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裏有山巒疊翠,花樹如仙,甘泉清冽、鳥語低迴……

春天,滿山的花樹盛放,桃林燦爛,美至忘俗;紅瘁的花瓣浮於水面,一大片隨潺潺的山溪清澈流遠……恍惚間,他似回到了仙鄉來處。

碧山,相傳是真武大帝居止清修的所在。真武本是淨樂國王的太子,捨棄富貴,虔心真修,跨越東海來到中原。見碧山(白兆山)秀麗,於是隱居於此修道,後來再遷至武當,於四十二歲時白日飛昇。

這裏處處是仙家遺蹟,天地留下的至理。

李白起了停佇之念。

他讀書,訪勝,寫下一首首的詩篇,時日悠然地渡過,不覺就過了十年。

他娶了嫻雅的妻子,結識了一生中最欽慕的好友——孟浩然。在這段美好的時光中,李白寫下了《山中問答》一詩:

問余何意棲碧山,笑而不答心自閑。

桃花流水窅然去,別有天地非人間。

你問我為甚麼居留在碧山?

我笑著不回答,心裏自樂悠閑。

看那桃花隨著流水悠然深遠地流去呀,

這裏是另一個天地,不同於人們所在的世界。

全詩模擬一個問答:一個年紀輕輕,才華洋溢的男人,怎能心如止水,久居於山林之中,過著漫長而無味的半隱居生活呢?

詩中甚麼也沒有說,卻甚麼都回答了。

詩人的「笑而不答」,其實已將最真的心意道盡;那桃花流水,心中的閒適,看去最沒有價值的事物,卻是人世間最缺乏的事物呀。

「窅然」,是深遠的意思;如同流水如此的悠遠,詩人的微笑也深遠。「自閑」,只有捨盡了一切,才能如此明澈清閑。

碧山之中,無名無利,無有繁華。

晉太元中,一位武陵的漁夫無心闖進了桃林深處,發現一個與世隔絕的美麗所在。這兒風景如畫,人們祥和善良,只可惜他捨不下原來的居地,暫別離去。漁夫辭別時,桃源中人僅囑託了一句:「不足為外人道也。」

這些先秦隱士不想讓人們找到自己,謙和地說,「這裏沒有甚麼值得告訴外人的東西呀!」

漁夫返回熱鬧繁華的家園,再回頭,卻怎麼也尋訪不得了。

李白自幼學道,一直在尋訪著回歸的途徑。現在桃林就在眼前。

「桃花流水窅然去」;李白看著桃林之美,流水悠悠,已過盡了無數年頭;而這些燦爛一時的花朵,最終都被流水洗盡帶走……

「不足」,或許不只是桃源中人的謙詞吧,而是對於世間人們而言,桃源深處之美,根本就是說也無用,說了也不會明白的。

甚麼才是生命中最珍貴的事物呢?詩人笑了笑:「別有天地非人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