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好,歡迎大家關注新聞看點,我是李沐陽。

在全國八十多個城市實施「小區封閉式管理」的半封城後,中共官方2月12日通報稱,截至11日,湖北以外的省市,每天確診病例數已經呈現了連續6天下降。真實情況如何呢?我們一會兒來看爆料影片,用事實說話。還是提醒大家,有的影片畫面可能會令人不安。

11日,中共發改委秘書長叢亮表示,各地要「有序推動企業復工復產」。路透社報道,習近平發出警告,對疫情的防控措施過度,會傷害到中國經濟。

當局在疫情蔓延的情況下匆忙要求開工,凸顯出中國經濟已經受到了嚴重影響,所以採取了「捨命不捨財」的做法。不過當局捨的不是自己的命,是老百姓的命,拿百姓的命在賭博。

用百姓生命賭博?

在11日新聞發佈會上,叢亮表示,要抓企業的有序復工復產,這是「保障疫情防控物資」的必然要求。疫情比較輕的地區,「儘快實現全面復工」。發改委表示,政府將幫助重要領域企業解決生產中的問題,使其儘快滿負荷運轉。

中共運輸部門負責人12日表示,到18日(下周二)返鄉潮結束,估計會有1億6000萬人要返程返崗。

其實從10日開始,不同地方就已經有陸續開工了,這可能與當局對經濟的擔憂有關。

在2月3日政治局常委會上,習近平表示,有些「做過頭」的防疫措施影響經濟。有2位消息人士告訴路透社,在參考發改委和其它經濟部門的疫情報告後,習就敦促地方官員,不要採取「更多限制性措施」。各地一些防疫措施不但不切實際,而且還引起公眾恐慌。

習說的防疫措施,可能指的是各地關閉學校、工廠,封閉公路、鐵路,禁止公共場所的娛樂活動,甚至封住戶、小區、村鎮和城市,及至封鎖全省。

有微博爆料,北京當局已經向地方下達了「開路」命令,停止阻斷交通「抗疫」的做法。中共官方沒有回應路透社的置評請求。

外界分析,四大危機,中共難解困局。

1. 中國經濟危機

當局急不可耐讓企業開工,凸顯中國經濟的緊張狀況。瘟疫爆發前,在中美貿易戰的催化下,中國經濟長期累積的各種弊端都在逐漸顯現,GDP增速已經降到了30年來的最低水平。

瘟疫爆發後,從放年假開始,全國企業都處於停工狀態。這勢必會進一步形成拖累,使已經盡顯疲態、失去動能的中國經濟雪上加霜,加速下滑。經濟形勢危急,當局似乎看到,如果再不開工,全年經濟增長會受到更大影響。

經濟壓力下,當局只想到了經濟,並沒有考慮開工後的隱患。如果開工,疫情存在著進一步擴大的可能。

中共倚賴的流行病權威、衛健委專家組組長鍾南山對路透社表示了擔心:全國各地此時冒險開工,有機會導致疫情擴散。

10日北京大學第一醫院感染疾病科主任王貴強表示,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傳染性很強。有時候一句話的功夫,飛沫就可以傳染給別人。「如果沒有防護,局部病毒量又很高,2秒鐘就會造成傳染」。

另外中國經濟是勞動密集型產業,大量人口聚在一起。按照當局通報的情況,很多人在潛伏期沒有症狀顯現,而且有的病例潛伏期長達42天。山西晉中市的一名65歲女性患者,從武漢返回山西40天後就醫,兩天後確診染上了中共肺炎(俗稱武漢肺炎、新冠肺炎)。

假如工人中有一例是這種狀況,在潛伏期沒有症狀表現,那麼這個後果是不堪想像的。所以當局現在急令復工,實在令人不解。

用中國民間的說法,這是「亡命徒」的做法,寧可丟掉性命,也不丟失錢財。

不過當局捨棄的只是中國百姓的命,讓中國百姓冒著被傳染的風險開工。這就是一場賭博,賭資就是人民的生命。百姓能不能活著,就看自己命大不大。

中共疾控中心流行病學首席科學家曾光也認為,1.6億人流動返程,難以避免下一個疫情上升的拐點。不過他表示,湖北以外省市,每天確診的病例數「已經連續6天下降,已出現下降拐點」。

2. 疫情失控 當局推動「大躍進」

那麼湖北的情況究竟如何呢,湖北以外的省市,真實情況又如何呢?

