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一直積極擴張其在美國的影響力,而美國教育機構則是中共滲透的重點。分析認為,這是為甚麼中共在美國大學裏的滲透如此難以掌握,為甚麼與之作戰是如此重要的原因。

《華盛頓郵報》專欄作家羅金(Josh Rogin)撰文說,現在美國官員、議員和學者終於開始對中共在美國校園的存在做出反應。反應之一是,敦促公立和私人大學重新考慮孔子學院的去留。孔子學院是中共政府贊助的語言培訓機構。

美國有一百多所大學通過孔子學院跟中共政府合作,美國情報界警告,它們可能是間諜哨所。

但是尤金的文章指出,孔子學院更重要的一個危害是,損害下一代美國領導人認識中國現實和共產黨政權本質的能力。

「它們(中共)的目標是利用美國學術自由向未來領導人的頭腦裏灌輸親中共觀點。」美國參議員、國會及行政當局中國委員會共同主席魯比奧(Marco Rubio)說,「這很聰明。這是一個長期的、耐心的做法。」

鑒於越來越多的證據顯示中共試圖限制美國校園裏的批評聲音,對有關中國的課程施加影響力,並監視中國留學生,本月魯比奧要求佛州所有接納孔子學院的教育機構重新考慮他們的決定。

魯比奧聯繫的一個學校是西佛羅里達大學,他們已經決定不再跟漢辦續約。漢辦是管理孔子學院的中共政府機構。西佛羅里達大學加入芝加哥大學、賓州州立大學以及加拿大麥克馬斯特大學的行列,這些大學拒絕接受中共政府的資金,拒絕讓學生暴露在中共的教育之下。

FBI局長雷(Christophe Wray)上周在參議院情報委員會作證的時候談論了對孔子學院的擔憂,他說FBI在警惕地觀察甚至調查一些孔子學院。他說學術界的「天真」惡化了問題,他指責中共政府在美國學校裏安插間諜。

雷表示,「它們在利用我們開放的研發環境。我們尊重這個環境,但是它們(中共)在利用它。」

眾議員史密斯(Christopher Smith)長期以來就在關注孔子學院的問題。他曾經委託政府問責局對孔子學院進行研究、蒐集數據,以支持他要求關閉孔子學院的呼聲。

「它們是擴張影響、進行偵查的巢穴。」史密斯說,「它們監視中國留學生。」而且那些參加孔子學院課程的人對中國的認知將會被打上中共的烙印。

文章說,為了理解孔子學院的本質是甚麼,有必要了解它跟共產黨的關係以及它的歷史。前美國情報分析師馬蒂斯(Peter Mattis)說,孔子學院跟共產黨的統戰行動可能有直接關係。中共統戰的目的是:動員共產黨的朋友,打擊共產黨的敵人。

比如,孔子學院的發起人劉延東在該項目開始的時候擔任統戰部部長。馬蒂斯稱,「它們是黨的權力的工具,而不是獨立學術的支持者。」

文章說,孔子學院至少必須被要求提供更多透明度,將課程的控制權交給美國學校,承諾不違反學術自由原則。如果它們不自覺這樣做,國會可能會採取行動逼迫它們這樣做。魯比奧和史密斯正在考慮制定新法律來對付孔子學院。

如果美國不希望孔子學院控制校園內有關中國問題的討論,當局必須向中國問題研究和中文學習提供更多資金。如果美國決定跟中共進行長期的戰略競爭,就必須在有關教育上投資,而不是讓中共政府來「幫我們投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