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於美國開始對500億美元中國商品徵收關稅,以及另外2,000億美元中國商品徵收關稅在準備中,製造商們開始改變他們的供應鏈。

位於中國的外企在向低成本的東南亞加速遷移,甚至流向美國。

「由於最近的關稅戰,公司們對在中國生產不再感興趣。」初創公司Sourcify首席執行官勒斯涅克(Nathan Resnick)告訴福布斯。該公司總部位於聖地牙哥。

勒斯涅克說:「我們現在在印度、孟加拉、越南、菲律賓和墨西哥都有生產線。在中國之外,勞工成本實際上更加便宜,所以像製衣這樣有很多剪剪縫縫活兒的產品,大多數公司都已經搬出中國了。」

「我多年來往返中國。那裏(生產成本)變得更加貴。隨著關稅來臨,為甚麼不到其它地方生產呢?這些公司表示,對關稅的恐慌降低了它們在中國生產的興趣。」

Sourcify是一家小公司。而嘉里物流是一家香港上市公司。《南華早報》報道說,嘉里將部份生產線從中國大陸轉移到其它亞洲國家,以躲避關稅。

「早在三月份,我們的客戶已經將他們的部份生產線從中國轉移到他們已經有工廠的其它亞洲國家。」嘉里集團總裁馬榮楷告訴香港媒體,「這是全球生產基地的重新分配。」

在過去幾年,中國一直在向自動化組裝線轉變,將低成本製造業推到越南等地方。中國現在是世界上最大的製造業組裝線機械人生產國。隨著中國提升價值鏈,像製衣這些舊行業在離開中國。

現在隨著關稅降臨,公司們加速了遷移的步伐。

IHS Markit亞太經濟學家比斯瓦斯(Rajiv Biswas)表示,對華2,000億美元關稅清單顯示,華盛頓在瞄準關鍵的中國製造業出口領域,包括電子產品、紡織品、金屬產品和汽車配件。

「大約一半的中國出口到美國的商品將面臨重大的美國懲罰性關稅。」比斯瓦斯在一份研究報告中說,「跟其它新興市場(比如越南、南韓、泰國、孟加拉、墨西哥和巴西)的製造業出口商相比,中國的出口領域將因此遭遇重大衝擊。」

在最近接受採訪的時候,特朗普前顧問班農說,白宮的民族主義政策最終尋求重塑全球供應鏈,以便更有利於美國製造業。

中國寧波供應鏈創新學院院長劉少軒告訴《華爾街日報》,美國關稅的長期影響之一可能是,加速某些製造業從新興市場回流美國或其它發達國家的趨勢。

中國製造業公司已經面臨勞動力成本上升的壓力。美國關稅將推動成本進一步上升。「此次關稅將肯定令事情發生改變。」劉少軒說。

貿易戰對中共統治構成威脅。共產黨將其合法性建立在經濟成功的基礎上。一些著名學者和政府官員開始質疑中國放緩的、依賴貿易的經濟是否能夠抵禦來自特朗普的持續攻擊。中國股市已經因為貿易戰而大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