塔依希.蕯依赫說:「生活屬於你,怎麼走,自己決定。」

對很多人而言,結果最重要,但對我來說,過程則優於一切;在我的潛意識裏,一直有一幅田園景緻,我扮著牧童,輕歌歡唱;我答應過自己,這個夢一定要圓。

財富似是而非,它好,也不很好。它可以買到房子,卻買不著心靈;它可以讓人成為億萬富翁,富甲天下,卻換不來健康,這便是它的局限,也是人的局限,凡事都沒有絕對的好壞,端看人怎麼思考。

我不喜歡有人把我看成異類看待。我只是選對的事來做,它最多不過是人煙稀少了一點而已。

四十歲的那個生日夜晚,我偷偷許了很多願:

.過自己的生活。

.常給自己驚歎。

.少一點,但好一點。

.天天有好事。

.決定自己的未來路。

.擁有時間。

.常常渡假。

.讓快樂常駐心靈。

雨果在《海上勞工》一書中的形容:「春天把它的籃子裏無窮無盡的大量金銀,篩在樹林裏。」而王爾德的另一句話便更有深意了:「我們似乎更偏向觀賞自然,絕少想與它生活在一起。」我很喜歡大自然,如果仍處於忙碌之中,未把腳步停頓下來,就無法體會這種感覺了。

以往,我因為忙,所以急,所以快,車子就成了代步工具,但一但閒了下來,腳就復活了,我開始靠它遇見樹中仙境,看見野花盛開,彎下腰,一沙一世界,一花一天堂的哲思就在眼前。

腳把我引入城市的秘密花園,鳥語花香,蟲鳴蛙叫,流魚悠遊,水聲淙淙,蝶影幢幢,蜻蜓飛舞,處處有生機的人間妙界,嗜食蚊蟲的台灣原生種青鯖魚位舊悠遊,有些山野還有淙淙水聲,山蟹悠遊其間,野趣十足。腳的踩踏版圖便擴大了許多,成就了延伸地圖,騎在單車上,徐徐微風的吹拂,有時帶點雨絲,得以消除一天的壓力,週末、假日放空一切,一壼水、一條毛巾、一個便當,便可以長征了。

人們一直有捨近求遠的惡習,以為遠方最美,事實連自己居家附近的美景全給忘了。借由單車之旅,正好領著我居家附近的山光水色全覽了一遍,風情盡收眼底。

我爬上了山,縱走於林間小徑。清淨的空氣,芳香的芬多精的氣流,自由與孤獨交錯的美感,在在使人流連忘返。大自然的天籟,蟲鳴、鳥叫、竹籟、松濤,悄悄跌入身膜,妙不可言。

心理學家狄尼說,一年該有一次長休,三次中休,無數次小休,我開始覺得不夠,理應天天找個時間來休一下。但盼有一天,撞見春的蓊鬱,夏的曼麗,秋的瑟瑟,冬的雪白,紛紛掉進記憶裏;花園裏,綠的綠了,黃的黃了,紅的紅了,藍的藍著。

臨流而彈,竹澗焚香,登峰遠眺,坐看雲起,松亭試泉,曲水流觴,煙波釣叟,蓬窗高臥,人生高妙,一一與我擦身而過;我可以告訴人,曾經過一段品味高雅的日子,有過如下的生活。

在檜木林中深呼吸。

溪澗畔小憩一會。

海石平台上賞景。

雲堆中用膳。

梅雨中訪友。

野徑裏漫行。

寒夜泡湯。

蕭瑟中賞楓。

冬風裏聽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