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曼羅蘭相信,在工作與休閒之間,存在一種和諧,把兩者巧妙的結合在一起,它不該是悲劇,而是喜劇,人們最笨的一件事就是把喜劇演成了悲劇;我的生活,其實沒有大有學問,只是把繁雜的事情變成簡單而已,這樣一來悲劇就成了喜劇了。

人往往把人生想得太複雜了,理由之一是,我們要得太多,卻又所用不多,如果可以把貪念縮小一圈,慾望少掉大半,人生一定好了一倍,如何可得?捷徑是讓生活簡單一些,這麼一來,就可以有多餘的時間,在初夏的夜晚,涼風徐徐,蟲聲唧唧,萬籟和鳴裏,一個人享受寧靜。

悠閒,原來這麼簡單。

但,也很不簡單。

當所有人都在杯酒高歌裏噪動時,懂得獨排眾議,欣賞到生活中微妙變化的美感,就很不簡單了。

只是,人生本來就是一種相對,並非絕對,少有人,既有錢又富貴的,福祿壽俱全者少矣,多數的人,有了錢之後便少了閒,有了閒的人也許失業在家,兩全不齊美。

生活本身就是一種抉擇,在忙與閒之間,找著喜歡的位置,或者求一個平衡。只是人的野心都大了一點,總是不聽勸地想像一種有錢有閒的可能性,最後得不償失,便因而後悔莫及了。

這種觀點,人都有能力覺醒,但會不會為時已晚?

比方說,老年人要閒,閒來度餘年,只是,為甚麼閒只能用來度餘年呢?閒可不可能是一種固定的狀態,從中獲幸福,或者體驗一種快樂生活?

七十歲之後,多數人都心境淡雅,懂得甚麼該捨,甚麼該得,不再浪費多餘的精力去追逐不必要的東西,但會不會遲了一些﹖為甚麼不能在四十歲時,便懂得難捨得捨,來得去得的道理。

如果到了八十歲才明白錢沒有那麼重要,我想就算不上覺悟了,也許是一種感傷了吧;人早該明白,一輩子花不了一億,便不必費盡心思想賺一億,因而花光了時光。即使有了一億,我猜這個人的家庭、婚姻、親子、健康、休閒,以至於人生都將出現問題。

很多人在我心目中看起來就像富有的窮人一般,物質萬歲,但實際上卻又心靈虛空,一點也不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