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月1日限期前夕,中美官員在美國華盛頓首府的貿易談判在周末進入「加時」階段,雙方努力在3月1日最後期限前達成協議,防止貿易戰進一步升級。目前談判在五個方面獲得進展,美國總統特朗普形容為「非常富有成效」。不過在關鍵的執行機制未有達成共識,結構性問題分歧仍大。中美談判的最後衝刺戰況,繼續受全球矚目。

中美兩國經貿官員在剛過去的星期六磋商超過七小時,星期日早上繼續展開磋商,以圖趕及在3月1日關稅生效限期前達成協議,避免貿易摩擦升級。路透社引述消息指,中方代表團已預定在當地時間周一啟程返回北京。

美國總統特朗普當地時間周日(24日)上午發推文說:「昨天(23日)與中國的貿易談判非常富有成效,今天會繼續!」

今次是繼去年12月1日後,世界兩大經濟體之間的第八輪談判。綜合雙方反應和多方信息,雙方報告談判獲得進展,縮小部份分歧。

上周五,美國總統特朗普在白宮接見中共副總理、習近平特使劉鶴時表示,中美「很有可能」達成協議,如果談判進展良好,他可以延長3月1日的關稅截止日期,並很快與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會面。

存巨大障礙 「開香檳還太早」

如果延長期限,意味著美國暫緩將2,000億美元中國商品的關稅從10%上調至25%。不過特朗普也重申,一切看談判結果而定。

同時,美國貿易代表萊特希澤(Robert Lighthizer)強調了在結構問題上的障礙,「我們在一些非常重要的結構問題和一些購買方面取得了進展,我們仍然需要面對一些非常非常大的障礙。」

商務部長羅斯(Wilbur Ross)則說:「還有許多分歧之處,現在開香檳慶祝還太早。」

特朗普表示,白宮貿易顧問納瓦羅(Peter Navarro)是一名喜歡關稅的人。納瓦羅回答說:「關稅很簡單,而且可以強制執行。」

談判的五方面進展與暗湧

歷時數天的談判後,美中雙方在減少美中貿易逆差、增購美國大豆,以及人民幣匯率操縱等五方面,獲得一定進展,且未來談判結果放棄「諒解備忘錄」,改用貿易協議呈現,美中在知識產權和市場准入方面也縮小了一些分歧。不過這些「成果」背後仍存在暗湧。

第一項進展是縮窄貿易逆差。CNBC引述消息人士透露,中方同意購買1萬2千億美元的美國商品。其後美國農業部長珀杜(Sonny Perdue)在Twitter上證實,中方承諾再購買1,000萬噸美國大豆。農業部統計數據顯示,1,000萬噸大豆相當於2017年美國出口中國大豆數量的近三分之一。

路透社的消息人士則指,美方縮小了與中國近4,000億美元的貿易逆差。

專家:達協議也不意味停戰

第二項進展是雙方談判達成的交易將稱為「貿易協議」(trade agreement)。特朗普周五表示不願意只簽「諒解備忘錄」,因為這種形式是短期的,期待達成真正的貿易協議。貿易代表萊特希澤(Robert Lighthizer)表示,「不再使用『諒解備忘錄』一詞」,改稱「貿易協議」,但是「文件不會改變」。

中國人民大學國際關係學院教授時殷弘向中央社分析,中方的談判戰略是側重增加美國產品的進口,以此淡化美方關於要求結構性改革的極大壓力,同時對這極大壓力採取「能讓一點就讓一點、能抵制一點就抵制一點」的拖延戰術。

他對中美短期內達成不升級關稅表示「審慎樂觀」,但對未來半年、一年的中美摩擦持「審慎悲觀」的態度。「就算達成基本協議,3個月後再來一輪(施壓與談判),也是有可能的。」

貨幣協議還缺一關鍵要素

第三項進展是匯率操縱問題。美國財政部長姆欽(Steven Mnuchin)上周五形容,雙方已就貨幣問題達成「有史以來最強有力」的交易,但沒有透露具體細節。美國官員長期以來一直認為,中共借貶值人民幣獲取貿易優勢,部份抵消了美國的關稅。

不過,彭博引述兩名知情人士指,中美尚未就如何落實執行匯率協議達成共識。中美正在討論的執行機制包括,北京一旦違反協議時,美國對中國商品加徵關稅。

撤控華為「非目前討論議題」

第四項進展是美方有可能把電訊設備巨頭華為和中興的問題納入貿易協議。在會見劉鶴之前,特朗普告訴記者,有這種可能性,「也可能不納入其中」。不過特朗普重申,如果存在安全問題,美國仍不排除使用行政手段封殺華為5G。

同時,對於會否撤銷對華為的起訴,特朗普稱「目前這不是我們在討論的事情」。美國司法部今年1月對華為和其副董事長孟晚舟提出23項刑事指控。是否將孟引渡到美國接受審判,將在3月1日前定案。

結構改革執行機制無共識

第五項進展則關乎關鍵的結構性改革。路透社引述了解會談情況的業內人士表示,美中雙方已縮小在知識產權、市場准入方面的分歧。

不過,這名業內人士也表示,美中在中共對國有企業待遇和補貼、中共強制技術轉讓,以及網絡盜竊問題上仍存在較大差異。中方此前曾承諾取消國企補貼,但《華爾街日報》引述消息人士指,到目前為止,中方還沒有提供有關取消補貼的清單。

中美雙方也沒有就執法機制達成協議。美國希望有一個強有力的機制來確保中方改革承諾得到貫徹,而中共則堅持所謂的「公平客觀」過程。

在上周五的白宮會面上,有記者問是否強制技術轉讓會納入貿易協定。萊特希澤回答說:「答案是肯定的。這是結構性問題之一。它必須正確完成。」

美國商會執行副總裁兼國際事務負責人布里恩特(Myron Brilliant)2月22日強調:「重要的是獲得全面的可持續協議。」「我們希望重新開展業務,但不會按照以前的方式開展。」他還強調,任何協議都要解決美國對中共商業行為的核心擔憂,並確保協議執法的可持續性。美國商會代表300萬家公司。

分析認為,「結構性改革」是美方最大的關注點,中共必須改變。但這觸及到中共權貴階層的利益,更觸及到中共的統治。總體來說,雙方談判有進展,但由於兩國體制的差異,估計後面的難度會越來越大。中共結構性問題和監督執行機制可能會成為雙方的膠著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