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著特朗普總統對中共推出600億美元關稅方案,以懲罰中共盜竊知識產權等行為,世界貿易組織(世貿)作為國際貿易仲裁機構的地位被邊緣化。

《紐約時報》報道說,關稅對象包羅萬象,從電子產品到跑鞋。周五早上,中共威脅要對美國徵收30億美元關稅進行報復。

外交官和貿易官員們說,美國沒有經過世貿仲裁就擅自徵收關稅,這樣做等於藐視世貿規則。而中共的報復也偏離了世貿規則。

特朗普把世貿降級

世貿自稱自己是全球商業聯合國。它有164個成員國,制定了明確的衝突解決規則。但是隨著中美兩個經濟大國逼近貿易戰,建立於1995年的世貿似乎越來越無能為力解決眼下的衝突。

在特朗普周四宣佈對華關稅之前,世貿總幹事阿澤維多(Roberto Azevedo)對各國自行處理貿易衝突表示擔憂:「這些單方面行動可能導致貿易限制措施升級,最終可能爆發某種貿易戰。」

特朗普周四似乎承認,自己的確是在繞開世貿。他指責世貿「實際上對我們是災難」,「它非常不公平。」

不過特朗普政府也宣佈,在自行懲罰中共的同時,將向世貿遞交一份投訴,投訴中共逼迫外國投資者轉讓技術的行為。

世貿的外交官抱怨,美國的關稅行動衝擊了世貿的根基。他們感到焦慮和擔憂。

許多人說,特朗普實際上降級了世貿,讓世貿成為一個可有可無的機構,各國為了自己的國家利益可以無視世貿規則。

許多人猜測,特朗普是在使用這種極端行動逼迫中共談判。他們舉例說,鋼鋁關稅最初是適用於每個鋼鐵生產國,但是現在已經大大縮小範圍,只針對中共等幾個國家。

外交官和貿易組織官員們承認,美國做出這些激進的行動,部份原因是世貿沒有及時更新自己的規則,應對中共的崛起。

西方官員想錯了

在2001年,中共獲准加入世貿,外界以為這將是一個世界變革的機會,以為從此以後,中國可以進入世界市場,世界其他國家也可以進入中國市場。一些人認為,中國融入世界經濟將鼓勵中共領導人進一步擁抱市場力量。

在那之後,中共吸收了大量的外國投資(其中很多來自於美國),建立了工廠,向全世界出口產品。但是中共設立種種障礙,限制外國投資者賺錢的機會。

中共逼迫外國公司跟中國公司建立合資企業,轉讓技術。中共國企仍然是中國經濟的核心力量,優先獲得銀行貸款、廉價獲得能源供應、以及獲得其他補貼。

而中共使用它日益增長的商業實力鞏固政權,打擊異議人士。

西方官員和外交官們現在承認,那種以為將中共納入世貿就能鼓勵中共擁抱自由價值觀的想法是錯誤的。

讓中共加入世貿是個錯誤

美國貿易代表辦公室今年1月給國會的報告明確指出,美國在16年前支持中共加入世貿是個錯誤。過去15年來,美國希望依靠高層對話來促使中共改變貿易體系的努力基本都失敗了。報告說,中共未能遵守世貿倡議的以市場為導向的經濟政策,同時也沒有履行當初加入世貿時作出的關鍵承諾。

美國貿易代表萊特希澤去年9月份演講時說,中共經濟模式對世界貿易體系構成空前威脅,而且這個問題在目前的全球規則下無法得到解決。

「他們(中共)採用龐大的規模,協調一致地發展他們的經濟,提供補貼,打造全國冠軍,強迫技術轉讓,扭曲中國市場和全球市場,這一切對世界貿易體系構成史無前例的威脅。」萊特希澤說,世界貿易組織及其規則無法應對中共目前的經濟策略。

中國目前是一個超級經濟大國,但是中共卻用專制手段監管著經濟。美歐都拒絕授予其市場經濟地位。

《華爾街日報》報道說,世貿本應引導中國像西方貿易規則靠攏,但這一使命並未完成。相反,世貿被指責縱容中共的國家重商主義,使中國能將大量便宜商品銷售到世界各地,同時限制外國產品進入其本國市場。

《金融時報》引述美國民主黨參議員謝羅德・布朗(Sherrod Brown)的話說:「世貿只是有選擇地執行自己的規定,它允許我們的競爭對手肆意違反貿易規則。世貿沒有維護公平的競爭環境,而是去打擊那些旨在打擊非法競爭的美國法律⋯⋯結果付出代價的是美國工人。

美國總統特朗普的貿易顧問納瓦羅(Peter Navarro)去年11月對媒體表示,世貿無法解決中共的不公平貿易方式所產生的問題,已使美國處於極為不利的地位。他說,本屆美國政府向世貿發出明確信息,那就是必須改變現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