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總統繼續對中美貿易談判釋放出樂觀信息,2月17日,特朗普說中美貿易談判 「在很多不同領域」正在取得「很大進展」。

特朗普曾表示,如果貿易協定接近完成,他可能會推遲3月1日提高中國產品稅收的最後期限。種種跡象顯示,似乎中美貿易談判正在往達成協議的路上前進,特朗普推遲提高關稅期限的可能性在增加。

但是,在中美貿易戰談判出現樂觀局面的背後,特朗普團隊的對華強硬派的代表人物——美方首席貿易談判代表羅伯特・萊特希澤,卻更加了解美方面對的嚴峻局面:中共正在拖延時間,或者正在達成一項無法執行的協議,最終撕毀協議。

美國總統特朗普,如今面臨著美國歷史上重大的,也可以說是生死攸關的時刻。特朗普總統正在進行著一場激烈的雙線戰役。

2月15日,特朗普宣佈國家進入緊急狀態,以此繞過國會籌集建築邊境牆的資金,此舉引發了一系列訴訟。白宮高級顧問史蒂芬・米勒17日表示,如果國會兩院通過決議,反對國家進入緊急狀態的聲明,特朗普將很可能行使否決權,來保護自己的聲明。

從表面上看,特朗普在國內面對主要是民主黨的反對,只是美國政治的黨派之爭。但是,從深層來看,特朗普當選總統是美國加速滑向社會主義泥潭的急剎車和大轉向,是美國左右相搏的生死之戰。這場戰役的深層背景,是喧囂一百多年的共產主義運動全面滲透美國和西方世界之後,全世界從噩夢中驚醒,開始抵制共產紅魔的時刻。

在國際上,在特朗普就任美國總統之後,全世界驀然發現,給人類帶來最大威脅的不是俄國、不是奄奄一息的IS和恐怖組織,而是已經深度滲透全世界的終極「大老闆」——中共,特朗普與中共展開的貿易戰,只是美國全面迎戰共產「大老闆」中共戰役中的前哨戰。

特朗普在國內面對著左派勢力的阻撓和挑戰,面對著被中共滲透收買的政府高官和政客的掣肘,面對著長期與中共利益共享的華爾街金融大亨的施壓;在國際上,特朗普面對著中共的挑戰,以及被中共滲透侵蝕後世界的混亂。特朗普在進行著一場艱苦的雙線作戰。

而在戰場的另外一邊,即將在談判桌上與特朗普會面的中共領導人習近平,也幾乎面臨著與特朗普同樣的處境:雙線作戰。

習近平在中共十八大上任之後,經過5年反腐戰役,在拿下了江澤民集團要員周永康之後,逼近江澤民和曾慶紅,反腐觸動了以江澤民集團為代表的多個利益集團,因此遭到激烈抵抗和反彈。這種抵抗也體現到如今中共與美國的貿易戰和貿易談判上。

習近平在中美貿易談判中,如果做出妥協和退讓,都會被中共黨內的頑固勢力和政敵,作為「賣國」的罪證,向習發起攻擊。習近平需要不斷地與政敵和反對者進行激烈的黨內鬥爭。

與此同時,習近平代表中共應對美國的貿易戰,也是一場激烈的戰役。但是,這場戰役進行到最後,無論過程如何、時日長短,結局已經註定,那就是中共必輸無疑。

其中,最需要說明的是:中共的失敗,不是中國的失敗。從長遠來講,中國經濟如果發生結構性的改變,融入世界自由貿易體系,受益的是中國經濟和中國民眾。相反,只是把中共政權從中國經濟中剝離出來,中國經濟將擺脫中共的控制和束縛。

特朗普總統和習近平都同時在這場生死攸關的戰役中,雙線作戰,兩人將會在未來的戰役中相遇互動。特朗普和習近平,也必將都同時面臨著多個重大的選擇,他們的選擇,將會給未來中國、美國和世界的局勢發展帶來變數。

正像特朗普在演講中多次提到的,他正「站在神的身邊」,順天意而行,在全球抵制和對抗共產主義的戰役中,將會無往而不利,取得最後勝利;相反,在習近平如今面臨的戰役中,如果不能夠擺脫中共體制的束縛和捆綁,前景將極不樂觀。

正如《九評編輯部》新書《魔鬼在統治著我們的世界》結束語中指出的:「神安排了中共最後的解體。中國的執政者和其他掌握權柄的人,如果有意解體中共,神為其安排好了所有的一切,包括未來天賦神授的真正權柄;相反,如果死抱中共不放,必定會在最後的過程中遭遇中共解體所帶來的一切災禍、魔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