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月22日,霍士新聞刊登了海倫‧羅利(Helen Raleigh)的評論。她分析,多方證據顯示中共已經在中美貿易戰中失敗。羅利是《聯邦主義者》的資深撰稿人、諮詢公司Red Meadow Advisors的所有人、科羅拉多州百年學院的移民政策研究員。

下面是她的評論譯文(經過編輯):

中共已經在與美國的貿易戰中敗北。儘管我們永遠不會聽到中共當局親口承認這一點,但是無處不在的證據,變得越來越有說服力。

路透社最近報道說,根據中共政權自己的數據,因為與美國的貿易戰加劇了痛苦,中國經濟在8月份加劇放緩,國內需求、零售業和投資指標也更加惡化。

中共虛報GDP 近十年來從未達到6%

儘管情況不佳,但中共的李克強總理堅持認為,「今年仍有望實現6%至6.5%的增長率。」鑒於中共政府傾向於用更樂觀的經濟狀況來證明其政治合法性,大多數中國觀察家認為,李克強的言論只是一個轉折點,中國的實際經濟形勢要糟糕得多。

布魯金斯研究所的研究人員估計,在2008年至2016年期間,中國每年虛報兩個GDP增長點。因此實際上,近十年來中國的GDP從來都沒有達到過6%的增長率(真應該有人把這個研究送一份給李克強)。截至2018年,外界估計中國經濟的實際規模估計為10.9萬億美元,比官方公佈的13.4萬億美元低18%。

當中美貿易關稅衝擊中國經濟前,它本身就已經在下降了,現在加上貿易戰的影響,就會帶來災難性的後果。關稅不僅減少了美國從中國大陸進口商品,而且導致外國公司將其供應鏈轉移到其它國家。

北京曾希望通過刺激措施,如減稅、對地方政府和大型企業放寬信貸等來減少甚至消除貿易戰對中國經濟的打擊。然而最新數據令人警醒,即這些刺激措施不足以抗衡貿易戰的打擊。

北京打擊特朗普票倉 給自己帶來雙重損失

由於中國家庭的主要肉食——豬肉的價格上漲,北京不能指望中國消費者來刺激經濟增長。自貿易戰爆發以來,中共為了打擊美國農民,對美國農產品徵收更高的關稅,豬肉關稅從12%上升至62%。

但是中共的策略導致了兩個失敗的後果。一個是,美國農民雖然遭受貿易戰之苦,但他們對特朗普總統的支持也在增加。彭博社報道說,大約67%的農民表示將支持特朗普在2020年連任。

其次,非洲豬瘟重創中國的養豬業,該行業正經歷幾十年來最嚴重的瘟疫,中共政府因未能採取有效措施消除疫情而受到批評。

據估計到2019年底,中國可能會失去多達50%的生豬種群。目前豬肉價格已經飆升了46%以上,一些專家預測,明年豬肉價格的上漲幅度可能超過80%。豬肉的飆升也推高了其它肉類的價格,從而增加了通向整體經濟的通脹壓力。

豬肉價格高漲阻礙了中國消費者在其它領域消費的意願和能力。鑒於豬肉在中國飲食中起著舉足輕重的作用,如果豬肉價格繼續飛漲而供應仍然稀少,中國可能還會爆發社會動盪。

釋放善意姿態? 其實是中共扛不住了

自9月17日起,中共方面免除了對大豆和豬肉在內的美國農產品的關稅,這一消息被外界廣泛視為中共在10月貿易談判前的善意姿態。

但這其實更像是一種絕望的、自私的措施,因為所有其它豬肉出口國加起來,都無法彌補中國豬肉的缺口。換句話說,中國需要美國的豬肉,因此,暫停徵收關稅實際上是戰術上和間接地承認:中共將無法長期維持這場貿易戰。

如果中共企圖等待特朗普2020年敗選後,它就可以擺脫這場貿易戰,那它就盤算錯了。在最近的民主黨總統辯論中,沒有一個候選人提議取消美國對中國施加的貿易關稅。因此即使特朗普輸了,白宮也不會對中共手軟。

油價食品價格漲 中國經濟更承壓

本月伊朗襲擊了沙特的石油設施之後,油價飆升並可能繼續上漲。 《華爾街日報》分析指中共是「石油價格上漲的最大輸家」,因為它是世界上最大的原油進口國。較高的石油和食品價格,不僅會給已經放緩的中國經濟帶來更大壓力,還會使中共的一些刺激性措施(例如人民幣貶值)更具風險。 具有諷刺意味的是,中共通過「一帶一路」倡議向伊朗經濟注入了數十億美元,可能中共沒想到伊朗會以這種方式「回報」它。

10月恢復貿易談判,中共可能繼續在這些談判中採取「強硬態度」,但其強硬的言辭,掩蓋不了已經輸掉貿易戰的事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