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體檢查沒有問題,卻有頭痛、胸痛等各種疼痛,加上睡不好、凡事老往壞的方向想,這極可能是抑鬱症合併疼痛,不少病人白白吃了一堆止痛藥,直到正確診斷吃對藥,才同時解決抑鬱症和不明疼痛。

台灣長庚醫院精神部主治醫生洪錦益在「正視抑鬱症伴隨的身體疼痛」新聞發佈會表示,針對102位抑鬱症病人的調查發現,其中九成苦於失眠,七成二失去體力,同時四成八到九成七有各種疼痛,而以頭痛最常見,其次是背痛、胸痛、關節痛和胃痛等。

令洪錦益印象深刻的是位中年男性病人,他是位事業成功又家庭美滿的成功人士,半年前開始覺得身體疲累、肌肉酸痛,同時有頭痛、胸悶、心悸等種種不適,全身健檢找不出原因,直到求診精神科服藥,治療抑鬱症2個月後,終於回復正常生活。

台北榮民總醫院精神部主任蘇東平說,在榮總王署君醫生的頭痛門診中,也發現約莫四、五成的慢性頭痛患者合併有抑鬱症,患者棄止痛藥,改服抗抑鬱劑,疼痛即緩解;有趣的是,初次求診精神科的病人多半是來治失眠,在醫生問診後,才吐露自身的疼痛困擾。

是疼痛造成抑鬱?抑或是抑鬱造成肉體疼痛?兩位精神科醫生解釋,在大腦的神經通路中,血清素和正腎上腺素等神經傳導物質的濃度不足,不但造成抑鬱症,也使腦部傳出疼痛訊息,造成不同部位的疼痛。

一旦確定疼痛不是器官病變而是抑鬱症引起,病人可以「千憂解」、「速悅」、「樂活憂」等選擇性血清素正腎上腺素回收抑制劑,減少這兩種神經傳導物質的代謝分解;兩位醫生說,患者最少先以兩周時間試藥,整個療程以6至8周為宜,千萬不要因為無法立刻解決,中途又到處逛醫院換醫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