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總統特朗普在第二個國情咨文演講中,提到委內瑞拉社會主義的失敗,並表示與委內瑞拉人民站在一起,支持他們對崇高自由的追求,支持瓜伊多為該國臨時總統,譴責馬杜羅的社會主義政權,並誓言美國永遠不會成為社會主義國家。

委內瑞拉的石油儲量列世界前茅,其它礦產資源也儲量驚人,而這樣一個富得流油的國家,這些年竟然變得窮困潦倒,這一切都發生在信仰共產主義的查韋斯掌權之後。特朗普在聯合國大會上也直接點名委內瑞拉,因為嘗試了社會主義或共產主義,使這個原本最富有的國家之一,淪為國家破產境地,使人民陷入赤貧之中。

共產主義陣線在經過東歐巨變,蘇聯解體後,中共也開始摸著石頭瞎闖,在共產主義大潮處於衰退時期,委內瑞拉竟然趕上了末班車,很難說背後沒有某些共產主義勢力的滲透和操控,委內瑞拉赤化後,踏著六四血跡的江澤民,就開始頻繁訪問查韋斯政權,他們不僅是政治盟友,江澤民在軍事上也給予支持,特別在經濟上給予大力援助,使查韋斯政權脫離與美國的合作,加強與中共眉來眼去。江澤民還特別在查韋斯面前現醜一曲「我的太陽」,令現場政要哭笑不得。

中共的經濟擴張和表面的虛華,以及不斷給委內瑞拉撒錢注入興奮劑,使查韋斯朝社會主義轉型加快了步伐,大量私有企業被收歸國有,失業率不斷增長,生活水平普遍下降。當局就給食不果腹的人民送來所謂精神糧食,2007年建立132個社會主義培訓中心,查韋斯下令該國所有企業職工每周至少上4小時馬克思主義理論課,並將該規定延伸到軍隊和學校。

委內瑞拉人民多次走上街頭遊行抗議這樣的社會政體,都遭到鎮壓,最近委內瑞拉人民又一次匯聚成反抗洪流,瓜伊多當場宣誓就任該國臨時總統,產生一個國家二個總統,民主與專制形成對峙,支持專制政權的國家,除了中共等少數國家外,越來越多的國家支持瓜伊多,也就是說不支持馬杜羅政權的社會主義,顯示出世界主流國家對社會主義形成了圍堵之勢。

從查韋斯上台算起,委內瑞拉社會主義從興起到走到今天的沒落境地,僅僅只有二十年,委內瑞拉正在演繹一場拋棄社會主義的大戲。用二十年時間,再次給世界證實了一個事實,就是共產主義推行的所謂社會主義是絕對行不通的死路,它沒有給人民帶來幸福,留下的只有邪惡、腐敗以及民眾的苦難和貧窮。這是1989年東歐共產主義已經寫下的歷史和答案,時隔三十年後的2019年,委內瑞拉或重蹈覆轍,是否再次印證「逢9有變」的麼咒。

許多暴政國家都與中共政體類似,對內與民眾為敵,對外與美國等民主國家為敵,結果都遭到敗亡。東歐的許多共產主義國家反美親共,結果被顏色革命了,中東的獨裁者卡扎菲把中共當成了朋友,中共也稱卡扎菲是老朋友,結果卡扎菲死得非常難看,今天又一個反美親共的委內瑞拉當局,又遇上了革命,估計都能猜到最終的結果。

面對許多國家的顏色革命,為何中國就遲遲不能爆發顏色革命?東方人是否沒有西方人那種膽識,甘願被共產主義奴役。其實不是,中國人民更加勇敢,六四學生的場面絕對不亞於這些國家的顏色革命,系列顏色革命都發生在「六四」以後,「六四」的學生運動影響和激勵了這些國家的人民,而勇敢的走上街頭和廣場,成功的把共產黨拉下台。

不過,這些國家的顏色革命沒有出現大面積的流血,也許,這些暴政國家或者軍隊對中共的血腥殘暴記憶猶新,都不願再現這樣的血腥場面,大部份是以和平過度的方式,結束了暴政體制和共產主義政權,今天委內瑞拉的馬杜羅,如果處理得好也會實現和平過度,給自己留下一條生路,否則就很難說了。

中國能否像這些國家一樣走到顏色革命這一天?其實,真正的大戲劇場還在中國,中共將如何扮演這個反面角色,一直是世人關注的焦點,從中共的政治經濟來看,所謂改革開放似乎已經走到盡頭,這個時候最需要的就是進行結構性的政治改革,才能進一步深化經濟的結構性調整,經濟才不會出問題,但是中共並不按自己的承諾按部就班,而且與原來的改革初衷背道而馳,越走越遠,迫在眉睫的貿易戰,也沒有使中共清醒,仍然沒有意識到自身的社會主義體制是一切問題的根源,面對具有崇高價值觀的美國,多買大豆解決不了問題,對美國的系列高科技產品想買還不賣給你呢,而且中共當局對路線問題似乎已經定了調:「不該改的堅決不改!」

在這樣的基調下,中共僅靠輸送買賣利益,貿易戰很難停止,中國經濟也不會有好結果,也很難再次有習特會,靠欺騙和拖延已經行不通了,何況特朗普在國情咨文的演講中明確抨擊社會主義,與中共的社會主義思想形成了對立,除非中共真正有了對社會主義結構性的大動作,否則特朗普不會再給中共這個臉面。

一定要死抱社會主義過獨木橋的中共,必將迎來的,那就是顏色革命!因為中國人民再也不願回到文革和大飢荒的日子,更不願吃草,人民唯一的出路就是揭竿而起!中共也許預感到自己的末日越來越近,2016年共青團官方推出了「警惕顏色革命」的宣傳影片,今年中共最高層突然又觸及到「顏色革命」這個敏感詞,或許「革命」早已在中國暗流湧動、悄然逼近。

從諸多顏色革命來看,北京當局也不必為此過度驚慌,顏色革命並沒有中共想像的那麼可怕,只要把權利交給中國人民,實現平穩過度,就不會出現大量流血,不要把善良人民的革命,也想像成當年「打土豪分田地」那幫共匪的殘暴革命。當然,一旦革命到來,也得看中共如何扮演這個丑角,如果非要像卡扎菲那樣頑抗,非要再次掀起一場六四那樣的恐怖,中共的結局一定非常難看!

三十年過去了,中國人民並沒有被六四的坦克機槍嚇倒,反對共產主義暴政的群體越來越多,遭受深重迫害的法輪功群體,敢於直面邪惡的共產主義掀起退黨大潮,使越來越多的中國人民認清了中共的邪惡本質;群體上訪民眾在不斷的打壓下並沒有停息;被中共詐騙的大量經濟難民絕不甘願做中共宰割的羔羊,迫害與反迫害的勢態越演越烈。其實,中國的變局已經拉開了序幕。

外來的邪靈共產主義佔領中華民族的神州大地後,中國人民從此處於水深火熱之中,人們從小就接受共產主義教化,其程度超乎想像,許多人被邪靈利用而助紂為虐,共同危害人類社會道德和價值觀,企圖把世界拖向毀滅。世界發生的一切似乎都在圍繞中國這個大戲台,無論天降「亡共石」,還是東歐、蘇共的解體以及北韓局勢和委內瑞拉的變天等等,是否都在向中國人民預示著甚麼?向中共體制內的人們訴說著甚麼?上演一百多年的共產主義歷史大戲,已經一幕又一幕的收場,下一個收場的是否就輪到中共?還沒有從邪惡隊伍中走出來的人們,趕緊選擇出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