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度登上世界最高峰的登山達人曾志成(John),其子曾朗傑(Bob)也不遜色,16歲時創下最年輕港人登上南美洲最高峰Aconcagua的紀錄,兩年後Bob更上一層樓,希望在上大學前實現人生一大夢想——攀上世界之巔珠穆朗瑪峰(Mt. Everest)。父子二人將赴尼泊爾攀山,疫情下留港進行攀山訓練條件未夠理想,期間還有各種無法預料的政策出現,使得計劃面臨著各種變數。面對重重關卡,並無阻父子二人出行的意欲,面對不明朗的疫情因素,他們最終決定提前至三月初踏上旅程。

今次是曾志成第四度計劃登珠峰頂,最有意義的是與剛剛成年的兒子共同攀登,兒子曾朗傑自5歲起就開始跟隨父親行山,至今已完成七大洲之中的四座最高峰。本次出行除了攀登珠穆朗瑪峰外,兩人還將挑戰北美洲最高峰德納里山(Mt. Denali)。若旅途順利,曾朗傑將創下香港最年輕攀登世界最高峰的紀錄,父子二人也將成為香港第一對攀上世界最高峰的父子兵。

父子二人單車耐力訓練。(受訪者提供)
父子二人單車耐力訓練。(受訪者提供)

鍛鍊耐力的體能訓練 繩索訓練重在技巧

體能訓練並非一蹴而就,曾志成與兒子多年來都未放鬆過,疫情爆發不能出外攀山的日子,兩人走遍全港山峰,臨近登珠峰前,兩人更制訂了密集的訓練計劃,每個星期都會安排一定的時間踏單車和行山。曾志成分享:「體能訓練主要分成兩個方面,其一是心肺功能,其二是腳的耐力。比如踩單車、跑山就是練習耐力,還有負重訓練、繩索方面的技術訓練,每個星期都要做。」對於兒子的體能,曾志成有信心:「在他現在這個年紀我覺得是蠻健壯的,透過騎行最能看出來他的耐力,我一般以我個人的速度和標準來衡量,我們一路騎上斜坡,他基本都能跟得上。我們也不是特別為了今次登珠峰而操體能,我兒子在讀書的空餘時間都會出來操體能,這一兩年他變得高大了,體能也更好了。」

曾朗傑背著20公斤的背囊行走80公里的衛奕信徑,進行負重練習。(受訪者提供)
曾朗傑背著20公斤的背囊行走80公里的衛奕信徑,進行負重練習。(受訪者提供)

曾朗傑在八仙嶺行山進行體能訓練。(受訪者提供)
曾朗傑在八仙嶺行山進行體能訓練。(受訪者提供)

父子兵夜行八仙嶺仙姑峰。(受訪者提供)
父子兵夜行八仙嶺仙姑峰。(受訪者提供)

曾朗傑認為負重訓練對他來說是一個挑戰,今年12月他背著20公斤的背囊,和父親花了兩日一夜完成了80公里的衛奕信徑,這對他自己來說也是一個突破。雖然如此,爬雪山對他來說又是另一種體驗:「實際爬雪山不會連續爬那麼長時間,但雪地爬山抬腳都很困難,和穿普通的行山鞋不一樣。在那個情況下負重會更加吃力。」

曾志成(前)和兒子曾朗傑(後)進行繩索訓練。(受訪者提供)
曾志成(前)和兒子曾朗傑(後)進行繩索訓練。(受訪者提供)

曾朗傑在進行繩索訓練。(受訪者提供)
曾朗傑在進行繩索訓練。(受訪者提供)

除了體能耐力訓練外,繩索訓練也是每周必練的項目,曾朗傑認為繩索訓練並不太難:「始終來來去去都是一些套路,學會使用儀器輔助攀爬,戴著手套練習到爬峭壁像爬平地一樣,要練習到熟悉這種感覺。」

曾朗傑在大潭郊野公園進行體能訓練。(受訪者提供)
曾朗傑在大潭郊野公園進行體能訓練。(受訪者提供)