我們先說疫情重災區武漢,無論是確診病例還是死亡數字,武漢都在全國之首。

武漢醫護奇缺 民眾「染病等死」

武漢互助同濟會的張先生對《大紀元》表示,有一對老夫妻都染病了,老爺爺受不了,11日「跳樓自殺了」。今天他又發現一名男子躺在路邊,已經去世了。他表示「屍橫街頭無人問」,這是真實的。

張先生表示,他們收到很多住不上醫院的求救信。但是沒有辦法,「基本上都沒有床位可以補」。

群友Alyssa表示,「武漢1000多萬人口,醫院和病床肯定不夠,而染病後沒有得到及時治療就一定會拖死的。病毒傳染力強,所以現在其它城市才嚴得不得了,武漢人用自己的生命提醒了其它城市的人。」

志願者張展騎單車去了一趟武昌殯儀館,想觀察了解每天運屍車的情況。他在殯儀館門口觀察了20分鐘,有3輛運屍車和一輛120救護車開了進去。一位當地居民告訴他,「每天只看見車輛進進出出的,原來都會有樂器的響聲,現在都沒有了」。

現在的武漢人最害怕的就是染病,「染病了就是過著等死的生活」。

葉小姐的父親1月29日出現呼吸困難的狀況,兩天後被確診患了中共肺炎。但是直到2月5日,始終沒有住上醫院。家人每天用輪椅推著持續發燒的父親,走幾個小時的路程去醫院打退燒針。

葉小姐幾次找社區領導,對方說有上報。但是社區有41人感染,「無一人安排床位」,每次社區都是一樣的回覆。葉小姐的父親擔心連累家人,已經自我放棄了。葉小姐告訴《蘋果日報》,她的父親「非常絕望」,現在就是「在家等死,他的情緒非常不穩定」。

武漢市民夢霞70歲的母親上月底也確診了,但是醫院沒有床位,一直在家隔離,結果病毒傳給了丈夫。女兒四處奔走,為父母張羅床位,但政府說她是鬧事。

武漢病人激增 習下令「應收盡收」

2月8日,中共政法委秘書長陳一新以中央指導組副組長的身份去了湖北,代表習近平督戰防疫。他轉達習近平的要求,告誡武漢官員「應收盡收,刻不容緩」。稱這「是一道不折不扣要執行到位的命令」,「對沒有完成任務的,要動真格不手軟」。

當局一聲令下,武漢疫情防控指揮部下發了一份「緊急通知」,要求2月10日前完成5萬張床位儲備。2月15日前完成8萬張床位儲備,2月20日前完成10萬張床位儲備。

這個緊急通知,明顯透露出這樣一個信息,目前現有的醫療床位不夠用。換句話說,當局預估至少有23萬的確診病人。

這個數字是否與實際染病人數吻合,我們持懷疑態度。不同渠道的消息相互佐證,當局的收治隔離只是其中一部份,絕大部份是「居家醫學隔離」。有的甚至被強制在家隔離,樓房口、小區口被一一封死,不讓人們出門。這部份在家隔離的人,並不在官方的統計數字當中。

新聞看點收到不少求救的郵件,而這樣的求救信息,在微博、微信上每天都有,數量很大。2月6日到10日之間,求救的帖子大約在80~100條,11日高達200條。

但是12日出現了激增的狀況,凌晨的4個小時時間,求救的帖子就超過了200個。這是令人心驚的現象,它的背後,可能是重症病人在跳躍式的激增,但是卻得不到救治。

不過湖北省委書記、疫情防控指揮部長蔣超良在陳一新抵達武漢當天下令,要求2天內將武漢所有疑似患者檢測完畢。

暴力徵屋:學生趕走 老人趕走

當局這道指令,引發了一場新時代的「大躍進」。

2月9日,武漢軟件工程職業學院的學生宿舍被當局徵用了,建立了臨時醫療站。工作人員把學生宿舍內的物品全部清空,拆除了宿舍房門。學生的書籍、生活用品全部像垃圾一樣,散落在院子裏。

還有網友爆料,為建隔離點,當局竟然徵用了敬老院。網友爆料中質疑,「那麼多老人被趕到哪去?」

《中青報》記者王嘉興11日發消息,「很難說武漢在變好,人倫慘劇繼續在發生。遇到問題,社區、衛健委和隔離點互相推諉,病人就在中間耗著。此外,由於應收盡收的死命令,很多進不去醫院的病情嚴重的患者被強制收進了隔離點。無人照料,幾乎是在等死。」

但是10日,被武漢市民怒罵「狗屁書記」的市委書記馬國強宣佈,武漢人數排查達到99%。

當局真有這麼高的排查量嗎?

