盧梭說過:「生活得最有意義的人,不是那些富有的有錢人,而是對生活有所感受的人。」

最美的人生,當不只是活得有錢,而是活出真實有味的意義。 蟄居的這些年來,我理得一些哲思,發現人生最該學的是學會過生活。

儒、道兩家的生活哲思其實有所不同,我們的教育以儒為主體,強調剛健有為,入世進取,登上高峰。我的人生上半場堪稱是儒,相信書中自有黃金書,書中自有顏如玉,寒窗苦讀必得功名,於是出世拚搏,巧利營私,內聖外王,奢想治國平天下,只是弱名路上走一回,鬧一鬧,才發現全盤皆錯,人生不僅如此而已。

中年入禪,喜歡道家,陰柔順達,潛隱退守,自然無為,少私寡慾,貴柔守慈,逍遙放達,乍看似退,其實有進,彷彿是失,其中有得,眼前是空,其實是有,超越了現實的人生困境,清心自在做如來。

兩相比較,差異頓現;前者活成一部機器,後者是人,前者替他人而活,後者為的是自己。

生命的意義真的很重要,有些人貪得,卻身富而心貧,有些人知足,身貧卻心富;有些人居高,但形逸而神勞,有些人處下,形勞而神逸;只是談山林之樂者,未必得其趣,厭名利者,未必盡忘。其間的哲思,有待人人想一想。 捨得一詞變得更有味。

觀點有如居盈滿者,如水之將溢未溢,切忌再添一滴;處危者,如木之將折而未折,切忌再施一力。

得,亦復如此,該得便得,不該得便放。 不該得而得,則煩。該得而不得,便勞。

不必樣樣精明,亦不必事事精通,不失便是得,何苦處處得。

老子說,五色令人目盲,五音令人耳聾,五味令人口爽,馳騁畋臘令人心發狂呀,這個叮嚀,我切記於心,活出一種意義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