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月18日,2018年APEC領袖峰會在沒有發表領袖宣言的情況下落幕,這是峰會有史以來以來第一次「無宣言閉幕」。

中、美之間的強烈對抗,導致了此次峰會的「無宣言」。習近平在峰會期間批美國的「美國優先」政策,稱這是保護主義行動;美國副總統彭斯隨後則抨擊中共對外大舉貸款令其它國家陷入債務陷阱,並警告會繼續對中國加徵關稅。

美國副總統彭斯在亞太經合組織峰會上,對中共再次表示強硬姿態。此前,彭斯在接受《華盛頓郵報》採訪時說,如果中共不做出具體的重大讓步,美國準備在經濟、外交和政治上加強對該政權施壓。彭斯還首次使用了「冷戰」這個詞,使人聯想到前蘇聯在與美國陷入冷戰後最終崩潰的結局,警告震懾中共意味濃厚。

對於彭斯的言論,主流媒體和外界評論,更多把其視作美國與中共進行貿易談判的策略,分析評論,大多停留在中、美經濟和貿易爭端層面。

其實,彭斯的對中共的公開言論,包括此前在哈德遜研究所的演講,都是代表特朗普政府對中共也是對世界發出的戰略宣言。其戰略意義,已經遠遠超出貿易層面。

特朗普就任美國總統之後,在外交上,對中共的戰略已經與此前完全轉向。在經濟、外交、軍事和意識形態等全方位,遏制中共的大戰略正在全面展開。而中、美貿易戰,只是特朗普政府全面遏制中共,在經濟層面的表現。

中、美貿易戰的實質,是中共代表的共產主義意識形態和其中共邪惡政權,與美國為代表的普世價值和自由憲政法治,在21世紀,展開的終極對決。

上個世紀九十年初,隨著蘇聯解體,維持了幾十年的冷戰結束。以美國為代表的西方世界誤以為世界最大的危機已經結束。但是,時間發展到今天,全世界驀然回首才發現,中共政權正在從政治、經濟、軍事、文化等全方位面滲透侵蝕自由世界,中共才是世界最大的威脅。

以此觀之,上個世紀蘇聯這個共產主義龐然大物的突然解體,或許是中共這個世界上最後一個最大的共產主義政權解體的綵排和預演。

如果存在著一隻歷史之手的話,那麼安排終結世界上最後一個最大共產政權的推手,就是美國。

自從美國誕生之後,隨著上個世紀第一次世界大戰之後,美國超越英國成為世界最強大國家。美國擔負起了維持世界秩序和塑造世界格局的職責。

自第一次世界大戰以降,一個不可否認的現象和事實是,在所有美國參與的重大戰爭和事件中,凡是以美國為敵的國家和對象,最後都以失敗告終。

第一次世界大戰中,德意志帝國、鄂圖曼帝國和鄂圖曼帝國組成的同盟國,對陣法國、英國等組成的協約國,在1917年4月美國參戰之前,協約國節節敗退,面臨失敗,正是美國的參戰扭轉戰局了戰局。德國最終以軍事勝利而戰事失敗而告終,被迫吞下《凡爾賽條約》的苦果,埋下了二戰的種子。

第二次世界大戰,德國、意大利和日本組成軸心國,對陣英、法、蘇等組成的同盟國,也正是美國在1941年12月正式參戰,扭轉了二次大戰的戰局,最終軸心國失敗,美國的參戰,重新塑造了二戰之後的世界格局和制定了國際秩序,一直持續發展到今天。

二戰之後,蘇聯以美國為敵,經過幾十年的冷戰,美國最終通過「星球大戰計劃」和對蘇聯的全面遏制,造成蘇聯經濟面臨崩潰,蘇聯政權解體。

如今,中共政權在政治、經濟、外交、軍事等全方位以美國為敵,與美國呈對抗狀態;特朗普政府也開始對中共採取全方位遏制措施,新冷戰格局開啟。

歷史常有驚人的相似,中共政權,如今正在重蹈蘇聯解體的覆轍。一場中共解體的大戲,正在上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