繼7月6日美國開始對340億美元的中國商品加收25%的關稅後,160億美元的商品清單還在路上,特朗普7月10日又宣佈對2,000億美元商品加徵10%關稅,而8月1日再將稅率提升到25%。有分析認為,特朗普一連串的出擊讓中共內部出現混亂。

前北大教授、中國學者夏業良表示,特朗普使用連環拳、組合拳,就是根本不給中共喘息的機會,因為特朗普覺得,過去被中共耍了很長時間,每一次都是美國吃虧。

貿易戰有整體戰略考量特朗普作為不亞於列根

夏業良說:「特朗普打的這一輪貿易戰,很多人以為他就是個商人,就是在商言商,我不這麼看,我認為特朗普是那種實幹派,他在很多程度上做的不亞於列根。當年的列根以全面制約來壓制蘇聯稱霸世界的野心。」

夏業良對本報記者說:「特朗普表面上看起來是在打貿易戰,實際上他沒有整體的戰略考慮嗎?就是兩種制度、兩種體系的這種抗衡。我相信作為總統他是有這方面考慮的。」

美國馬里蘭信息與戰略研究所所長李恆青則認為,特朗普連續出招是不給中共「拖」的機會,他的施壓目的是讓中共變革。「美國並非不讓中國發展高科技,而是不希望中共通過偷美國技術,來實現它『騰飛』的目的。」

他說:「你是個賊,我不能鼓勵賊,你要靠你的真才實學。美國是一個民主國家,它有基本的道德水準,不像中共沒有道德底線。」

無法與美抗衡 中共內亂

8月3日,中共財政部發佈新聞稿宣佈,將對美國推出規模600億美元的報復性關稅,但實施日期「將視美方行動而定」。

夏業良說:「它根本沒有實力來對抗。如果有的話早就不是目前這個狀態了。」

他認為中共靠人民幣貶值不可能抵抗特朗普連續的打擊。「人民幣能貶到甚麼程度?貶到40%,國內就承受不了了:嚴重的通貨膨脹、資本外逃、外匯流失,各企業的競爭力衰弱,民營企業已經遭受重創,那中國還有甚麼希望嗎?」

他說:「現在這個貿易戰實際上是打不下去的,無論是打貿易戰、金融戰、匯率戰都是一些噱頭,整體實力來講它無法跟美國抗衡。」

另外,夏業良表示,在特朗普強大的攻勢下,中共高層似乎出現不同意見,因為官媒發出不同聲音,一會兒軟、一會兒硬。「《環球時報》現在服軟了,說可以談判,跟《人民日報》的調子不太一樣,黨媒、官媒發出的聲音不統一,這說明它內部的混亂。貿易戰造成了中共很多方面的不一致,我想這會加劇其內部的矛盾和衝突。」

中共在國際上被孤立

李恆青認為特朗普的單邊貿易協定若奏效,將改變世界貿易格局。「美國現在是在引領整個西方世界,對中共政權進行全面的地緣政治的包圍。」

他說:「目前已經能看到了,歐盟已經跟美國達成了諒解,肯定會制訂美歐自由貿易協定。南韓已經和美國簽署自貿協議,安倍很快就會到美國,現在日本想跟美國達成自由貿易協定,澳洲現在也在謀求跟美國單邊的貿易協定,這所謂的單邊協定,最後會形成一個新的多邊協定。」

他表示,現在站在中共這條線上的盟友只有北韓、古巴、伊朗這幾個國家,這幾個國家都是極權國家,宗教極權、政治極權、家族極權,老百姓生活困苦。這些國家聯合在一起能有甚麼作為?沒有!

敗壞至失控 中共很焦慮

夏業良也認為,特朗普的關稅政策讓中共非常焦慮。「習近平回到中國就開政治局會議,強調『六個穩定』,這說明中共已經深刻地感受到危機。」

他說:「既然要穩定,它必然對外服軟,因為不服軟只會被越打越狠,它如果在外遭受痛擊,在國內又沒有多少東西能夠支撐的話,它這個政權還能穩定下去嗎?肯定不能穩定。所以中共內心很焦慮。」

他分析認為,沒有中國,美國最多損失低價的生活用品,但可以轉從其它勞動力較廉價的國家進口。可是如果沒有美國,中共能支撐多久?中國真的能夠再回到那個封閉的時代嗎?夏業良認為是不可能的,「如果不改變的話,只有死路一條。」

李恆青也表示,從中共最近的瘋狂行為,可以看出它很焦躁。「山東的孫文廣教授正在接受美國之音採訪時,他們公然把門砸開,衝進家裏把人抓走。想想它多恐慌啊!」

他說:「在外媒面前連遮羞布都摘掉了,我覺得就是窮兇極惡了,它已經露出了敗壞的跡象,已經到了沒辦法控制自己的狀態,所以才會表現得如此暴躁。」

人民幣貶值令百姓恐慌

另外,李恆青認為人民幣的貶值已經造成百姓的恐慌,「三個月貶值了8%,老百姓都已經很恐慌了,現在但凡有一點機會,他們都要換美元,然後通過親戚朋友把美元拿到國外來,存到國外的銀行。」

他說:「最近公安部和中國銀行、國家外匯管理局、海關聯合抓地下錢莊。為甚麼呢?因為現在外匯底線保不住了,大家都想盡辦法,挖地道也要把錢給轉走,所以中共不敢進行外匯的自由兌換,因為與美元一脫鉤,人民幣一夜之間就會變成廢紙,那時候這個政權就到了該完結的時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