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為期兩天的美中第四輪面對面貿易會談中,雙方代表雖然討論了很多細節問題,但在如何結束貿易戰方面幾乎未能取得任何進展。專家表示,未來數月將面臨不斷升級的貿易戰。

美國財政部副部長馬爾帕斯和中共商務部副部長王受文上周在美國首都的貿易談判,旨在啟動可能結束貿易僵局的更高級別談判。但包括總統特朗普在內的很多人對這次中層官員的談判不抱期望。

《華爾街日報》報道說,熟悉談判情況的一名美國高級官員表示,若想在談判中取得積極結果,中方必須解決美國提出的問題,而到目前為止,美方沒有看到中方的舉動。

布魯金斯學會的多爾特(David Dollar)對彭博社表示:「我們正面臨著未來幾個月不斷升級的貿易戰。」

沒有任何跡象表明特朗普準備退出貿易戰。新聞網站Axios的斯萬(Jonathan Swan)和艾倫(Mike Allen)上周二報道說,特朗普向政府官員和國會議員明確表示,與中方的貿易戰是一個長期項目。

一位政府官員告訴Axios,「總統全力以赴,100%(重點)在中國。」

下一輪關稅和限制中資

目前,美中雙方已經對500億美元的對方商品徵收關稅。上周,美國貿易代表辦公室對另外2,000億美元的中國商品徵收關稅進行公開諮詢,按照以往的程序,最快在9月實施額外關稅。中方也表示對美國的600億商品徵收報復性關稅。

8月23日(上周四),特朗普總統在白宮召集會議,慶祝國會近日通過的《外國投資風險審查現代化法案》(簡稱FIRRMA)。該法案旨在保護美國知識產權和高科技不會被他國獲取。國會議員以及政府資深官員都表示,FIRRMA是為了因應來自中共的威脅。

「中國(中共)沒有獲得(美國)充份關注。這已經很長一段時間了」,特朗普總統上周四告訴國會議員。

這項法案賦予美國外國投資委員會更多權力,阻止對國家安全構成風險的外資收購。

上周五,特朗普政府的官員們在華府與來自歐洲和日本的同行會談,討論如何推動中共進行改革。

白宮鷹派佔上風

彭博報道說,在關於如何應對美國自冷戰結束以來面臨的第一個主要戰略對手的辯論中,從整體看來,許多分析家認為,在白宮中對華鷹派佔了上風。

華盛頓戰略與國際研究中心中國問題專家甘迺迪(Scott Kennedy)表示,鷹派的勝利反映在最近幾周美國對中共貿易訴求的變化上。

在今年5月美中第一輪貿易會議時,美國財政部長梅努欽和商務部長羅斯率團訪問北京,一個關鍵的優先事項是增加對美國大豆、液化天然氣和其它商品的購買,以減少美中貿易逆差。

幾個月後,美國政府對華貿易重點更加突出,要求中共對其政策進行長期結構性變革,例如結束(政府)工業補貼和知識產權盜竊,這也是美國貿易代表萊蒂澤(Robert Lighthizer)和白宮貿易顧問納瓦羅(Peter Navarro)等鷹派一直在推動的事項。

甘迺迪認為,這是一種「頻譜轉換」(Spectrum Shift)。

甘迺迪表示,對華鷹派正在策劃美、中兩個經濟體之間的長期結構,其目標是將供應鏈從亞洲帶回美國。

一名知情人士對路透社說:「中方談判代表仍然陷在美國也要讓點步的這種僵硬心態中,但這在華盛頓不會行得通了。」

美國經濟強勁讓特朗普有資本打貿易戰

美國經濟增長強勁,股市亮麗。今年第二季度美國經濟GDP增長達到4.1%,美股在上周三創史上最長牛市紀錄。經濟學家對美國未來經濟的預測也持樂觀態度。這讓特朗普有信心應對美中貿易戰升級。

美國企業雖然可能會抱怨關稅,但他們也正在收穫共和黨減稅法案的好處。布魯金斯分析師多爾特表示,特朗普貿易舉措的實際經濟效應可能要到2019年才能實現。

美聯儲政策制定者雖然認為貿易戰會對經濟造成風險,但這仍然是未來的問題。上周五,美聯儲主席鮑威爾(Jerome Powell)預計美國經濟會有更多「強勁增長」,且伴隨著逐步加息。他根本沒有提到貿易。

克利夫蘭聯邦儲備銀行行長梅斯特(Loretta Mester)在採訪中告訴彭博電視台,政策制定者需要密切關注美國企業如何應對關稅。梅斯特說,在她自己的地區,公司正在研究影響。

「但到目前為止,他們沒有做出強烈反應」,她說,「他們沒有取消計劃的投資。」

與歐盟和北美其它國家的貿易談判有進展

周六(8月25日),德國駐美國大使哈伯表示,在7月特朗普和歐盟委員會主席容克的峰會之後,本周歐美雙方第一次組建工作小組,其中美國代表催促「趕快有個結果」,但沒有給出時間表。

美墨之間的《北美自由貿易協定》(NAFTA)談判已進行了五周。墨西哥經濟部長瓜加多(Ildefonso Guajardo)一直在華盛頓特區與美國貿易談判代表萊蒂澤進行談判。

特朗普周六發推文說,與墨西哥的大貿易協議很快就會發生。

如果美墨取得談判重大進展,接下來就是美國與加拿大的談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