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變還是死亡,必須馬上潛進每個因工作而疲倦的人的心靈裏,而不是一味地再用一冠冕堂皇的藉口,幫自己的忙得死之路開罪,不!人當然不必這樣工作,而非不工作。

如果必須工作,我想找一個自己真正喜歡的工作,不是一味的為工作而工作,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最愛,之所以不敢從事,完全與錢有關,以為不當電子工程師而去幹畫家,會沒有飯吃,事實並非如此,沒有興趣的工作,只能使人每天像個工人,日以繼夜地做著同樣無趣的活兒。也許畫家比不上工程師的收入,這是表面的,一般而言,一個很專業,畫得極好的畫家則非如此。

專業一事被嚴重低估,所謂專業,就是在某一行裏缺你不可,這才是專業,少了你會使某個畫派失色,你就是好畫家;少了你,會使某一科的學問找不著代言人,你才是專家;如果某一種作品,非你寫不成,你就是好作家,夠專業才有資格被喜歡。

誰夠專業?

用心學習的人。 事實上任何一件事情都很困難,不可能一步登天,但好好學、慢慢學,真實接受一切,才不會浪費生命。人生的順境不一定給看來光鮮的人,而是輸得起的傢伙。凡事起頭難,但漸漸會見著陽光。

真實面對自己是個好主意。每個人的內心裏都有一部檢視器,可以如實地報告心理的狀態,聽它就是了;比方說,累了便會倦,具體的作法是休息;餓了會想吃,吃就是了;不想上班表示過度工作了,應該利用假日去遠行;很愛生氣表示壓力過大,也許該打打球、游個泳、慢跑、健行紓紓壓。

是的,就這麼簡單,每天撥一小段時間,做做自己。

不工作很難,因為會沒有飯吃。無法不工作,就必須好好傾聽內在的聲音,讓生活中多出一個機制,得以在倦勤時,迷途知返,整裝再出發。每個人都是藝術家,但在成為這個角度之前先當當裝潢工人,懂得修修補補每一個方寸之地,而非動不動就喊救命,想找人來幫幫忙。

我當做自己的裝潢工人,修補過無數的心靈裂縫,而今則當自己的心靈捕手,在別無選擇下,提出一個對自己最有利的生命地圖;我不想一味地追求別人界定的東西,忽略真誠的生活;在此同時,我也不會一味地羨慕富豪,想像開名車,住豪宅,出入有保鑣,穿著體面而且神采飛揚,這樣會落入另一個災難之中。

我是誰?它是我常自問的一句話,我明白自己不是郭台銘,不必有一億元的豪奢,二億元的氣派,我便不必為了一個不切實際的夢,浪費大半生的心力。即便我有此能耐,而今想想,我也不會願意花上半生追求了;因為在他髮妻辭世時,據報載他喟嘆,原來首富也救不了摯愛的生命。生命的確比錢重要,它也是我心中最強的聲音。工作可以獲得金錢,但不必因它而沒命。

我比別人活得好一點點的理由,其實很簡單,只因我了解工作的意義,找到工作的興趣,善用我的優勢,去繁就簡,之後確立目標。因為如此,我成了事半功倍者,便多出一點點時間享受生活了。

即使有千千萬萬的理由非工作不可,也無論如何都該堅持一件事,留下足以喘息的時間,工作之外不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