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幾天翻看了《聊齋誌異》中的幾個小故事,發現自己當初對鬼故事的恐懼已經過渡到現在的淡然旁觀。

記得小時候,每次在電視上看《聊齋》都嚇得要死,無論音樂還是畫面都很恐怖。爸爸曾經和同事去聊齋宮看過,回來後給我們講,很多人被眼前一忽飛過的女鬼或背後蒼涼的長嘯嚇得渾身冷汗。大概聊齋宮的效果比電視上還逼真生動吧!

現在想想,對於鬼,其實害怕大沒必要。鬼的存在已經毋庸置疑,很多地方的攝像頭都曾偶然拍下鬼影。古人說,陰陽相生相剋,陽間有人,那陰間一定也有生命。人和鬼共存,就像兩條平行線一樣,互不干涉,相安無事。當然了,這是對一身正氣的人而言。對做虧心事太多、殘害無辜生命的人來講,怕鬼也屬正常,那是報應。

有人說,《聊齋》的故事都是蒲松齡先生瞎編的。故事裏有作者隨意發揮的地方,倒也不足為奇。但是,所有的事情都是有根據的。《聊齋》裏的一幅幅畫面讓人感覺匪夷所思,所反復強調的道理不過是,冤有頭債有主,欠債必定要還,而好人一定有好報。

說到這裏,就忍不住感慨現代人對《聊齋》的詮釋,似乎所有的注意力都被恐怖吸引去了,而忘記了蒲松齡先生記錄那些故事的初衷。《聊齋》的故事看似龐雜,其實都在訴說輪迴和因果報應的道理。就算我們已經無法像古人聽到這些故事時那樣醍醐灌頂,最起碼也應記住作品的主旨吧。

平日裏我們常說的「見鬼」倒不一定說見到真正的鬼,當人心被利益或感情迷得找不到自己的時候,也算是「鬼迷心竅」了。在任何時候,對待任何人,都一片善心的人,一定不會有鬼打擾。好多人活得惶惶不可終日,與他們的不安與煩悶相比,平平淡淡、安安心心的日子就是最大的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