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香港大會堂的演奏廳內,一位年青的大提琴家以嫻熟的手法,表現難度頗高的變格定弦(scordatua)技巧,並首次向觀眾表演了自己獨立創作的樂章《Variations Reminisce》,嘗試用音樂展現香港文化的特色,在音樂中表達香港人堅毅的精神。演奏結束後,有觀眾走上台與他握手,說道:「我聽懂了你想表達的意思,從音樂感受到對現實香港社會環境的氛圍。謝謝你寫出貼地的音樂。」這位年青音樂人是黃家立,自小學習古典音樂的他相信音樂能傳遞出不同的信息,希望將香港本土創作的古典音樂向不同的國家推廣,讓世界認識香港。


黃家立(右三)參與「香村音樂節」時,走訪新界邊境村落,舉行在地音樂會。(香村音樂節提供)
黃家立(右三)參與「香村音樂節」時,走訪新界邊境村落,舉行在地音樂會。(香村音樂節提供)

初次認識家立,是在本地年青室樂團「時.刻室樂」(The Timecrafters)去年11月參與的「香村音樂節」,家立作為其中一名大提琴手,走訪市區及新界邊境村落,舉行在地音樂會。家立一直熱衷於社區音樂推廣,也關心社會時事,認為音樂是時代的縮影,希望將音樂與本土文化相結合,讓更多人感受藝術帶來的深入思考。

音樂不應與時代脫節

十歲開始學習大提琴的家立,在父親的鼓勵下一路前行,弟弟和他如今都在音樂路上發展。家立畢業於英國倫敦市政廳音樂學院,畢業回港後,也逐步踏上音樂之路,常常獲香港管弦樂團、香港小交響樂團、馬來西亞交響樂團邀請參與演出,也曾經擔任國際音樂賽事的評委,並創辦室樂團「時.刻室樂」,向社區推廣音樂。對家立而言,音樂是表達自己內心的重要工具,盼能透過音符與他人交流。


黃家立(右一)是室樂團「時.刻室樂」(The Timecrafters)的創辦人之一。(陳仲明/大紀元)
黃家立(右一)是室樂團「時.刻室樂」(The Timecrafters)的創辦人之一。(陳仲明/大紀元)

自小練習彈奏古典音樂的經驗,也給家立打下了紮實的基礎。家立形容,學習古典音樂好像寫文言文,要求嚴謹、表達準確,是文化沉澱的過程,培育的是性格修養。他相信,在古典音樂學習之路上,帶給自己的收穫是巨大的。

在英國深造音樂時,家立師從知名大提琴家史提反普波夫(Stefan Popov),史提反普波夫為傳奇大提琴家羅斯卓波維契(Rostropovich)的第一位徒弟。受到老師的影響,家立慢慢走進羅氏的音樂世界,在冷戰時期挺身為蘇聯異見人士仗義執言的羅氏,因自己勇於發聲而流亡海外,但政治高壓無法泯滅他的良知,他依然繼續創作出與當時社會息息相關的音樂,勇敢反抗蘇聯共產體制。透過羅氏的生平,家立也認識到,作為一名音樂人,應當有一種社會責任感和人文關懷,所創作的音樂應具有大時代的背景。


黃家立首次在港舉辦的個人大提琴獨奏會,用音樂記錄時代。(陳仲明/大紀元)
黃家立首次在港舉辦的個人大提琴獨奏會,用音樂記錄時代。(陳仲明/大紀元)

在去年12月初,家立正籌備自己首次在港的個人大提琴獨奏會,創作靈感湧上心頭。香港這大半年來發生了太多事情,啟發他用音樂記錄時代,在音樂中同時加入香港文化元素,將粵語的韻律融入音樂創作中,因而創作了四個樂章的獨奏曲《Variations Reminisce》,其中第一樂章命名為「Sleeping Lions」(沉睡的獅子),以「獅子山精神」為切入點,他認為港人如同沉睡的獅子,若被打擾侵犯,反抗起來是非常激烈的;也想將香港人「打不死」的堅毅精神融入到音樂中。

