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將北韓視為美國國家安全的最大威脅18個月後,特朗普總統越來越多地將注意力轉向了中共,並逐漸開始採取更具對抗性的應對方式。有專家評論稱,這表明美國國家安全政策正在發生轉變。在與北韓緩和後特朗普瞄準新的敵人:中共。

《華盛頓郵報》在報道中說,從一場不斷升級的貿易戰到一個反擊中共海上擴張的新的防務預算,特朗普政府已經瞄準了這個東亞的勢力,並開始進行意志的較量。

自去年以來,特朗普針對中共的言辭變得更加尖銳。在一開始,他曾試圖與「好朋友」習近平主席建立友好關係。而在上周,特朗普已將中共軍隊作為在五角大樓建立一支新的「太空部隊」的理由,並在周六的一條推文中,將中共歸入試圖影響美國選舉的外國勢力。

總統在推特中寫道:「所有那些如此關注並只關注俄羅斯的傻瓜,也應該開始朝另一個方向看看——中共。」但他並未深談關於中共陰謀的細節。

有分析人士認為,敵意的上升表明,特朗普及其顧問已經將這個共產主義勢力視為一個邪惡的力量、直接的競爭對手和敵手,並認為針對它們不斷擴大的影響力必須通過更有效的對策來應對。在某種程度上,這種觀點在華盛頓外交政策分析人士中間已經得到了更廣泛的認同,因為中共領導人鞏固了權力,並且推行了積極的經濟增長和勢力擴張的議程。

但有分析人士表示,即使已經很明確,特朗普政府與前幾屆政府的做法大相逕庭,但它可能尚未明確制定與中共對抗的具體策略。前美國總統巴拉克‧奧巴馬(Barack Obama)曾尋求與中共政府就《巴黎氣候協定》(Paris Climate Accord)和《伊朗核協議》(Iran Nuclear Deal)等重大全球性舉措進行合作,以此作為約束它的一種方式,並鼓勵它在國際體系中採取更負責任的行動。而特朗普已經帶領美國從這兩個條約中退了出來。

華盛頓戰略與國際問題研究中心(Center for Strategic and International Studies)中國問題分析師格拉澤(Bonnie Glaser)表示:「我看不到美國政府正試圖與中共就一些問題上展開合作的跡象」;「甚至在我們之間的利益趨同的地方,合作出新東西的努力已經被放棄了。我認為,本屆政府已經得出定論,中共是一個競爭對手,所有真正的努力都集中在我們該如何建立更有效的與中共競爭的戰略上了。」

星期四,特朗普在白宮舉行的內閣會議上再次展示了他對中共的關注。在對記者開放的長達一小時的討論中,總統指責中共減輕了對北韓的經濟壓力,並將成癮阿片類藥物輸入美國。

曾有經濟分析人士批評特朗普在春季對鋼鐵和鋁徵收關稅,因為這引發了與中共的貿易戰。在會議上,總統證明了自己有權徵收關稅,並稱北京已經是貿易戰的失敗者。他還請他的首席經濟顧問拉里‧庫德洛(Larry Kudlow)介紹中國經濟的最新情況。

庫德洛在回答中表示:中共經濟正在下滑,「我只想說,現在中共的經濟狀況看起來很糟糕。」

特朗普在整個競選過程中都對中共採取了強硬的態度,但他在上任後似乎有些猶豫,希望給中共機會,並邀請習近平在2017年春天到佛羅里達的「Mar-a-Lago」度假勝地。當時,國際社會正在對北韓施加壓力的過程中,特朗普總統在開始曾試圖尋求北京方面在該問題上的幫助。

但隨後,特朗普對中共政府的態度發生了變化,是因為他一直在試圖迫使平壤履行金正恩(Kim Jong Un)在新加坡舉行的核峰會上所作的承諾,但卻遭到中共在背後阻礙,使得該問題的進展緩慢。鑒於特朗普與金正恩的關係似乎已經開始緩和,有分析人士認為,特朗普已經認清了中共。

自今年春天以來,世界上最大的兩個經濟體都相互對價值340億美元的進口商品加徵關稅,本周還將有160億美元的關稅生效。在六月,特朗普政府宣佈,計劃向受到中方對大豆、粟米、小麥和其它農產品徵收報復性關稅的農民提供120億美元的救助。

面對美方的堅決態度,中共商務部剛剛宣佈,一個中共代表團計劃於本周訪問華盛頓,進行低層次的貿易談判。

對於中共為何派出低層官員進行談判的原因,有評論認為,這是因為中共仍未認識清楚特朗普已經看清中共的現實。它仍寄希望於美國中期選舉會導致特朗普改變主意,或中國國內經濟調整出現曙光使其不必退讓等等飄渺的可能性,所以還希望再挺一段時間,看情況不行了再低頭。

曾在奧巴馬政府擔任亞洲最高政策官員的亞洲協會(Asia Society)分析師丹尼爾‧拉塞爾(Daniel Russel)表示:「特朗普政府正用一把電鋸進行外科手術,威懾對手並要求對方無條件投降。」

上個月晚些時候,國務卿麥克‧蓬佩奧(Mike Pompeo)宣佈了對能源、基礎設施和數字商業進行初始投資1.13億美元,以作為「印度-太平洋」戰略的經濟基石。

華盛頓外交政策團體將其解讀為,這是特朗普政府所提供的,相對於奧巴馬政府的TPP協定的另一種願景嘗試。特朗普已帶領美國從潛在的《跨太平洋戰略經濟夥伴關係協定》(TPP)中撤出,那是一項由奧巴馬政府制定的被宣傳為可能針對中共的12國貿易協定。

有質疑的聲音稱,該初始投資數額與中共正向亞洲各地分發數百億美元的由政府支持的基礎設施貸款的「一帶一路」龐大經濟項目相比,相形見絀。

對於此類疑問,美國國家安全委員會(National Security Council)亞洲事務高級主管馬特‧波廷格(Matt Pottinger)在美國商會強調,初始金額只是美國私營部門投資的起點,而私營部門的投資是中共無法匹敵的。

波廷格在談到中共時說:「我們知道,人們對美、中關係的調整感到焦慮,也許是其中特別憂慮的一個」。「這種調整期已經過去。這是不可避免的。現在重要的是,美國和我們的夥伴們將面臨的21世紀的對抗,這是我們所有人都將面對的。如果我們能團結在一起,我們就將能夠取得勝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