大陸網民hansyouyou很憤怒,「去他媽99%,一點公信力都沒有,張口就來,滿口謊言,你拿甚麼來99%。好友的奶奶已83歲高齡,目前人在武漢,已確診為危重患者,生命危在旦夕,卻還未被安排入院,希望大家多多轉發,引起有關部門重視,儘早安排入院治療!」

很多人可能看過這段影片了,武漢城區有大量的烏鴉群。烏鴉是喜歡吃屍體腐肉的,而烏鴉群徘徊在武漢城區,說明了甚麼呢?

網友爆料怵目驚心

在網友的爆料中,有的看上去好笑,有的讓人生氣,有的則是令人怵目驚心。

為了阻斷病毒傳播,各個小區都加強了疫情管控。一個影片中顯示,有一名男子要進入小區,經過了多道關卡才得以進入,簡直是「過五關斬六將」。嚴格控制是對的,無可厚非。但是下面這個,就有點令人啼笑皆非了。

有一個團結小區,為了防止外來人員進入,想了一個「絕招」——對暗號。要求居民出入必須說出「口令」,而且每天都會更換新的口令。

網友爆料圖片顯示,2月10日的口令是——問:最後一位浪漫古典鋼琴大師是誰?答:弗拉基米爾·薩默伊洛維奇·霍洛維茨。就這個名字,人們就得拿出一定的時間來背。年輕人好一點,老人呢?

這個影片是來自湖北的一個農村,長在地上的大白菜被人偷走了不少。但是每一顆被偷走的白菜位置,都被人放上了面值不等的人民幣。網友說「彈盡糧絕,文明偷菜」。可以想見,可能有不少人已經沒有食物了,不得已去偷別人家的白菜充飢。

有這麼一個影片,窗口放著厚厚的一沓人民幣,旁邊還有用人民幣疊成的紙飛機。有人就站在這個高樓的窗口,向樓下一個一個的拋。

這是一位上吊自盡的老人,這得有多絕望,才會選擇這條路?

還有這個人,他從高樓的陽台準備往下滑,結果中途墜落了。

這位老人可能是在與親人通電話,他在電話中說,「我受不了了,我不想活了」。就在他說完這些話之後,突然間就倒在了他面前的桌子上。

看到這些怵目驚心的畫面,不知當局看到這些影片會甚麼反應。但是我想,只要有一點人性在,心裏都會非常難受。

成都七中的高三年級11日在網絡上開課了,語文老師有這麼一段開學致辭,聽起來非常令人感動。

這位老師說:「新冠肺炎(中共肺炎)還在肆虐,不知還有多少人正面臨著生離死別,還有多少家庭從此沒有明天。」

「對現在還掙扎在痛苦中的人們,談生活太奢侈了,有些時候,光是活著,就已經拼盡全力。」「苦難必將過去,但我們不能把喪事當成喜事,不能把質疑換成讚歌,不能把追責偷換為免職。不能把冬天唱成春的開始,有些人已經埋在了冬天。」

好的,以上就是12日的電視節目部份。如果您想收看完整節目內容,請到YouTube上搜索新聞看點。

3. 當局輿情失控

之前有位佔星師發來郵件,說武漢有可能斷網,以此阻斷真實情況外洩。

12日接到網友爆料,11日夜裏開始,武漢各小區有廣播通知,近兩天開始局部斷網。當局的理由是「負面消息太多,會影響世界衛生組織專家對國內疫情的評斷」。網友爆料還說,各小區將逐步開始對各戶進行封條,嚴禁任何人出入。

這個消息目前還沒有得到證實。但如果是真的,那麼武漢就真的是一座與世隔絕的孤城了。武漢市民求救的渠道越來越少,人們的處境會更加令人堪憂。

「負面消息太多」,甚麼樣的消息算是負面消息呢?是不是新聞看點曝光的這些內容,都算是「負面消息」呢?如果當局開放言論,給人們言論自由,還會有所謂的「負面消息」流出嗎?