以古典音樂推廣香港文化

談及用古典音樂的方式創作樂章,家立還有一個獨特的見解:「古典音樂的影響會比流行音樂深遠,流行音樂常常是曇花一現,古典音樂則不同。如果一個作品能夠推向國際,在不同的比賽中演奏,成為一首參賽曲目,那麼便是把香港的文化帶到不同的國家。」

在英國讀書時,家立曾在英國同學面前講粵語,同學笑言像唱歌,具有九個聲調、六種音高的粵語,在外國人的耳中是一種神奇的語言。身為香港人,家立很想把粵語的元素融入到自己創作的音樂中。他認為,粵語具有二千年歷史,表現力很強,具有獨特的聲調和韻律,透過他的作品,希望人們能夠認識到粵語的特色。

在家立的眼中,古典音樂所展現的是不同世代的歷史,帶有當時的時代意義,也展示著一個地區的文化。家立說:「音樂家的作用就是推廣文化,在本土的地方誕生的音樂,再將文化帶去不同的國家,就是音樂家很重要的使命。」

他舉例,在獨奏會上,他曾演奏匈牙利作曲家Kodály的作品,這位作曲家的特色是以民歌民謠為基礎,編印簡單的小冊子,並以這些歌曲教導學生學習匈牙利的歷史與文化,十分注重音樂與社區的關聯。

家立十分欣賞這種方式:「我認為Kodály能夠把音樂帶到未來,就是現在Kodály已經去世了,但是我還在彈奏他的樂曲。我也希望,一百年以後,我都可以把香港文化帶到未來。」

懷著一顆對香港本土文化尊敬的心,家立希望能繼續創作和推廣,將香港的文化特色寫入樂章中,盼在世界各地展開巡迴演出,將香港的文化帶給世界,讓更多人欣賞到香港獨具特色的一面。

*********

家立多年來持續在社區中推廣古典音樂,希望更多人能認識到古典音樂的特點和美好。當請家立形容自己是一個怎麼樣的音樂人時,他笑言自己是一個「奇怪的音樂人」:「我不是向著自己的強項出發創作、表演,而是向著社會需要甚麼方向的音樂而努力。對我來說有點浪費自己的時間,但是對社會來說是有益的,因為帶了很多不同的人去認識音樂,我看到他們可以由不懂音樂,到開始懂音樂,我覺得很有成就感。」◇


懷著一顆對香港本土文化尊敬的心,家立希望能繼續創作和推廣,將香港的文化特色寫入樂章中。(陳仲明/大紀元)
懷著一顆對香港本土文化尊敬的心,家立希望能繼續創作和推廣,將香港的文化特色寫入樂章中。(陳仲明/大紀元)


黃家立成立大提琴工作室,進行個人創作與小班教學。(陳仲明/大紀元)
黃家立成立大提琴工作室,進行個人創作與小班教學。(陳仲明/大紀元)


大提琴是黃家立生命中重要的一部份。(陳仲明/大紀元)
大提琴是黃家立生命中重要的一部份。(陳仲明/大紀元)


黃家立在工作室中開大提琴培訓班,希望下一代承傳古典音樂的精髓。(陳仲明/大紀元)
黃家立在工作室中開大提琴培訓班,希望下一代承傳古典音樂的精髓。(陳仲明/大紀元)


工作室內精美的裝飾品,連時鐘都是大提琴的形狀。(陳仲明/大紀元)
工作室內精美的裝飾品,連時鐘都是大提琴的形狀。(陳仲明/大紀元)


黃家立曾經參與不同的演出,他也希望透過自己的表演,讓世界認識香港人對音樂的熱忱。(陳仲明/大紀元)
黃家立曾經參與不同的演出,他也希望透過自己的表演,讓世界認識香港人對音樂的熱忱。(陳仲明/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