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貿易談判日益逼近,中共副總理劉鶴將於1月30日赴美,此次談判非同一般,將決定雙方能否在貿易戰休戰最後期限(3月1日)前達成共識。美媒分析,本次談判雙方仍存在5大關鍵難題,能否達成共識,難以預料。

劉鶴將在中國傳統新年前夕赴美談判,凸顯此次談判的重要性。外界普遍關心的是,本次談判中美達成協議的可能性到底有多大。通過分析多家美媒的報道,發現目前中美之間仍有5大難題待解。

一、美國會否取消關稅

《華爾街日報》日前報道,美國財政部長姆努欽(Steven Mnuchin)提出應該取消部份或全部的關稅,以此換取北京開展長期改革。他希望在與劉鶴會談時提出這一方案。

但《路透社》報道稱,美方負責談判的貿易代表萊特希澤(Robert Lighthizer)反對有關意見。

萊特希澤認為,中共此前從未履行承諾,美國也不會輕易相信。他主張繼續加大對北京的極限施壓,即便中美達成協議,這種施壓也不會馬上就結束。

對於有關報道,美國財政部發言人1月17日說:「姆努欽財長和萊特希澤大使都沒有就與中國(共)談判的關稅或任何其它議題向任何人提出過建議。」

美國總統特朗普則於1月19日明確指出,有關取消對華關稅的報道,是「虛假的報道」。特朗普表示,「如果我們達成協議,當然我們不會制裁,但是如果我們沒有達成協議,我們會的。」

二、尋求定期貿易審查

《路透社》引述消息人士稱,美國正在尋求定期審查北京承諾貿易改革方面取得的進展,並以此作為達成貿易協議的條件。

消息人士透露,萊特希澤(Robert Lighthizer)等鷹派幕僚認為,鑒於中共從未履行過承諾,與中方簽訂貿易協議的前提是,必須確保該協議是「可驗證、可兌現且可執行的」,因此制定一套對中共貿易改革進程定期審查的制度很重要。一旦發現中共有違反協議的做法,美國應該重啟關稅制裁,這樣才能促使北京兌現承諾。

另一業內消息人士表示,就強制技術轉讓、知識產權和中共法律體系改革等不同問題達成的不同的協議,可能需要單獨的核查程序,所有這些都需要由談判代表敲定。

三、減少美中貿易逆差

彭博社1月18日報道指,為結束貿易戰,北京提出在未來6年大舉進口美國商品,總計金額超過一萬億美元,預計在2024年以前將中美貿易逆差降低為零。

據悉,2018年,中美貿易逆差達到創紀錄的3,230億美元。不過,北京的提議遭到美國代表質疑,他們要求北京在未來兩年消除貿易不平衡。

此外,這並不是北京首次提出以購買美國商品的方式,試圖打破貿易僵局。早在貿易戰開打前,2018年5月,特朗普就否決了財政部長姆努欽與北京達成的框架協議,貿易戰最終開打。

特朗普政府想要解決的是中美貿易爭端的結構性問題,這是減少雙方貿易逆差的根本。

四、中共拖延結構改革

在本月初的中美副部級會談結束後,美國參議員格拉斯利(Chuck Grassley)向傳媒透露,萊特希澤表示,並未看到中共在改變結構性問題上有任何進展。

萊特希澤表示,包括知識產權、商業秘密盜竊、以及向企業施壓要求它們共享信息等需要進行結構性改革的方面,中共沒有取得任何進展。

根據中共官方消息,在劉鶴赴美談判前夕,北京擬審議《外商投資法(草案)》,以此作為給美國的「見面禮」。不過,有專家認為,北京此舉是「紙上談兵」,且為時已晚。美國對於中共能否真正實施法律,已失去信心。

中共在即將到來的貿易談判中,在結構性問題上能否做出實質改變的承諾,將是外界關注焦點。

五、中美能否達成共識

解決中共在知識產權上的問題,是美國發動貿易戰的核心。特朗普希望通過對中國商品施加關稅,以促使中方做出改變。彭博社說,那些科技大公司支持特朗普對中共強硬態度的原因之一,就是要解決知識產權問題。

但彭博社1月21日報道,目前雙方在美國最關注的知識產權問題上欠缺進展。

報道引述消息稱,中共盜竊知識產權及強迫外國公司進行技術轉讓,以換取市場准入的相關做法,佔據美中貿易代表團在本月初談判的大部份議程。但在這些問題上雙方並未取得建設性成果。

萊特希澤上周在與國會議員的會議中,也證實在知識產權問題上,雙方缺乏進展。

美國副總統彭斯(Mike Pence)和萊特希澤在1月16日都提到,中美貿易談判尚未取得任何進展。萊特希澤還一再提醒特朗普以及其他幕僚,不要輕易相信中共的「空頭承諾」。美國還要求中共在兌現承諾時,給出具體時間表。

中國知名財經媒體人曹山石日前在社交網站推特(Twitter)上發文稱,美方要求得很細緻。如希望中方明確將在哪個日期前採購哪些貨物。還有就是在開放市場方面,保證不會再利用許可證、環境監管及其它領域的權力來阻撓美企,並要求中方列出補貼清單。

另外,曹山石還透露,美方為確保執行所有談判結果,考慮實施多項方案,如維持現行加徵的關稅,直至北京執行貿易談判承諾後才解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