東營網報道了一位叫郭琪琪的女網警,自稱「睡4個小時,刷微信20小時」。她說從臘月二十八開始,4個女民警堅守了7個晝夜,睏了就去宿舍睡一會,手機也不敢離手。她披露,按照一級輿情預案要求,「從發現不實信息到核實再到闢謠,必須在30分鐘內解決」。

最讓網警忙碌的,恐怕是李文亮醫生病逝之後。人們的憤怒已經無法遏制,網絡上掀起了一股輿論風暴。

其中中山大學退休教授艾曉明、北大教授張千帆、清華教授郭於華、獨立學者笑蜀、郭飛雄等等,聯合簽署了一封致全國人大、國務院和全國同胞書。

信中寫道,「堵住李文亮的嘴,放開病毒肆虐的路,中國乃至世界為中國人喪失言論自由買單⋯⋯唯有改變,才可望終結人禍;唯有改變,才是對李文亮醫生最好的紀念。否則,所有的悲憤,所有的淚水,終不免淪為泡沫。」

不過另一位簽署者、學者郝建收到了當局的警告。他告訴BBC,他的單位通過短信和電話發出警告,明確要求他不許參加這類行動。此外許章潤、郭於華等,社交媒體似乎也都受到了控制。

與此同時,對不斷曝光武漢疫情的公民記者陳秋實、被人們稱為英雄的方斌相繼被抓,目前兩人都是生死不明。陳秋實的好友徐曉東網絡直播中說,陳秋實被當局以擔心感染為由強制隔離了。而對方斌被抓,網友說是北京公安部直接下的命令。

輿論失控之下,當局已經採取了更極端的手段,封堵民眾的嘴,「防民之口甚於防疫」。從中可以看出,當局心裏多麼不安。

4. 當局防民生變

當局的不安,不僅體現在給民眾封口,還體現在當局所謂的9人抗疫小組。

在1月25日成立的這個小組當中,李克強是組長,副組長是中共常委王滬寧。小組成員有中辦主任丁薛祥、中共副總理孫春蘭、中宣部長黃坤明、北京市委書記蔡奇、外交部長王毅、國務院秘書肖捷、公安部長趙克志。

9名成員當中,沒有一個防疫專家,也不包括中共衛健委等主管機關。這就是中共的奇葩的防疫小組。

中國問題專家、台灣智囊諮詢委員董立文表示,這麼重要的抗疫小組竟然沒有衛生主管機關和防疫專家,這個名單看起來就不是防疫用的。「這不是抗疫工作小組,而是政治、宣傳工作小組,以及防民變小組」。中共國家衛健委下面有疾病管制局、疾病指揮中心和專家組等,這些都被排除在抗疫名單外,一點使不上力。

董立文分析,中共當局還在用17年前的思維來防疫。當初2003年SARS就是動用國家力量,在十天之內蓋一個醫院給所有人看,這樣的思維到今天完全沒變。

用民間的一句話說,當局是越活越回來了。不過這也體現出一點,中國除了疫情失控,中共已經民心散盡了。

誰是下一個替罪羊?

不過當局可能不承認民心散盡。即使是這樣,它也會把責任歸咎到下面的官員身上。

10日,湖北省衛健委黨組書記張晉和主任劉英姿被雙雙免去了職務,由新到任湖北的省委常委王賀勝同時接任。

張晉和劉英姿被撤職,引起不少人追問:下一個是誰?

有人猜是「武漢狗屁書記」馬國強。因為他說排查人數高達99%,但被記者揭穿。「馬書記是騙人,還是被騙了?」

也有人猜是在央視向北京甩鍋的武漢市長周先旺。他說瞞報疫情是因為沒有得到上級的許可授權。法廣分析,從疾控中心可向北京24小時直報疫情來看,上級就是北京。「從中共獨裁體制來看,眾官唯馬首是瞻,真正的上級是習近平」。周先旺被記者追問下曾說,「願意革職以謝天下」,似乎在表明武漢政府不該獨立承擔責任。說白了就是「要死一起死」。

再有就是湖北省委書記蔣超良和省長王曉東,北京對他們也不滿意。陳一新來湖北督戰之前,已經約法三章:「實行一小時通報、領導幹部靠前指揮和激勵問責」。明言對沒有完成任務的,決不手軟。話裏話外,已經把湖北兩大高官晾在了一邊。

究竟下一個替罪羊是誰呢?我們可以拭目以待。不過還是那句話,只要中共體制不解體,換誰都一樣。都在糞坑裏,誰也好不到哪去。而中國百姓,也不會改變賭資和韭菜的命運。

好,以上就是12日節目的完整內容,是否對您有一些幫助呢?如果您喜歡並希望繼續收看新聞看點,您可以點擊影片右下角的歡迎訂閱,這樣我們有新節目上傳,您就可以第一時間得知消息,也希望您把新聞看點分享給您周圍的人。

感謝您的收看,再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