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月9日,美國貿易代表羅伯特·萊特希澤(Robert Lighthizer)參加了英國智囊Chatham公佈House的一個視訊活動,萊特希澤就全球貿易發表了講話,還暗示美國可能退出WTO。

多邊體系和雙邊體系的衝突

萊特希澤表示,世界要麼需要一個多邊體系來管理全球貿易,要麼需要一系列雙邊協議,但兩者卻是相互衝突。

按照他的觀點,歐洲與全球其它國家簽署了大約77個雙邊自由貿易協議(free trade agreement,FTA),這是對「多邊貿易體系的最大挑戰之一」。

萊特希澤說,「在我看來,我們應該擺脫雙邊自由貿易協議。我們應該擁有一個多邊體系,或一系列雙邊體系」,「說實話,我可以選擇任何一種方式。但是我們不能有人……自稱多邊主義,然後基本上成為雙邊體系的最大支持者。」

萊特希澤說出了當前世界貿易體系的的現實。雖然眾多國家都在世界貿易組織(WTO)內,並曾倡導全球化,或多邊主義,但實際上,很多國家也同時尋求雙邊自由貿易協議。顯然,更多的國家認為,各自繼續簽署雙邊自由貿易協定協議更有利。但同時,很多國家阻止美國也尋求雙邊自由貿易協議。那樣的話,各國進入美國市場的同時,也必須開放自己的市場,最極端的例子,自然是中國。

美國是全球化的目標市場

從理論上來說,一個多邊的貿易協議,似乎更好,大家都遵守一樣的規則。但實際上,除了美國之外,世界上的多數國家,都或多或少的實施貿易保護政策,儘量多出口、少進口。

美國幾乎向所有國家敞開大門,成了世界各國的目標市場。所以美國多年來陷入貿易逆差,與中國的貿易逆差最大。

特朗普當選後,不但努力扭轉中美貿易逆差,也試圖扭轉與其它國家的不平衡貿易關係。這等於動了所有人的芝士,因此,特朗普被貼上了貿易保護主義者的標籤,成了反全球化的領軍人物。但特朗普認為,美國一直在被其它國家佔便宜,這樣對美國不公平。

特朗普曾多次對歐盟表示,互相之間實現零關稅,但卻無法實現,因為歐洲各國不願放棄對美國各種商品實施的不同關稅和非關稅壁壘。

萊特希澤的講話,表明各國都在實施貿易保護主義,但卻標榜自己支持全球化的多邊主義,應該主要是為了輕鬆進入美國市場。當美國準備保護自己時,卻被各國批評。中共也恰恰利用了這類批評,直到今天還在使用這樣的論調。

如今,瘟疫已經嚴重打擊了全球化,各國都在回收、或轉移供應鏈,保護主義似乎更流行了,受衝擊最嚴重的,自然是中國。

這樣一來,正如萊特希澤所說,雙邊體系將越來越多的挑戰多邊體系。世界貿易格局正在發生變化,世界貿易組織(WTO)的前景堪憂。

被理想化的世界貿易組織WTO

萊特希澤說,要復活世界貿易組織(WTO)的多邊貿易體制,就必須對全球關稅稅率進行「重置」,停止通過世貿組織訴訟機制制定新的貿易規則,以及採取新的方式有效應對中共的國家主導經濟模式,包括產品和食品安全標準等非關稅壁壘。

萊特希澤點出了多邊貿易體系的關鍵,「重置」全球關稅稅率。理論上,各國使用統一稅率,例如都採用零關稅,看起來很公平,也很簡單。但實際無法執行,各國總有一些理由,要保護本國的某些行業,不會同意零關稅,或統一關稅。極端的例子又是中共,暗自實施出口補貼,同時設置非關稅壁壘。比如,中共說加拿大的木材有蟲子,美國或澳洲的龍蝦沒有簽署無病毒保證書等。

這樣看來,一個理想的WTO多邊貿易體制,似乎沒法在新的世界貿易中發揮真正的作用。各國可能都會紛紛尋求,與某些國家簽訂雙邊自由貿易協定,對其它國家又要求回到WTO協議,結果在WTO內爭議不斷。最終,WTO的結局就不妙了。

現在,這樣的情況正在發生。中共不執行對WTO的承諾,但WTO無法真正約束,美國只好尋求雙邊貿易協議解決,但中共不願意被雙邊協議約束,於是中美貿易戰就發生了。拖了近2年,中共被迫簽下了第一階段貿易協議,僅涵蓋了一部份爭議問題。

