盛頓DC一家叫作「號角項目」的非牟利組織從美國教育部的記錄中發現,自2012-2019年,中共政府有達6.8億美元的資金流入了87所美國大學;在中共政府向美國的學校捐贈的逾1.58億美元的資金中,約有70%學校違反美國政府規定。

在瑞韶‧皮特森近期的報告中提到,像美國學者協會這樣的機構應該持續監督、審查美國的高校,包括那些已經關閉孔院的高校,還是需要監督,應該徹底杜絕孔院以其它形式再與這些高校締結合作關係。她說:「孔子學院是偽托教育之名的政治宣傳機器。司法部應該調查孔子學院是否違反了《外國代理人註冊法案(FARA)》。該法案還應修正,更加明確學術追求的含義,明確在教育機構內進行的外國宣傳不受豁免。」

中共將孔院蒙上美麗的面紗,送給了海外熱愛中華文化的人們,當完全不了解中國傳統文化的西人和新一代華人如獲至寶的雙手接下,殊不知那是比瘟疫還可怕的以「傳統、文化」為包裝的「中共黨文化」。在疫病肆虐的今天,我們都閉戶居家,謹慎與人接觸的安全距離、反省對衛生健康的疏忽,杜絕不良飲食和生活習慣,提升自身的免疫系統;同時我們更應該警惕思想和精神層面病毒的傳播,辨識中共意識形態透過教育、文化、藝術形式,進行更具迷惑性的腐蝕和滲透,從心靈、思想、身體上都徹底擺脫病毒的侵擾。

*註:文中孔院人員提到的「大學」應包括公、私立大學和社區大學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