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漢爆發新型冠狀病毒肺炎後,中共如當年薩斯一樣對待:一方面官方發佈虛假消息;另一方面封鎖疫情真相,抓捕網民,阻擋傳播真相。這些種種作為,致使疫情迅速在大陸各地蔓延。

武漢肺炎迅速蔓延

2020年1月21日晚,重慶、天津、河南、廣東、上海、浙江等地,分別確認5例、2例、1例、3例、4例、5例武漢肺炎。至此,武漢肺炎已蔓延到20個省市區,確認300多病例,6人死亡。其中,湖北省270例,僅武漢一地就有258例。而武漢在1月18、19日就確診136病例。

綜合媒體報道,導致武漢肺炎迅速在大陸各地蔓延,並傳播到泰國、日本、南韓、台灣等地,是因為中共並沒有吸取2003年那場薩斯(SARS) 災難的經驗教訓,而是一如既往地儘量掩蓋疫情真相,使各界疏忽大意,才釀成惡果。

武漢遲遲不發佈疫情

1月21日一篇題為「我們已知的武漢肺炎的重要消息,都不是武漢官方首發的」的文章,在大陸微信群裏被許多網民轉發,引起不少迴響,並讓武漢官方感受到極大壓力。

文章指,首例武漢肺炎早在12月8日就出現,但武漢《長江日報》記者12月31日還前往疫情發源地華南海鮮市場採訪,並指「市場秩序井然,仍然有很多人去買海鮮」。但第二天,該市場就被武漢官方關閉。

文章指,武漢市2019年12月30日發佈的《關於報送不明原因肺炎救治情況的緊急通知》當時在社交媒體流傳,但當局並沒有公佈該「緊急通知」,陸媒打電話詢問才確認該消息文件是真的。然後,武漢官方才被動發佈了消息。

8名網民傳播消息被抓

武漢肺炎開始蔓延前,網民曾在網上發佈消息,提醒國人警惕該病毒,但他們部份人遭到武漢當局的打壓。

1月1日,武漢警方通報稱,武漢市衛健委已通報了有關肺炎病例情況,但部份網民仍在網絡上發佈、轉發「不實信息,造成不良社會影響」。

通報稱,公安部門對8人因散佈「不實信息」進行「依法處理」。警方還威脅說,對「編造、傳播、散佈謠言」者「絕不姑息」。

武漢警方抓捕了8名網民。(網頁截圖)
武漢警方抓捕了8名網民。(網頁截圖)

中央社1月21日報道稱,從1日的武漢傳謠者被查處,到20日全國各地發現疫情並公佈,「這20天時間的耽誤,正出在武漢警方對傳謠者的處理上」。

文章質疑,警方沒有認真調查消息真偽,就「依法處理」,這本身就是「違法」。

文章還批評職能部門沒有第一時間通報疫情,沒有擔負起應負的責任。而民眾自發傳播消息,又被當成傳播「謠言」處理。

文章說:「難以想像,面對官方和民間兩個渠道都被封閉的社會環境下,這樣的疫情怎麼能做到真正防控。」

武漢嚴控輿情 讓民眾疏於防備

1月20日武漢一名社區負責人王小姐向自由亞洲電台表示,由於政府高壓方式管控輿情,所以整個武漢,民情相對穩定,未有出現異常情況。

王小姐說,由於有2003年沙士管理上的經驗,所以中共政府這次在輿情管理「做得很好」,整個武漢市民都是「穩定的」。

「但有一個問題,就是說因為輿情控制管理得比較好,市民對這個事件的嚴重性認知不夠,防範行為也不夠,然後我覺得其實這是一個高風險的事情。」她說。

官方「可防可控」的說辭遭打臉

面對網上傳出武漢肺炎已經比較嚴重了,而且病毒已經傳到海外了,但中共官方一直說疫情「可防可控」。

就是到了武漢市1月18日、19日連續確診136病例,武漢市疾病預防控制中心主任李剛1月19日在記者會上還宣稱:「疫情是可防可控的。」

1月19日,中共國家衛生健康委員會衛生應急辦公室也稱,「當前疫情仍可防可控」。還稱,未找到新型冠狀病毒傳染來源,對疫情傳播途徑尚未完全掌握等。

香港大學流感研究中心主任管軼,1月20日接受財新記者專訪時批評:有人說武漢肺炎「可防、可控、可治」,但目前病例突然增加,是不是說明「在防、控方面存在漏洞」,並沒有找到和切斷感染源。而至於「可治」,現在並沒有特效藥。

管軼說,如今新增病例增加不少,「我想說現在不是比誰官大、比誰權力大」,而是真正要有「負責任的態度」。

人傳人被確認

早在1月4日香港大學感染及傳染病中心總監何柏良就對媒體說,按現時公佈的資料顯示,武漢肺炎感染個案短時間內由27宗上升至44宗看,很可能病毒會「人傳人」。

1月14日世界衛生組織(WHO)也警告,武漢這種2019新型冠狀病毒出現了「有限度」人傳人情況。

但中共官方開始一直否認,直到武漢兩天內確診136病例,武漢市疾病預防控制中心主任李剛在19日才說「不排除有限人傳人的可能」。

中共官方一直說疫情無人傳人等。(網頁截圖)
中共官方一直說疫情無人傳人等。(網頁截圖)

1月20日大陸多個省市密集確認有人感染了武漢新病毒。

當天晚上,中共國家衛健委高級別專家組組長鍾南山院士才明確表示,目前可以肯定,武漢新型冠狀病毒存在「人傳人」的現象。

維權律師:不折不扣的人禍

大陸知名人權律師謝燕益1月21日對大紀元記者表示,中共這個專制體對「人們的生命安危置之不顧,這是對人民生命的高度不負責任,涉及到嚴重的瀆職犯罪行為」。

「信息公開是非常重要的,人們有對自己的生命、安危、健康最基本的知情權,這是最基本人權,是一切權利的前提。」 他說,中共沒有底線,隱瞞信息、不作為,是嚴重的犯罪行為。

他表示,中共起初嚴密封鎖消息, 直到掩蓋不住事件真相後才被迫回應。為此,他已於1月20日給中共國家衛健委去信,要求其正視問題。

謝燕益對自由亞洲電台說:「這次災難又是不折不扣的人禍。」

他指出,中共並沒有吸取2003年沙士的教訓,而是繼續隱瞞和壓制真相。中共當局瞞報疫情的情況比起十多年前那場薩斯疫情有過之而無不及。

2002年至2003年在中國爆發的那場薩斯病,官方統計,大陸在短短幾個月內就有349人死亡,5,327人感染。

同時,那場令全球恐懼的薩斯病毒還傳到了其它30個國家和地區。全球共有8,437人感染,774人死亡。也重創全球的航空、旅行、商業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