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月24日,特朗普在聯合國大會演講,對北京「火力全開」。特朗普在發言中,進一步闡明了,美國糾正與中國不平衡貿易的決心不可動搖,並全面展示美國實力,高調向北京攤牌。

在演講中,特朗普發出了明確的信息:不僅要贏得貿易戰,還要驅除共產主義,更要維護天賦人權。

從2016年美國總統選舉開始,特朗普首先展示了「美國優先」政策,不少人還以為,美國只能顧自己了。中共也被「蒙了」,私下暗笑,美國在全球的領導力在持續下降,自顧不暇,竟以「商人」看扁特朗普。

這一次聯大發言,特朗普高調宣佈,美國將領導世界走出混亂,建立新的秩序。特朗普也直接點名,目前世界亂局的始作俑者,就是中共,治理亂局,先從治理中共開始。

特朗普的發言中,關於對中國貿易的部份,直接向中共高調攤牌;如果貫穿整個發言,以及在聯合國大會的特殊場合,特朗普無異於向中共下了戰書。特朗普的高調發言,其它國家聽了,可能還只是有些驚訝,對中共而言,卻如坐針氈,十分恐慌,甚至不敢直接回應。「十一」來臨,中共再次陷入前所未有的內外恐慌。

特朗普首先展示軍事實力

每逢大型場合演講,或較大規模回答記者問題時,特朗普總是首先提及美國的軍事實力。在美國國內,可能有人說,是為了展示政績,兩年多來,特朗普的國防預算大增,他稱重建了軍隊,也是他總統競選時的承諾之一。

那麼在聯合國大會,特朗普在向誰展示軍力呢?

肯定不是北約的歐洲盟國,也不是近鄰的加拿大、墨西哥,也不是大洋洲的澳洲、紐西蘭,也不是亞洲的日本、南韓、印度和東南亞等這些印太戰略盟友,還不是中東的阿拉伯國家和以色列,更不是非洲、拉丁美洲的中小國家。剩下的還有哪幾個?

剩下的只可能是:中共、俄羅斯、伊朗、北韓,以及各類恐怖組織。

前蘇聯輸掉冷戰、解體後,俄羅斯雖然承繼了大部份軍事力量,但因經濟實力有限,又受西方國家經濟制裁,軍力發展緩慢,比如,俄羅斯放棄了發展航母的策略。俄羅斯原有的核武器、導彈、空軍的戰略轟炸機和少量新一代戰機、核潛艇等,雖然還有威脅,但已沒有足夠實力,也不太敢與美國針鋒相對的全面對抗,而只能如普京所說,「坐山觀虎鬥」。伊朗、北韓等實力有限,與美國開戰,也只能是口頭打嘴仗而已。

中共,目前幾乎是世界上唯一躍躍欲試,準備與美國進行全面軍事對抗的。

中共高調軍隊改制、發展航母艦隊、研發新戰機、大量部署導彈,全部是以美國為假想敵,並把突破美軍第一島鏈防禦,作為近期的戰略目標。中共的「一帶一路」佈局,也凸顯遠期戰略目標,以期儘早在全球投放軍力。中共剛剛用金錢外交,撬走台灣的兩個邦交國,地處太平洋中心,意圖打破美國第三島鏈防禦佈局。

特朗普的聯大講話,全世界終於完全明白了,特朗普一直不斷展示絕對的軍力實力,是一直在展示給中共的。特朗普不是真要打仗,恰恰相反,是以絕對的實力威懾,阻止中共要打仗的野心,是為了和平。特朗普在實施前總統列根的威懾戰略,也符合「孫子兵法」,不戰而屈人之兵。

特朗普其次展示經濟實力

特朗普每次發言,展示完軍力,也馬上就展示經濟實力。這次聯大發言,也不例外,如他所說,美國經濟在全世界一枝獨秀,展現出不凡的活力,消費持續增長,失業率歷史最低,工資收入增加,還沒有通貨膨脹,美國股市從今年初至今,大幅增長20%以上。

特朗普一直希望美聯儲加速減息,應對全世界的減息潮、貨幣貶值和貨幣寬鬆,但美聯儲卻不緊不慢,認為所有的數據都很好,沒有衰退的跡象。在去年緊鑼密鼓的連串加息後,美聯儲今年卻擠牙膏式地減息,僅應對可能的全球經濟風險,顯示出對美國經濟的強大信心。

