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肺炎(俗稱武漢肺炎、新冠肺炎)疫情的全球爆發,現在開始思考疫情將會如何影響世界經濟是否會為時過早呢?道瓊斯指數在1月27日下跌了1.6%,454點,使我們有理由認為,更多的破壞性影響可能正在迎面而來。

雖然我們還不知道這種致命疫情的規模和將會持續的時間,但如果2003年的SARS爆發可以被當作是某種指標的話,那麼這次中共肺炎疫情的出現對經濟帶來的壓力將是不可避免的。

關鍵的問題是,情況會有多糟糕?

中共肺炎疫情是在中共經濟的傷口上撒鹽

隨著中共當局實施了有史以來最大規模的隔離措施,已有(湖北省的)17個城市(因封城)處於停滯狀態,這種大規模事件不可能不會影響宏觀經濟指標。要求數百萬人待在家裏以防止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進一步傳播,就意味著人們無法去工作,也沒有人出去購物。這無疑將使已經受到重創的中國經濟雪上加霜。

此外,儘管數以百萬計中國人已經請了一周的假來慶祝新年,但中共當局正在將休假時間延長到2月9日。由於體育和宗教活動被取消,學校將停課更長時間,那些城市裏的人幾乎哪兒也不會去。

當然,由於這種病毒擁有兩周的感染潛伏期,而且在此期間還具有傳染性,延遲假期後的復工日期是一個明智的預防措施。這也是一個重要的因素,因為在20世紀90年代爆發的SARS病毒在潛伏期期間是沒有傳染性的。中共應該能夠預料到這些隔離措施至少將會導致消費支出收縮。

根據《經濟學人》商業信息部提供的數據,經濟損失可能會導致中國2020年的GDP下降1%。但這一估計數字是基於此前SARS病毒爆發對當時規模小得多的中國經濟所造成的影響。而在今天,中國經濟規模要比當時大得多,同時,此次中共病毒的威脅也更大。

中共病毒疫情會比SARS更嚴重嗎?

事實上,目前的情況有可能要比非典型肺炎(SARS)疫情更加嚴重。首先,它的毒性正在加速變異,變得更能適應在人類中感染和傳播,目前還沒有人知道這將在多大程度上提高對人類傳染或對生命危險的程度。

其次,如上所述,它在兩周的疾病潛伏期期間是具有傳染性的。而且,根據中國病毒學家、香港大學新興傳染病國家重點實驗室主任管軼(Guan Yi)的說法,已經錯過了遏制這種中共病毒疫情的黃金窗口。現在控制它的成本要高得多,而且可能需要更長的時間。

第三,北京方面正在夜以繼日地在湖北省增加或恢復10萬張病床,以滿足預期的需求。湖北省是疫情爆發的起點。

這些因素都不是能夠快速解決問題的好兆頭。事實上,一些人已經在預測評論說,中共病毒疫情的傳播甚至將會導致全球經濟衰退。

需要回答的重大問題

情況可能真的會是這樣的,儘管現在說肯定會是這樣還為時過早。我們無法確切了解和預測的原因之一就是因為中共當局一直沒有提供關鍵信息。例如,它們還沒有透露感染者的實際人數以及有多少人實際死於這種病毒。

還有其它重大問題需要解決。中國共產黨還沒有向世界各國提供可靠的病毒來源。這是因為被稱為是疫情源頭的武漢大型集貿市場上有多種野生動物?還是因為在20里(約合32.2公里)外存在一個中共的4級生化武器實驗室?

負面消息對地區經濟的影響

與此同時,其它依賴中國的地區性經濟體可能也會感受到這次疫情爆發所帶來的經濟痛苦,其中有些人已經感覺到了。

不幸的是,與美國達成第一階段協議的積極消息已經被遺忘,被這場不斷迅速變化的衛生健康危機陰影所掩蓋。如果危機繼續擴大,第一階段協議甚至可能還沒開始實施就結束了。

中共病毒的出現也削弱了企業商界把供應鏈從中國轉移到鄰國的積極影響。隨著台灣、泰國、日本和南韓也出現確診病例,該地區的旅遊和貿易水平也正在略有下降。

黑天鵝事件?

在文章的開始,我提到了道瓊斯指數下跌1.6%可能預示著未來的情況。的確很有可能。

目前我們還沒有到那一步,但也許已經在通向那裏的路上了。我們看到全球資本市場受到了驚嚇,旅遊限制已被實施,信息已被隱瞞,尤其是對中國國內民眾。在這種大氣候下,不確定性增加了。隨著病毒繼續增強,越來越多的國家出現確診病例,越來越多的國家從受感染地區疏散人口,今天的貿易夥伴可能明天就不再是夥伴了。

這不是一個促進經濟增長的積極的全球經濟環境。在這種情況下,恐懼(不管有無根據)壓倒了貪婪,這意味著全球經濟放緩可能就在前方。此前沒有人能夠預見到這一切的到來,而在目前這個階段,也沒有人能夠預見到它的結束。

對於中共來說,不包括全世界的其它國家,鼠年很可能成為黑天鵝年。

(譯者註:黑天鵝事件,也被稱為黑天鵝效應(Black swan theory)是指極不可能發生,實際上卻又發生的事件。主要具有三大特性:1. 這個事件是個離群值,因為它出現在一般的期望範圍之外,過去的經驗讓人不相信其出現的可能。2. 它會帶來極大的衝擊。3. 儘管事件處於離群值,一旦發生,人會因為天性使然而作出某種解釋,讓這事件成為可解釋或可預測。第三條並非必要條件,只是解釋人類現象的一環,僅滿足前兩者即可稱之黑天鵝事件)

作者簡介:

作者詹姆斯·戈里(James Gorrie)是美國南加州的一名作家和演說家,他也是《中國(中共)危機》(The China Crisis)一書的作者。

原文Is the New Coronavirus the Black Swan of 2020?刊登於英文《大紀元時報》。

本文所表達的是作者的觀點,並不一定反映《大紀元時報》的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