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總統特朗普去年一月上任以來,最引人關注的是他對貿易的看法。事實上,特朗普三十多年前就開始闡述他的貿易觀點,而且這麼多年來始終如一,從未改變要為美國爭取公平互惠貿易環境的決心。

特朗普上任近兩年,對2,500億中國商品加徵關稅,懲罰中共竊取美國知識產權。此外,美國對全球進口鋼鐵課徵國安稅,除了中共外,日本、歐盟、加拿大及墨西哥等貿易夥伴都受到影響。特朗普政府日前展開汽車國安調查,未來不排除對進口汽車加徵國安稅。

三十多年前,日本的經濟實力吸引了特朗普的注意。現在,特朗普最關切的是中共的掠奪行為,而且他的對華貿易政策引發國會兩黨議員的共鳴。

特朗普近期在接受《華爾街日報》訪問時談到他的貿易觀點的起源。他說,「我當時只是討厭看到我們的國家被佔便宜,我看到了數百萬輛日本汽車進入美國。」

「現在,只是日本換成了中國(中共),也可能換成了其它國家,不管怎麼轉變,都是一回事。」特朗普說。

回顧特朗普對貿易議程的公開言論

《華爾街日報》回顧了特朗普三十多年來,對貿易議題公開發表的重要言論,前後對照,他的貿易觀點幾無改變。

1980年代,特朗普主要是批評美國與日本之間持續的巨大貿易逆差,以及抨擊日本以進口配額和關稅保護自己的利益。

1980年10月,特朗普告訴脫口秀主持人巴雷特(Rona Barrett),「美國只是一個坐下來等著接受所有國家不公對待的國家」,「最有能力的人通常是大企業的負責人,他們沒有興趣競選總統」。

1987年9月,當時身為紐約房地產開發商的特朗普,在《紐約時報》、《華盛頓郵報》和《波士頓環球報》,以廣告形式向全美讀者寫了一封信,信末還有他的親筆簽名。

他在信中寫道:「日本和其它國家多年來一直在利用美國」,「要向這些富裕的國家課稅,而不是向美國人徵稅。結束我們的巨額赤字,減少稅收……」,「不要再讓我們這個偉大的國家遭人嘲笑」。

當年幫助特朗普刊登這個廣告的政治顧問史東(Roger Stone)說:「對於具有商業談判經驗的特朗普來說,最糟糕的事是做出糟糕的交易。」

1987年,特朗普的著作《交易的藝術》(The Art of the Deal)成為當年最佳暢銷書,並引起社會輿論對日本汽車湧入美國的關注及辯論。

1988年,特朗普在脫口秀節目中接受拉里·金(Larry King)和奧普拉·溫弗瑞(Oprah Winfrey)等主持人的訪問時表示,他對美國一直被佔便宜的現象實在感到厭倦了。

1989年,特朗普對記者《早安美國》主播黛安·索耶(Diane Sawyer):「他會對日本商品徵收15%至20%的關稅,我不怕貿易戰。」

1990年,特朗普在其著作《特朗普:在頂層生存》(Trump: Surviving at the Top)一書中,提到類似的觀點。

1999年,特朗普有意爭取改革黨(Reform Party)提名競選2000年總統大選,並在《華爾街日報》發表專欄文章《美國需要我這樣的總統》(America Needs a President Like M)。他在文中寫道:「如果特朗普總統負責談判……那麼我們的貿易逆差將減少。」

進入21世紀,美國政商界領袖支持加速全球化,積極洽簽自由貿易協定,支持擴大世界貿易組織(WTO)的成員,鼓勵中國加入WTO。

與此同時,全球經濟不平等加劇,中產階級收入停滯不前,2008年爆發金融危機,大量湧入美國的中國產品威脅美國製造業的生存。

特朗普注意到美國市場充斥中國商品,認為必須儘快解決美中貿易逆差問題。同時,他開始認真考慮總統競選,打算爭取共和黨提名參加2012年總統大選。

2010年8月,特朗普與布萊特巴特(Breitbart)新聞聯合創始人史蒂夫·班農(Steve Bannon)會面,倆人針對貿易及移民議題談了兩個小時。

班農回憶說,特朗普當時對貿易的關注程度令他感到震驚,「特朗普雖然對很多領域的政策並不十分了解,但是針對中國議題,他詳細地闡述了45分鐘。」

2011年4月,特朗普在拉斯維加斯的一場活動中告訴群眾,如果他當選總統,他會告訴北京當局:「我們將對你課徵25%關稅。」幾個月後,特朗普在澳洲表示,「澳洲只要提高出口到中國的原物料價格,就可以讓中國(中共)受不了,因為中國十分依賴澳洲的原物料,澳洲有一手好牌。」

經濟學家納瓦羅(Peter Navarro)注意到特朗普的主張,開始與特朗普接觸。2012年,特朗普為納瓦羅《致命中國(中共)》(Death by China)紀錄片寫推薦語,他說:「《致命中國》說得很對,這部重要的紀錄片用充份的事實、數據和洞察力,描述了我們與中國之間存在的問題。我強烈推薦大家觀看。」

特朗普最終沒有參加2012年的共和黨總統提名人初選,轉而支持當時共和黨提名人羅姆尼(Mitt Romney)的強硬中國政策。羅姆尼稱讚特朗普是「少數挺身而出直指中共一直在作弊的人」。

2015年,特朗普決定參加2016年總統大選,並且網羅班農及納瓦羅為競選團隊成員,幫助他將他的貿易觀點轉化為具體建議。

2017年正式上任總統後,特朗普聽取助手和共和黨國會議員的建議,推遲了他的貿易議程,以避免影響減稅政策的推動。2017年12月稅改法案正式成為法律後,特朗普開始放手推動他的貿易政策。

日前,特朗普在新罕布什爾州的一場集會活動中說:「沒有人比我更了解外國人,我會告訴他們:如果你想要最好的防禦,你就必須付出代價,就像是如果你想要最好的公寓,你必須需要付出代價。」

2018年10月11日,CBS《60分鐘》節目主持人問特朗普,上任總統近兩年來有無犯錯,特朗普回答:「我應該早點推動我的貿易議程。」

特朗普貿易觀點始終如一

1988年6月5日,特朗普說:「許多國家失控地搶劫美國⋯⋯(他們的本事)完全超越了我們的政治家。」

2018年10月27日,特朗普說:「許多國家搶劫美國,我並不責怪這些國家,我不怪他們,我要責怪我們的領導人。」

1999年10月20日,特朗普說:「也許必須來一場貿易戰,而且它不會持續很長時間,因為日本如果不能向美國出售汽車,他們就會破產。」

2018年3月2日,特朗普說:「貿易戰很好,我們很容易獲勝。例如,當我們讓某個國家減少1000億美元的時候,他們會變得可愛,不會再向美國進行交易,我們就贏了。這很簡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