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維,人稱「詩佛」,在他的詩中常常看不到作者個人的形象,只是如畫般描繪出自然的本來面目。

由於長年修佛,王維的詩總表現出一種「無我之境」,沒有過多的情感,只是靜觀萬物紛陳而已。〈竹里館〉一詩卻打破了這個常例,詩中不但出現了主角清楚的自我,而且還是一個極度孤獨的形象。

獨坐幽篁裏,彈琴復長嘯。

深林人不知,明月來相照。

我一個人坐在竹林中,彈著琴,又長聲呼嘯。

在這幽深的竹林裏呀,沒有人知道我的存在,

只有那皎潔的月光,前來將我照耀。

章翠英〈幽篁琴聲〉( 大紀元)
章翠英〈幽篁琴聲〉( 大紀元)

詩中人在竹林中獨自彈著琴,長聲清嘯著,沒有朋友,沒有知音,唯明月相伴而已,卻似乎一點也不寂寞,早就習以為常。全詩造語自然平易,在清淡的文字中將詩人的心志表露無遺。 

竹乃君子的象徵,明月是高潔的代表;琴者,禁也,是君子必修之器,用以去慾清心;嘯,是高而長聲的歌吟,尤多見於亂世中的名士。這些簡單的景物與動作,寫出了一位清虛守節的高士,因為不隨波逐流,只得離群索居,悠然自適。

「明月」,這一個擬人的知音,道出了王維那不染塵污的內心;他的孤獨,是因為高出了世俗,他的思維已不是常人所能夠理解。唯有在孤獨中,繼續其返回真我、不斷提高與洗淨的歸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