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中共出爾反爾,5月5日美國總統特朗普突發推特,宣佈要對2000億美元中國進口商品提升懲罰性關稅。中共一度被此消息打暈,在十多個小時時間裏「失語」,此後更有多個舉動異常。

分析認為,美國與中共即使達成貿易協議,也無濟於事。因為中共本性不擇手段,未來可以在任何時候,找任何藉口不予執行協議。

特朗普發推加稅 中共官媒集體失語十多小時

美國東部時間5月5日中午,美國總統特朗普接連發推,宣佈從5月10日起將對價值2000億美元的中國商品提高關稅,從10%升至25%。 此外,中國出口到美國的另外價值3250億美元的商品也將「很快」開徵關稅,稅率為25%。特朗普還說:「跟中國的貿易談判正在進行中,但進展太遲緩,他們(中方)試圖重新談判。不行!」

美方貿易代表隨後透露內情,指責中共有意推翻已經做出的讓步,向美方提出修改協議草案內容,要求重新談判。當時正值中共副總理劉鶴將要帶隊赴美進行談判的前夕。

特朗普上述推文猶如驚雷,引發全球股市、匯市的劇烈波動。5月6日中國股市、匯市應聲暴跌。滬深兩市共3466隻個股下跌、1054隻個股跌停,創下三年來最大跌幅。市值蒸發3.82萬億元人民幣。

幾乎全世界的媒體都頭版頭條報道特朗普的推文,但中共官媒卻在長達十多個小時時間裏集體失語。截至美東時間5月6日夜間,中共新華社、《人民日報》、中央電視台等官方喉舌均未引述特朗普推文,只含糊其辭地報道了中共外交部的回應。

中國的社交媒體平台,包括百度及微信等,屏蔽了特朗普的推文,如果直接輸入「特朗普」與「加稅」都無法顯示。

一位要求匿名的英國微信用戶告訴美國之音,她向中國大陸發送的相關消息被攔截。香港《南華早報》的測試也顯示,向大陸的微信用戶發送特朗普推特截屏時,接收方無法收到信息。

時事評論員李林一說,這表明特朗普的推特打暈了中共,使得中共文宣系統一時不知所措,在等待中共最高層指示。顯然,中共最高層也一時不知所措。中共本能能做的就是封殺消息。

面對突如其來的股災,很多股民不知情,結果損失慘重。直到北京時間5月6日下午1點半之後官方才「解封」,但A股當日上午時段已收盤。當天,網絡上廣泛傳播的「今日佳句」充份反映了股民的憤怒:「如果你們活得千夫所指,那麼你們也將死得普天同慶。」

中共外交部發言人回應提問後苦笑

最先回應的是中共外交部。

在北京時間5月6日的外交部例行記者會上,各國媒體記者數次追問中共發言人耿爽,中方是否會按原計劃赴美進行下一輪貿易談判、將停留多長時間、磋商團隊會派多少人前往、此次加徵關稅的影響等問題,耿爽並未正面回答,只是反覆說向有關部門詢問。

媒體記者又追問,到底要找哪個有關部門,耿爽則說「有關部門就是有關的部門,無關的就不能稱為有關部門」。之後耿爽自己也苦笑起來。

外交部的這個表態較為罕見。

去年9月,中共一度拒絕與美國在加徵關稅情況下,就貿易問題舉行談判。中共商務部副部長王受文9月25日在記者會上說:「現在美國採取了這麼大的貿易限制措施,就是說把刀架在別人的脖子上這個談判怎麼進行呢?」

外交部的這個表態與去年王受文的表態前後矛盾。

《華爾街日報》的報道稱,5月7日,中共官員開會分析了美國財政部長姆欽(Steven Mnuchin)和貿易代表萊特希澤(Robert Lighthizer)這兩名美方高級談判人員召開的新聞發佈會,得出的結論是:他們(中方)應該訪美,以至少避免出現可能難以修復的裂痕。這一意見被轉達給了中方首席談判代表劉鶴,最終被轉達給了習近平。習近平決定派遣談判團隊前往華盛頓,儘管中共完全明白,鑒於事發突然,這趟行程幾乎沒有可能取得進展。其中一名知情中共官員表示,此行的目的僅僅是讓談判繼續下去。

