習特會後,中共官方在12月5日首次承認「90天」談判時限,以及將購買美國大豆及液化天然氣。

特朗普當天發推文表示:「我相信習主席會認真對待他在我們很長且充滿希望的歷史性會議上所說的每一句話。所有議題都會被討論!」而在12月4日晚間,特朗普發推文說:「我們要麼對中國進行真正的交易,要麼根本沒有交易,(如果沒有交易)此時我們將對中國產品徵收關稅。最終,我相信,無論是現在還是未來,我們都將達成協議。」這是在中美展開涉及中國經濟結構性改變談判內容前,特朗普總統再次重申美方的談判底線,也是對中共的警告。

此次習特會的一個重要之處在於,這是習近平首次在中美貿易戰中走向前台,直接主導中方談判,那麼,他做出的任何決定和承諾,都與他本人的政治信譽緊密相連,並且,他將直接為中美貿易戰的結果承擔責任。

顯然,中共官方想繼續隱瞞習特會中方做出重大讓步一事將越來越困難。其中一個原因,是美方向媒體和外界透露了習特會的諸多細節。

白宮貿易顧問納瓦羅在習特會後接受媒體採訪時,主持人問:「晚宴上中方是否重視解決美中貿易爭端問題?」納瓦羅回答:「一開始主要是習近平在談,他是前30分鐘裏中方唯一在談話的人。」

納瓦羅透露,「雙方就整個結構性問題進行了討論,包括中國強制技術轉讓、知識產權保護、非關稅壁壘、網絡入侵及網絡盜竊、服務和農業等諸多方面」。這其中大部份都是美方要求的結構性內容,也是中方過去不承認、拒絕談判的問題。納瓦羅說:「習近平親自就加大購買美國商品、保護知識產權、強制技術轉讓等許多問題作出了承諾。」

習近平在近期以來的多個外交場合中,手拿講稿讀稿,表現出心事重重的樣子。但是,從習特會媒體播放的現場影片中,可以看到習近平完全改變此前狀態。從此可以判斷,此次談判是習近平本人決定作出重大讓步。

今年5月3日,美國貿易代表團抵達北京,就雙方貿易問題進行第一輪談判。我當時分析預計,中、美之間的貿易談判雖然在許多具體行業和細節上,會有激烈博弈,但在總體上,中共將會妥協和退讓。但是,最終談判破裂。

5月15日中共率隊赴美,與美方展開第二輪貿易談判,談判破裂。8月22日,重啟談判,談判破裂。

中美貿易談判幾經輪迴,如今終於重回原點和正軌。

美、中貿易摩擦的根源,從表面上看,是中共自入世以來,多年來不遵守國際貿易規則,盜竊美國科技知識產權,加上美中的貿易結構之間存的「結構性的失衡」,造成過去三十多年中共已經從美國抽走了3.5萬億-4.2萬億美元的財富。

從深層來看,是中共的政治體制,決定了中國的經濟體制,無法真正融入世界自由貿易體系。中共的經濟改革發展的根本目的,還是為了政權服務。而維持中共政權存在,必須控制自由信息,中共黨管一切。自由經濟市場所需要的自由信息和公平法治環境,在中共治下,都不可能實現。

但是,當美國中期選舉的結果並沒有對中共貿易戰起到緩解作用之後,當2019年開始對2千億商品增加的25%關稅即將到來的時候,中國經濟承受的壓力加劇,資金外逃,失業激增,如果再不退讓,就將危及中共政權穩定;同時,習近平承受中共內部的壓力也不斷加大。在多種因素交織下,習近平選擇了對美國讓步。

那麼,此次習近平用重大讓步換取的三個月的談判時間,絕非此前中共用慣常的拖延欺騙戰術,就能夠擺脫危機的。特朗普的推文,已經釋放出了最後通牒的信息。因此,此次三個月的談判,很有可能會與美方達成中國貿易結構性改變的協議或者部份協議。當然,按照中共的慣性常態,中共在壓力和無奈之下會被動退守,但會儘量死守一些它認為的底線,比如開放互聯網等。

但是,在停止盜竊美國知識產權以及用國家資金補貼國企等問題,很可能會逐步做出改變。如果是這樣,就會帶來一個相關的問題。

政治和經濟緊密相連。中共如今對中國的統治,大部份維繫在對中國經濟的控制上。同時,中共利益集團又利用中國的經濟發展,來攫取巨額財富,為了維持利益,只有繼續維持中共的統治模式。在這一點上,中共既得利益集團是達成共識的。

在這樣的狀況下,中國經濟如果發生結構性改變的話,這意味著中共政權將會逐步離場,失去對中國經濟的控制,最終使中共政權解體。停止對大型國企進行補貼,這些企業將會在國際自由經濟市場中被淘汰,中共利益集團將會失去通過國企獲得的巨額財富。因此,中共的既得利益集團將會拚死抵抗和破壞。

因此,習近平未來面對的,將會是更加嚴峻的中共內部的政治壓力。中美貿易談判將可能造成的改變,已經箭在弦上。可以預計,中共內部利益被觸及的勢力將不會安穩,中共高層的激烈內鬥將會加劇。高層政局的動態,也必然會體現在社會層面,從整體上來講,中共將會加劇對中國社會和民眾的控制。

從客觀上來講,此次中美貿易談判的結果,很大可能將會在一定程度上推動中國經濟、政治、整個社會等諸多方面的變化。中國社會將迎來巨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