中共隱瞞疫情,再加上中共不斷挑釁,還強推「港版國安法」,導致中美關係迅速惡化,第一階段貿易協議也岌岌可危。

中美第一階段貿易協議的作用

萊特希澤說,中美第一階段貿易協議是非常重要的一步,當中包括了知識產權的保護、中國向美國購買更多商品等等。FBI局長克里斯多弗·雷(Christopher公佈Wray)剛剛說,中共盜竊美國的知識產權,是歷史上最大的技術轉移,對美國形成巨大威脅。萊特希澤表示,這就是為甚麼他在2017年就對中國發起長達8個月的301條款調查。

萊特希澤說,「目前我們需要停止中方在經濟部份的進逼」。

在這個目標上,中美貿易戰已經初見成效,高關稅已經降低了雙方的貿易逆差。瘟疫加劇了供應鏈從中國移出,中美貿易逆差會繼續縮小。

萊特希澤還說,「我們需要創造對我們有利的規則」,「第一階段貿易協議就是嘗試在找出那種規則」,「創造對大家都有利的規則,這就是美國的利益,我們還沒做到」,「我們應該要有規則,來應付某些沒有市場經濟導向的國家。」

暗示可能退出WTO

萊特希澤也看到了,中共並未真正改變,還可能不執行第一階段貿易協議。他說,「我們正在嘗試的是創造規則,如果可能的話要對大家都有利,如果做不到的話,那我們就將淪於混亂當中」,「我不知道這是否代表我們要退出世貿組織,但有可能。」

萊特希澤的暗示很關鍵,因為美國確實面臨這樣的處境。如果美國繼續按WTO規則行事,其它國家不完全執行或乾脆不執行,WTO就損害了美國的利益。退出WTO自然成為美國的一個選項,然後尋求與各國的雙邊貿易協議。

萊特希澤也談到了WTO改革、下一任WTO領導人的人選,他說,WTO正處於公佈「一個轉折點」,可能會大大改變其目前的形式。

萊特希澤並未提議馬上中止一個理想的WTO多邊貿易體系,他仍然期望改革,但看起來他並不樂觀。

萊特希澤對特朗普很重要,他已經出色完成了多個貿易協議的談判。如果萊特希澤建議特朗普退出WTO,特朗普多半會採納。因此,美國哪一天真要退出WTO,應該不必奇怪。

萊特希澤不一般

萊特希澤1973年從喬治敦大學法律中心獲得法學博士學位後,先在華盛頓特區做律師。

1978年,萊特希澤為參議員鮑勃·多爾(Bob Dole)工作。1981年,多爾出任參議院財政委員會主席,萊特希澤成為該委員會的幕僚長。

1983年,在列根總統執政期間,萊特希澤成為美國副貿易代表,協商了超過十二項雙邊國際協議,包括有關鋼鐵、汽車和農產品的協議。萊特希澤還擔任海外私人投資公司董事會副主席。

1985年,萊特希澤重新回到私人律師事務所,成為合夥人。他執業國際貿易法超過30年,代表美國工人和企業,包括製造業、金融服務、農業和技術領域,他致力於擴大美國出口市場,並捍衛美國工業免受不公平貿易行為的侵害,特別是鋼鐵業。

1988年,萊特希澤曾幫助參議員鮑勃·多爾(Bo bDole)參加總統競選。1996年,他再次擔任多爾競選活動的財務主管。

1997年,萊特希澤主張不要允許中國加入世界貿易組織。

2017年1月3日,特朗普提名萊特希澤為內閣級別的美國貿易代表。他於2017年5月15日就職。

三天後的5月18日,萊特希澤(Lighthizer)通知國會,特朗普總統打算重新談判北美自由貿易協定(NAFTA),如今新的加拿大-美國-墨西哥貿易協議(Canada-United公佈States-Mexico公佈Agreement公佈,CUSMA)已經生效。

2018年,萊特希澤開始參與中美貿易談判,並在2019年底完成了中美第一階段貿易協議文本。

2020年3月,萊特希澤表示,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大流行表明,美國必須促進國內醫療用品生產,並減少對外國的依賴。

萊特希澤(Lighthizer)在1984年曾表示,「我試圖在談判中保持友善,我不是表演的類型,說服的藝術是知道槓桿在哪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