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和美國正在就高科技產業所需要的重要礦產加強合作。坎培拉已經確定了15個稀土和重要礦產項目,旨在加強美澳合作,以打破中共在國防和高科技產業常用材料供應方面的主導地位。

澳洲國防部長:必須保證關鍵礦產有安全的供應來源

英國《金融時報》報道,澳洲周二(9月3日)公佈的一份政府報告,詳述了十幾家礦業和金屬公司提出的這些項目,開發成本為57億澳元。這些項目涵蓋了稀土、銻、鎂和鎢等關鍵礦物,這些礦物的全球加工和供應鏈目前均由中國(共)控制。

報道稱,澳洲的這15個項目旨在打破中共的稀土壟斷。

「關鍵礦產部門對國防至關重要,我們的許多先進能力取決於它們。這意味著我們必須擁有安全的供應來源,特別是考慮到當前的地緣政治逆風。」澳洲國防部長琳達‧雷諾茲(Linda Reynolds)說。

她表示,澳洲政府正在與公司合作,以確保政策制定適合於鼓勵擴大業務。根據該報告,現階段沒有計劃進行國家投資,但也沒有明確排除。

稀土被譽為「工業維他命」,它是17種化學元素的合稱,由於其獨特的物理和化學特性,對許多高精尖技術產品至關重要。無論是軍用的激光制導武器、先進戰機、導彈,還是人們常用的手機、電動汽車等,都要用到稀土。

近年來,中企以低價贏得全球80%以上的稀土市場。美國80%的稀土進口也依賴於中國。隨著中美貿易戰不斷升級,中方多次暗示可能會打出「稀土牌」,這促使美國政府加緊採取措施,發展本土稀土工業,與盟友合作,應對中共在貿易戰中發出的稀土禁運或限制的威脅。

坎培拉和華盛頓去年簽署了一項協議,共同提取、加工和開發稀土,以期減少對中國稀土的依賴。 上周,五角大樓負責採辦和維護的副部長艾倫‧洛德(Ellen Lord)告訴記者,澳洲是美國在稀土合作方面最有潛力的國家之一。

澳洲已經是全球最大的鋰供應商,鋰是生產電動車電池的一種重要材料。

澳洲政府確定的15個開發項目,包括澳洲上市的「北方礦業」(Northern Minerals)計劃在西澳建造稀土礦和加工廠。上個月,該公司與德國蒂森克虜伯材料貿易有限公司達成了一項承購協議。

蒂森克虜伯材料貿易有限公司首席執行官沃爾夫岡‧施尼帝克(Wolfgang Schnittker)表示,「北方礦業是中國以外不多的稀土供應商之一,因此我們非常期待兩家公司之間的成功合作。」

澳洲新興產業的萌發 或改寫稀土供應鏈

分析指出,中共對稀土供應造成的威脅反讓各國積極尋求應對中共稀土壟斷的長期戰略。而澳洲公司成為了最大的受益者。

2010年,中共因釣魚台爭端曾一度對日本斷供稀土。日本除了通過稀土回收、稀土替代、稀土節省外,還轉向與澳洲稀土公司萊納斯(Lynas Corporation Ltd.)合作來分擔風險。萊納斯是中國以外全球規模最大的稀土生產商。

2010年11月,澳洲政府說「澳洲做好準備確保對日本的長期稀土供應」。萊納斯公司隨後發佈公告說,與日本「雙日株式會社」(Sojitz)簽訂戰略聯盟協議,以爭取對日本市場的更多的稀土供應。

眼下,中美貿易戰帶來的「稀土之憂」令美國積極尋求與盟友國家合作。萊納斯公司再次成為中共稀土威脅的受益者。該公司已經與美國德克薩斯州藍線公司(Blue Line Corp)簽署了一份協議,在美國建立一家稀土分離工廠,預計在2021年可以開始營運。

「日經亞洲評論」此前報道,一位業內人士指出,日本也正在擴大與萊納斯的合作,從而在稀土行業建立一個美日澳三國聯盟,這與亞太地區的安全格局相似,在那裏,美國、日本和澳洲結盟,以對抗中共的軍事擴張。

《澳洲財經在線》指,中美貿易戰帶來的「稀土之憂」的另一面,是澳洲的稀土產業正在發生變化,一些新興產業的萌發未來或改寫澳洲的稀土供應鏈。

報道引述「北方礦業」董事總經理巴克(George Bauk)的話說,該公司「需要迅速採取行動,並找到一種方法加快這一步伐」,只有發展分離稀土工業,才能進入全球市場。

澳洲礦產開發商Alkane Resources在新州中西部Dubbo附近有一個稀土工廠,該項目的重點是稀土加工。最近,該公司進行了大量的投資,開發將分離的稀土礦物轉化為磁鐵金屬的技術,希望通過提供附加值更多的產品吸引客戶。

澳洲的黑斯廷斯科技(Hastings Technology)正在為其位於西澳的Yangibana稀土項目做準備,計劃於2021年底投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