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石硤尾邨七層公屋長大,最喜歡在嘉頓山玩耍的黃偉建(Kin),兒時的他或許沒有想到,童年時埋下的親近大自然的種子,會在餘下的人生中生根發芽,更在四十六歲時登上世界之巔——珠穆朗瑪峰,成為香港第九位登上珠峰的攀山者。今年他再次出行,登上了比珠峰更難攀登的洛子峰,成為首位登上洛子峰的港人。


今年五月,黃偉建登上全球第四高的洛子山峰,關注氣候變化的他將「氣候告急」的橫額帶上山。(受訪者提供)
今年五月,黃偉建登上全球第四高的洛子山峰,關注氣候變化的他將「氣候告急」的橫額帶上山。(受訪者提供)

關注氣候變化的黃偉建將「氣候告急」的橫額帶上山頂,旅途中也做了一系列調查,願透過他的行動令更多人關注環境問題。多年來的爬山經歷,是他生命中難忘的過程,也讓他更認識到生命的謙卑及對萬物的尊重。


洛子山峰,珠峰3號基地營區。(受訪者提供)
洛子山峰,珠峰3號基地營區。(受訪者提供)

黃偉建連續兩年前往尼泊爾爬山,登上世界之巔的珠峰及第四高峰洛子峰,創下港人輝煌的登山紀錄。平安回來後,不少人詢問他的感受,他只是輕描淡寫地說:「爬山對我來說,是從事一個運動,我只不過做了我喜歡做的戶外運動而已。我們不能說征服大自然,山是不可能被征服的。作為一個攀山愛好者,我去欣賞一下大自然,不會想到回來後很『威』。」敬畏自然,愛惜身邊的環境,是他一直想與他人分享的訊息。

實現夢想非一蹴而就 需要長遠鋪排

父親親歷一九五三年石硤尾大火,兒時居住在石硤尾徙置區的黃偉建,每天最開心的事情就是爬上嘉頓山看風景,當時嘉頓山不像現在有樓梯爬,是攀岩而上,非常刺激,或許也因為如此,練就了黃偉建的好身手。


黃偉建1997年首次踏足尼泊爾,進行遠足旅程。(受訪者提供)
黃偉建1997年首次踏足尼泊爾,進行遠足旅程。(受訪者提供)


珠峰大本營的絨布冰川,後方為珠穆朗瑪峰。(受訪者提供)
珠峰大本營的絨布冰川,後方為珠穆朗瑪峰。(受訪者提供)

二十年前,黃偉建首次到訪尼泊爾高山遠足,第一次到那麼高海拔的地方,第一次親眼見到世界上最高的山──喜馬拉雅山,那一刻他有些動心:「人生中有沒有可能去到呢?」他知道要真的實現這個夢想,需要花很多錢,很辛苦,還可能會沒命,但他並沒有輕易放棄,而是在隨後多年中默默籌備,想辦法鍛鍊體能,提高技術,總結經驗。


黃偉建在登洛子山途中。(受訪者提供)
黃偉建在登洛子山途中。(受訪者提供)

談及籌備攀登珠峰的「秘訣」,黃偉建說:「成功做一件事,你要慢慢鋪排自己,不可以急進。」二十年來,常規的高山遠足成為了他生活的一部份,歐洲、美洲、日本、南韓、馬來西亞、印尼、新西蘭……世界各地的雪山都成為了他訓練的一部份,他踏足過的山峰遍佈全球,每一次出行都幫助他積累了更多的經驗。

黃偉建觀察到今年攀登珠峰有不少新手,有的人甚至沒有爬雪山的經驗就去爬山,或者訓練了很短的時間就急於登頂。他提醒在沒有準備好的情況下容易出現意外。他認為爬山一定需要經驗,能登頂固然是目標,但能保住性命,成功返回才是真成功,也是對自己家人負責的表現。

談及爬山的價值,黃偉建認為準備的過程才是最值得珍惜的:「用了那麼多年的時間去準備,過程中克服了很多困難,鍛鍊身體,技術,體能,我要怎麼樣認識這座山,怎麼循序漸進去做這件事。對於成功了一件事的價值,你要成功做一件事的時候,要付出,這才是價值。你要成功的時候你必須付出很多,花很多汗水去訓練。不是錢,是時間,如何分配時間,達到這個目標,才是價值。」


黃偉建熱愛登山,現為香港全能運動學會主席、運動訓練顧問及資深長跑教練。(陳仲明/大紀元)
黃偉建熱愛登山,現為香港全能運動學會主席、運動訓練顧問及資深長跑教練。(陳仲明/大紀元)


黃偉建分享:「爬山來對我來說,是從事一個運動,我只不過做了我喜歡做的戶外運動而已。我們不能說征服大自然,山是不可能被征服的。」(受訪者提供)
黃偉建分享:「爬山來對我來說,是從事一個運動,我只不過做了我喜歡做的戶外運動而已。我們不能說征服大自然,山是不可能被征服的。」(受訪者提供)

見證氣候變化 促眾人珍惜環境 

連續兩年到訪尼泊爾爬山的經歷,也讓黃偉建見證了氣候變化給人們帶來的威脅。原本他計劃去年攀登珠穆朗瑪峰後繼續爬洛子峰,但因為冰川融化速度太快,無法在同一年實現這一夢想。今年他再次前往,也主動到當地訪問了一些居住在喜馬拉雅山山區的村民,了解氣候變化對他們生活和工作的影響。他了解到,冰川融化的河流氾濫,沖毀了村民的家園,河水暴漲,沖毀了他們的農作物。雨水近年也多了,令山泥傾瀉也變多。

黃偉建記錄下冰川融化的情況:「可以讓香港人或其他世界各地的人都知道,我們不那麼容易去到的地方,世界上最高的地方,其實出了甚麼狀況,叫溫室效應。」 

黃偉建提到:「去年的情況我見證到整個氣候變化,為甚麼一座這樣的高山,會融化那麼快,以及出現那麼多的雪崩。最重要的是如果全世界最高的山,冰川都融化的話,水流就流出大海,水平面上升的速度會加快。」
他舉例,去年超強颱風「山竹」襲港,其破壞的威力可見一斑,但若我們不能保持南極、北極,甚至世界上最高的冰川的話,所有水位上升,之後的海嘯或者颱風,對我們身邊的生活影響會更大。 

********* 

從兒時的爬山經歷到如今登上世界之巔,除了實現自己年青時的夢想外,黃偉建更加感受到大自然與人類的關係,在生活中他也處處身體力行減廢、循環再用物品,也常做義工參與各類社會服務,參與講座分享自己的經歷,希望能用自己的綿力影響他人,令更多人重視環境問題。◇


黃偉建也常做義工參與各類社會服務,參與講座分享自己的經歷。圖為他在今年綠色和平主辦的世界海洋日活動中分享自己的登山見聞。(曾蓮/大紀元)
黃偉建也常做義工參與各類社會服務,參與講座分享自己的經歷。圖為他在今年綠色和平主辦的世界海洋日活動中分享自己的登山見聞。(曾蓮/大紀元)

 

黃偉建認為爬山的過程才是最值得珍惜的。(受訪者提供)
黃偉建認為爬山的過程才是最值得珍惜的。(受訪者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