2017年,特朗普一到任,馬上實施大幅減稅政策,讓利給企業,同時取消大量政府限制經濟的法令,還開放了美國石油、天然氣的生產,對外完成多個關鍵貿易談判,既吸引本土企業回流,也引導外國企業大量投資美國。兩年多時間,美國經濟就令全世界羨慕不已,正如特朗普自己所說,比起選舉時的承諾,他已經做到了更多。

特朗普要展示政績給美國民眾,可以理解。在聯大開會,只是要出風頭嗎?是要給經濟不穩定的歐洲國家難堪嗎?當然都不是,特朗普同樣是展示給中共看的,貿易戰已經打響,美國經濟實力佔有絕對優勢,貿易戰以來,美國也有一些損失,但實際對美國經濟影響不大,美國不可能在貿易戰中讓步,而且還有實力繼續加碼。

特朗普還揭露中共經濟敗像、「遊戲」WTO規則和應對貿易戰失策展示完美國軍事實力和經濟實力,特朗普立刻揭開中共治下的經濟敗像,大量供應鏈正在遷出中國。這一次,特朗普鮮有地拿出6萬家企業的數據,稱美國已經失去了6萬家企業,全因為中共「遊戲」WTO規則,世界「第二大經濟體」仍然堅稱「發展中國家」,設置市場准入的重重障礙,強制技術轉讓、盜竊知識產權,反以大量補貼方式,向美國大肆傾銷,導致巨額的貿易不平衡。

這一次,特朗普準確使用了「遊戲」(game)這個詞,描述中共如何「遊戲」對待WTO的規則,也是很少見的,特別是在聯合國大會上。

6萬家企業,這個數據,恐怕也是特朗普貿易戰的一個指標,再打下去,很可能有逾萬家企業離開中國,中國經濟會是甚麼樣?所以特朗普也很肯定地說,是中共更需要協議,不然就會失去眾多企業,造成大量失業,還要繼續支付數百億美元的關稅。

如果協議還簽不成,特朗普也明確暗示,關稅可能再度提高。幾周前,特朗普的民間經濟顧問白瑞邦,接受《南華早報》採訪時,表示特朗普可能把關稅提高到50%至100%,那樣,關稅總額將是千億美元記。

特朗普也說不希望如此,其實是在告訴中國的老百姓和全世界,中共拖延簽協議,遭致巨大經濟損失,很不明智,只是為了中共的特權和統治需要,完全無視老百姓的福祉,對特朗普這個民選總統來說,似乎是不可理解的。

特朗普堅定驅除共產主義並建立國際新秩序

聯合國大會,正值中共要命的「十一」前夕,看似巧合,實屬天意。中共內部爭鬥,目前還沒有平息的跡象,香港「反送中」可能延燒大陸,中共首腦無暇參加聯合國大會,放棄了與美國和世界各國溝通的良好時機。此時,中共很希望和美國暫時達成默契,以再次購買美國農產品,換取美國的關稅延期,不要在「十一」添堵。

但特朗普卻沒有絲毫的妥協,恰恰利用聯合國大會,在中共精心籌備「十一」之際,直接向共產主義宣戰,把共產主義和恐怖主義、納粹相提並論,指出共產主義是目前世界亂局的根源。

特朗普的貿易戰,直接上升到了意識形態的高度。特朗普之前還主持了聯合國的人權主題大會,明確提出保護宗教信仰自由和抵制各種宗教迫害。本次發言,特朗普更直截了當,對香港「反送中」表態,支持民主自由,反對強制鎮壓手段,直接要求中共履行「一國兩制」承諾。

特朗普描繪的國際新秩序,清晰地指出了驅除共產主義獨裁,引領全世界走向民主、自由、法制和普世價值的路線圖。

有過軍校經歷的特朗普,一定研習了美國著名將軍麥克‧阿瑟的著作,這位傳奇的將軍曾在國會發表演說《老兵不死》(Old Soldiers Never Die)。其中有這樣一段話,「有些人卻提出各種各樣的理由要姑息紅色中共,他們對歷史上清晰的教訓視而不見,因為歷史分毫無誤地告訴我們:姑息只能導致下一場更血腥的戰爭,妥協帶來的只是虛假的和平,歷史上沒有任何一個先例,顯示姑息和妥協會有好結局。就像面對敲詐與勒索一樣,一味地姑息只能為新的,一次比一次更大的勒索打下基礎,直到它被真正制止為止。」

特朗普正在實踐著麥克‧阿瑟將軍的至理名言,也許正如特朗普自己半開玩笑所說,「他是神選擇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