也有北京官員對外媒透露,北京方面一度考慮取消談判,中方最終改變立場,決定還是要去美國談判,是因怕談判全面破局、難以修補,再度重創中國經濟。此舉亦透出了中方底線——不能讓貿易戰惡化。

最終,劉鶴於5月9日赴美談判。

中共文宣調子有變

相對於外交部的軟弱表態,5月9日,中共官媒的調子有所變化。

新華社轉發微信公號「陶然筆記」的文章「願談則談 要打便打」,揚言「現在美方擺出架勢準備繼續加徵關稅,一副又要開打的樣子。那麼我們也作好了還擊的準備。」

「陶然筆記」是央媒《經濟日報》下屬的微信公眾號。

中共《人民日報》則連續配發有關中國經濟的文章。5月7日,其頭版刊出題為「中國經濟發展韌性十足」的署名文章。同日,該報還發文《中國經濟的動力有多強?》。5月8日,該報海外版發文《中國經濟有能力化解多種風險》。5月10日,該報繼續在頭版頭條發文《中國外貿勢頭好動能足》。這系列文章,一如既往地忽悠民眾,對內營造「形勢大好」的假相。

5月8日和9日,官媒高調紀念「中共駐南聯盟大使館被炸」20年,強調的是「屈辱永遠不忘」。

一反常態 中共高層在美接受採訪

以往中共高層在貿易戰問題上不接受媒體採訪,而且官媒對中美貿易談判的報道都簡單、概括。而此次中共當局一反常態,劉鶴一到美國就接受了採訪。

在5月10日雙方談判無果結束後,劉鶴在賓館再次接受官媒採訪。

但引人注意的是,5月11日新華社發出的官方通稿中,沒有提及劉鶴講話部份內容。如:「希望美方採取克制的態度,中方也會採取克制的態度,不要無限升級」;「從中方來說,要的是一個平等的、有尊嚴的前提下很好合作的協議,這一點希望美方同事能夠理解。」等等。

反倒是某些陸媒刊出了劉鶴接受採訪的全文。

時事評論員李林一說, 中共5月5日被特朗普推特打暈,不知道該如何回應,但又想讓美國消消氣,不要讓貿易戰全面升級,所以最初外交部表態軟弱。後來轉為強硬,主要還是做給中國民眾看的,否則中共擔心政權可能不穩定。

李林一說,這從劉鶴採訪的內容也可以看得出來,其講話中特別軟弱的部份,發給中國民眾看的官方通稿中,一句沒提。

分析:美國和中共即使達成協議,也無濟於事

據西方媒體報道,中美貿易協議草案共分七章,美方要求中共通過修法來保證落實協議,修法主要涉及知識產權盜竊、保護商業秘密、強制性技術轉讓、競爭政策、金融服務准入,貨幣操縱。中共原本做出承諾,後又突然拒絕對其中任何一章其中任何一項通過法律形式確定,從而引發5月10日美國上調關稅。

路透社引用兩個消息來源稱,劉鶴聲稱中共會通過行政改革和行政規則來完成所作的全部承諾。

劉鶴在接收採訪時,通過官媒談了幾點:一、中共想要美方取消全部加徵的關稅;二、中共與美方在購買美國貨數量上有分歧;三、協議文本問題,「文本表達方式要為中國國內民眾所接受,不損害國家主權和尊嚴。」

李林一分析指,表面上看,中共在為自己爭取面子。劉鶴所說的第一條,實質是怕貿易談判簽約後,美方如果繼續加徵關稅,中共會大丟臉面,可能導致其政權不穩。劉鶴所說的第三條,其實也是一回事。既然權力都控制在中共手中,中共想要把一種保留其面子的手段寫入協議。這也是西方媒體所報道的美國要中共「修法」,和中共自己想要「行政改革和行政規則」的爭執由來。

李林一說,中共政權的本性是不擇手段。中共或許從一開始就沒打算和美國達成協議,所以一直在拖時間。雖然特朗普現在加徵了關稅,但中國經濟在從去年年底到現在的這段時間內,得到了喘息的機會。

李林一認為,無論美國和中共在貿易談判中達成甚麼協議都是沒用的。中共可以在任何時候,找任何藉口不予執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