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周五(5月10日),美國將價值2,000億美元的中國商品的關稅從10%提高到25%。最新一輪貿易談判無果而終。新一輪關稅徵收也已啟動。美國總統特朗普稱,北京方面違背了早些時候其在談判中作出的承諾,「破壞了這個協議」。中美貿易談判突起異變,拖累離岸人民幣兌美元接連跌穿多個關口,失守6.9水平,創逾4個月新低。未來中美關係何去何從牽動人心。但美國專家學者已發現,中美關係乃至世界可能已經因中美貿易談判而改變。

中美貿易戰突變,新一輪中美談判無果而終,美國火速宣佈對剩下向3,250億美元中國貨加繳至25%關稅,震盪金融市場。人民幣急貶,失守6.9關口。港股因假期未開市,大陸滬深股市分別跌1.2%和1.4%,其中上證指數曾再次跌穿2900點,深成指數則險守9100點收市。有分析師預期,港股今勢跌穿28000點,擔憂大跌市再現。

人幣連貶六日 離岸價失守6.9關口

貿易戰無協議,美國總統特朗普周一將公佈加徵關稅清單。他在Twitter推文喊話,再次批評是北京政府背棄早前承諾,令中美貿易戰前景再添陰霾。無論中共當局如何反制,外界普遍認為中國經濟會受重創,當中人民幣首當衝擊。

中共官方開出人民幣中間價連跌三日,昨報6.7954,較上日6.7912,下跌42點子或0.06%,創逾3個半月低。

反映國際的離岸人民幣(CNH)兌每美元跌破6.9關口,創去年12月初以來新低,跌幅逾550點子,低見6.9042。人幣連跌六個交易日,已累積貶值約2.4%;每百港元兌人民幣高見87.96水平。

在岸人民幣兌每美元官方收市價報跌破6.87水平,收報6.8721,較上一交易日官方收市價跌603點子,創今年1月3日以來收市新低,單日貶值0.88%,創去年6月19日來最大單日跌幅。

大行看淡人民幣前景,星展報告早前預期,如果美國對所有大陸商品均徵收25%的關稅,美元兌人民幣則可能升至近8的水平。招商銀行將今年第二季人民幣預測,由6.8調低至6.9。高盛則預期在3個月後,人民幣或會下試6.95。

港股料今穿28000點 分析師:大跌市難估低位

中美貿易戰談判破裂,騰祺基金董事沈慶洪直言,港股今開市料跌破28000點,下探27400點。他表示因為之前港股升上逾30000點,都是炒作貿易達成協議所致,今次雙方反抬,股市或出現大跌市,「很難估計低位到多少。」

他指,除了有可能蒸發港股之前的升幅,即打回24000至25000點水平外,今次關稅加到25%,對中國經濟造成的重創,比之前更差。雖然中共當局一定會出台一些救市措施,比如降准減稅等,但相信效用不大,故很難估計港股跌到何時。至於板塊方面,他稱經濟全面下滑之下,股市如出現大跌市,相信各個板塊都會受影響,建議股民抽身而退為好,「現金為王。」

本港學者:今明兩年大陸樓價或爆破

資深銀行家、大學客座教授吳明德,上周五在一個貿易戰和中國經濟走勢的講座中預測,中國經濟危機將浮現,其中一個標竿就是房地產泡沫或爆破。他甚至大膽預測,今明兩年大陸30個主要城市樓價會爆破。

他接受本報專訪時分析,貿易戰之下,中國經濟危機將全面爆發。引爆點先從股市開市,再到資金「套股救樓」,出現樓市大跌。他稱,中國的家庭財富八成在房地產,相對而言,歐美國家人民的財富在房地產只有大約三成。加上貿易戰下,外資、港資撤離潮將湧現,中國經濟下滑,財政缺水,兩大重創之下,「今明兩年房地產泡沫爆破機會很大。」

香港一向和大陸關係密切,尤其是資金來往相當多。吳明德稱,沒有「中共大水喉」,香港經濟也會受影響。更令人擔憂的是,一旦大陸缺水,中共下令之下,中資可能套現香港資產,「搬水回去救黨產」,屆時香港也會出現資產大跌。金融市場動盪之下,他呼籲港人不要持有人民幣,同時將港幣轉為美金避險。

中美貿易衝突升級關鍵:中共拒修法

中美兩大經濟體的貿易衝突近日昇級,美方對總價值2,500億美元的中國商品的25%關稅是否會去,什麼時候去,引發關注。白宮首席經濟顧問庫德洛(Larry Kudlow)周日(5月12日),接受霍士新聞節目「Fox News Sunday」採訪時表明,中美談判期間,關稅會一直保留。美方需要看到的是,中方同意在最終協議納入「非常強有力的」執法條文。他還表示,關鍵是,中國(共)政府不願意將已經商定的變革納入法律。

中共當局5月3日突然向華盛頓傳送一份機密電報,要求修改中美貿易協議文本7個章節的內容,主要是刪掉了其對修法的承諾,令長達數月的談判前功盡棄。美方認為,北京此舉是撤回其過去所做的承諾,且將大幅影響整個交易。

中共的這一舉動激怒了美方。特朗普政府立即在5月10日對價值2,000億美元的中國商品提升關稅。與此同時,美方還在當天的談判中給中方大約1個月的期限達協議,否則將對剩餘的逾3,000億美元的中國商品徵稅。特朗普政府日前已經啟動對這一徵稅的「文書工作」,且美國貿易代表辦公室將於美國時間周一(5月13日)宣佈更多的細節。

