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年,美國北卡大學大張旗鼓地宣佈他們將很快開設一家孔子學院。這是中共政府資助的教育機構,教授中文、文化和歷史。

時任中共政治局常委的李長春在2009年說,孔子學院是「中共海外宣傳機制的重要組成部份」。2011年,李長春還稱,「孔子品牌」具有「天然的吸引力」,「使用這個藉口來教中文,一切看起來都很合理和合乎邏輯」。

美國政治新聞網站《Politico》說,在孔子學院建立十年之後,它在全球500所大學校園裏生根發芽,在美國就有一百多所,包括喬治.華盛頓大學、密歇根大學和艾奧瓦大學。孔子學院由中共教育部下屬的漢辦負責,是中共政府大外宣計劃的一部份,中共每年向該計劃投入100億美元。

然而,隨著孔子學院的擴張,人們開始質疑它是否跟倡導學術自由的校園契合。孔子學院的教學內容是中共版本的文化和歷史:它無視人權擔憂。批評者還指控,孔子學院導致校園出現自我審查的氣氛。

孔子學院刻意模糊其政治目的

《Politico》文章說,大學設立孔子學院暗示一個令人擔憂的趨勢:大學願意以放棄他們曾經堅守的原則為代價來獲得資金。

時任中共宣傳部長的劉雲山2010年在官媒上稱,「應該針對西藏、新疆、台灣、人權和法輪功等問題積極地展開國際宣傳戰」,「好好建立和運營海外文化中心和孔子學院。」

第一所孔子學院於2004年在南韓成立,隨後擴張到日本、澳洲、加拿大和歐洲。作為中共最大地緣政治對手的美國尤其是重點:40%的孔子學院位於美國本土。除了在大學設立孔子學院,漢辦還在小學和中學設立了幾百個所謂的孔子教室。比如,芝加哥公立學校系統將自己的中文課程外包給了孔子教室。

北京對孔子學院的重視程度從漢辦的人員組成可見一斑。它的執行理事會成員來自12個中央部委,包括外交部、廣電總局。漢辦的主任是國務院官員。

漢辦還一直採用手段逼迫各大學接納孔子學院。芝加哥大學人類學教授Marshall Sahlins表示,孔子學院是「學術惡意軟件」。他說,漢辦向大學允諾,每設立一所孔子學院,漢辦將每年提供10萬美元資金,還有教學補貼。漢辦也同意提供教材、視頻等教學材料。

但是孔子學院刻意模糊它的政治目的。首先,「孔子」這個名字就具有迷惑性。大多數美國人將孔子跟智慧聯繫在一起。如果叫「毛澤東學院」,恐怕它就不會那麼吸引人了。

中共對外滲透的面紗逐漸被揭開

美國全國學者協會建議各大學關閉他們的孔子學院。美國大學教授協會也在2014年建議「大學停止參與孔子學院,除非大學和漢辦的協議重新談判」,以便讓大學可以單方面控制課程和教師。教授協會還要求,孔子學院教師應該跟其他教師一樣享有學術自由,漢辦和合作大學之間的合同要公開。

2014年9月25日,美國芝加哥大學宣佈終止與孔子學院的合作。10月1日,賓夕凡尼亞州立大學宣佈,將於年底終止與孔子學院已達5年的合作,不再續約。

賓州大學文學院院長Susan Welch聲明說:「我們的一些目標跟漢辦的意見不一致,而漢辦是全球孔子學院最主要的資助者。」

美國大學教授協會學術自由委員會主席亨利・理查曼(Henry Reichman)說:「我尊重芝加哥大學和賓州州立大學,我也認為他們不會是唯一想要與這些沒有價值的學院(指孔子學院)結束合作的大學。」

史丹福大學胡佛研究所訪問學者提福特(Glenn Tiffert)在CECC聽證會上說,孔子學院是中共政府滲透美國教育界的最好工具。

《華盛頓郵報》專欄作者羅金(Josh Rogin)14日發表的文章就寫道,大學在應對中共上有更大的挑戰,數以百計的孔子學院是其中一部份。他認為,由於各界日益重視,中共對外披著的薄紗開始被揭下,但是曝光並打擊中共對自由社會滲透的更大戰役才剛開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