四個月計劃連攀五座高山 攀珠峰前需適應高原環境

作為山界達人,每年都會帶多個攀山團出發的曾志成,未曾試過困在香港那麼長時間:「我過去兩年都沒有上過高山,不能離開香港。做今次行程時就跟尼泊爾當地的兄弟溝通了,我們會在爬珠峰前,上多幾個五、六千米的山,我覺得這樣對適應環境應該會有好大的幫助。」他計劃率先攀登尼泊爾的三座高山,包括6476米的梅樂峰(Mera Peak)、6160米的島峰(Island Peak) 和6145米的羅布崎峰(Lobuche Peak)。

2018年曾志成和團隊攀登世界之巔珠穆朗瑪峰途中。(受訪者提供)
2018年曾志成和團隊攀登世界之巔珠穆朗瑪峰途中。(受訪者提供)

曾志成今次除了帶兒子爬山外,還有兩位在疫情前就在「登山達人旅行社」報名攀山的客人,原本應在兩年前出發,因疫情緣故一直延期至今。作為攀山領隊,曾志成認為應該對隊友負責:「無論客人還是我兒子,如果在爬珠峰前,三座尼泊爾的高山在體能上都能應付到,應該珠峰登頂的機會都大。我可以看到他們三個人在6000多米的高度的身體反應、體能狀況和技術,多些時間可以觀察他們,我覺得這樣更安全。」他還計劃,在爬完8848米的珠穆朗瑪峰後,再飛到美國阿拉斯加爬6194米的德納里山,預計今年七月結束旅程。

疫下辦理出境安排不易 機票改簽提前出發

過去大半輩子都在世界各地飛行的曾志成,沒想到今年辦理簽證手續一波三折。今年1月底,在安排好一切行程後,他才看到一個條例,港人因疫情關係無法入境尼泊爾,除非有特殊的領事館許可方可以成行。他的心一沉:「這樣不是一切行程泡湯了嗎?」他即刻聯絡上一位尼泊爾的領事查詢相關情況,幸得到回覆:「你看到的是早前的條例,從1月20日起已經放寬了,香港人可以入境。」曾志成才把心放下,並成功在二月底申請到簽證出行。因香港沒有直航機去加德滿都,他們需要先飛到新加坡,再轉機到尼泊爾。

今年二月對父子二人考驗重重,香港疫情日益嚴重和每天更改的政策完全打亂了他們的訓練和出行計劃。在訓練期間,兩人需要避開人多的山徑練習,並做好防疫的工作。不久前政府出台一個政策,由2月24日起戶外活動包括在郊野公園都要戴口罩,這對大量耗氧的騎行訓練實在辛苦,也是今年疫下訓練遇到的難題。原本團隊計劃三月底出發,因為全民檢測即將實施,他們決定早一點出發,因不知檢測需時多久,或會耽誤行程。談及今年與以往不同的攜帶物品,曾志成展示了一疊朋友送給他們的高規格防疫口罩,還有防護衣等裝備,他笑言第一次出行帶那麼多防疫用品:「我們要著防護戰衣上機啊!」他只希望能平平安安出發,再平安回來。

曾志成的醫生朋友送給他的防疫用品。(受訪者提供)
曾志成的醫生朋友送給他的防疫用品。(受訪者提供)

首次攀登珠峰的曾朗傑,臨行前的心態比較複雜:「信心一定要有,如果沒有信心就不會去爬。但始終還是有些擔心,畢竟沒有去過那麼高的地方,要那麼長的時間在外,很多事情不可預知。」有志未來從事電影行業的他,今次出行也會帶上輕便的相機記錄行程:「我都會沿途拍片,回來剪一條片講解整個旅程,希望有一個紀錄。」◇

------------------

請訂閱新官方YouTube頻道:
https://bit.ly/2XxPrsd

✅立即支持訂閱: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直接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成為我們的Patron: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