發推文警告中共莫用拖延術

特朗普於5月11日再發表推文,警告中共若利用拖延戰術,等他連任時,將會被打擊得更糟糕。「我認為中國(中共)覺得他們在最近的談判中被打得很慘,所以他們可能想要等到2020年美國總統大選之後,看看民主黨能否僥倖獲勝。如果是這個情況,他們將繼續以每年掠奪美國經濟5,000億美元……」

「他們(中方)面臨的唯一問題是,我將贏得大選(美國史上最佳的經濟及就業,還有更多)。如果他們必須在我的第二任期內與美國談判,屆時他們所能得到的交易會比現在更糟糕。對他們來說,最佳策略是現在就採取行動(與美國談判)。」特朗普繼續寫道。

彭博社引述熟悉談判的知情人士表示,周五早些時候,在與劉鶴的會晤中,美國官員提出了他們的底線,北京有三到四個星期的時間達成協議,否則美方將對另外的價值3,250億美元的中國商品徵收25%的額外關稅。知情人士還表示,美方提出這一底線,是對最近兩天在華盛頓的貿易會談中,中方缺少任何有意義的讓步的回應。

美國《大西洋》雜誌(The Atlantic)近日發表了森皮特森(Matt Peterson)的文章《中美貿易談判已改變世界》,文章特別介紹美國貿易談判代表萊特希澤的談判風格和理念,並認為貿易談判可能結束,但美國政府內部因此合作更加緊密,也更加了解如何應對中共的拖延遊戲,對中共的看法更加負面,中美關係已經發生了改變,

萊特希澤:沒有協議就另尋方案

文章認為,萊特希澤對於中共並不是一個樂觀主義者。過去幾個月,他和財政部長姆欽一直在與中國(共)進行貿易談判,而萊特希澤一直謹慎指出,無法保證成功。「如果能達成一個偉大的協議,我們會爭取;如果沒有,我們會尋找另一個方案。」萊特希澤這樣告訴美國全國公共廣播電台(NPR)。

根據萊特希澤的公開聲明和媒體報道,與中共的談判有幾個主要目標。其一是扭轉中國數十年積累的全球供應鏈,因為這使中國成為高科技產品企業製造和組裝的首選目的地。其二是希望結束中共竊取美國專有技術的行為。除此之外,他們也希望限制中國(共)政府對當地私營企業的支持。為了讓中國(共)改變其行為方式,美國不斷升級徵收關稅。

皮特森在文章中還指出,美國政府計劃的麻煩在於,美國想要中共做的大多數事情中共並不真正情願去做,因此要改變中國的國家經濟模式絕非小事。這意味著美國需要從根本上改變中共黨國的成本效益分析,儘管關稅看來確實在減緩中國的經濟增長,但數十億美元的關稅也可能不足以實現這一目標。

文章認為,除非達成協議,否則中國(共)走多遠將是一個無法解決的謎團。據《紐約時報》報道,談判的癥結在於,美國團隊堅持認為協議的實質內容要在中國(中共)法律中得到徹底制定。而這對於一個不透明的專制制度來說,絕非易事。

協議不成 但外界更了解中共本質

繁榮美國聯盟(Coalition for a Prosperous America)主張美國企業本土化,並反對自由貿易商會。該聯盟的首席執行官(Michael Stumo認為,中共是一個經濟掠奪者。他支持政府的貿易政策,寧願與中國(共)沒有協議,也不願與中國(共)達成一個壞協議。他認為即使談判失敗,也已經從談判中有所收穫。他說:「我想,談判使政府內部更強硬和更溫和的人緊密合作,他們獲得了如何應對中國(共)慢步遊戲的第一手經驗。」

皮特森認為,貿易談判改變了有關中共的輿論導向。參議院民主黨領袖舒默(Chuck Schumer)上周日在特朗普加徵關稅的推文中說:「堅持下去」。皮特森指舒默是了解時局的。

但當前副總統拜登近期表示,中國(共)「不是我們的競爭對手」時,《華盛頓郵報》的記者(Dave Weigel寫道:「在24小時內,拜登的言論被視為是一種失態。」因此,即使談判破裂,Stumo認為輿論基調的變化就是勝利。

中國觀察家們已經注意到華盛頓以外的基調變化。加州大學聖地牙哥分校21世紀中國中心主席、中國通謝淑麗(Susan Shirk)告訴皮特森:「對中國(中共)看法變化多少的一個跡象是,最了解中國的人——中國研究學者——已經變得對中國(共)非常負面」。

自由亞洲電台專欄作家胡少江10日撰文分析稱,中美貿易談判的最新波折,教全世界讀懂中國共產黨。

他認為,中共目前的立場「不想打,也不怕打」表明,其仍在對貿易戰的後果進行利弊權衡。可有一點是肯定不變的:若讓步對中國生產者和消費者有好處,給中共權力帶來致命傷害,中共一定會拒絕任何讓步;若暫時的讓步有利於穩住陣腳,可能會同意一些讓步,但當其緩過氣來時,便會撕毀協議、加倍反撲。

庫德洛周日(5月12日)表示,美國總統特朗普和中共國家主席習近平可能會在6月底在日本召開的G20峰會期間舉行會談,討論貿易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