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中美貿易衝突繼續牽動環球市場。美國總統特朗普星期日預言中國將拆掉其貿易壁壘、中美關稅問題能夠解決,緩和姿態帶動亞股昨日普遍上揚。但昨日傳出中共正考慮讓人民幣貶值來應對貿易戰,就令清明節假前已連日走跌的人民幣,再現跳水式急挫。有專家指,人民幣貶值觸發的資金外流和金融動盪對華損害更大,亦突顯中共在中美貿易衝突上已無牌可出。

外媒彭博社昨日援引知情人士報道稱,在中國考慮的貿易爭端應對措施中,包括人民幣貶值這一選項。

知情人士稱,考慮的貶值方式可能是循序漸進,以降低對金融市場的衝擊。一些高級官員正評估人民幣貶值對出口、相關公司行業和經濟的影響,並分析不同的貶值幅度產生的影響。評估還包括,若中美達成協議對出口造成限制,是否需要使用人民幣貶值來降低對國內經濟的衝擊。

拖累人幣跌穿6.31 現四連跌

不過,是否貶值及貶值多少,將由最高領導層決定,同時取決於中美貿易爭端問題的進展。中共人民銀行昨日對此未予置評。

受消息拖累,人民幣滙價昨日中午後跳水,跌穿6.31兌一美元水平,一度逼近6.32。截至下午四時半,中國外匯交易中心數據顯示,在岸人民幣收盤報6.3107元,較清明節小長假前最後一個交易日常規交易時段收盤價6.2999元跌108點,跌幅0.17%,現四連跌。

離岸人民幣亦跌破6.32,最低6.3230元,創3月23日以來新低。官方昨日開出的中間價連跌三日,報6.3114,較上周三(4日)報6.2926,下調188點子或0.3%。

貿易戰雲擾動人民幣匯率

在假期前的4月6日,離岸人民幣兌美元一口氣跌穿6.29、6.3、6.31、6.32四個關口,低見6.3218。有分析師認為,中美貿易摩擦持續升級,市場不確定性有所上升,短期將繼續擾動匯率市場。

特朗普競選總統期間,經常批評中共故意壓低人民幣匯率,然而在他入主白宮後,人民幣兌美元匯率已從2017年初的低點大幅升值約9%。美國4月3日公佈了擬對500億美元中國進口商品加徵至少25%關稅的清單,隔天中共宣佈反制措施後,特朗普4月5日稱考慮將徵稅範圍進一步擴大1,000億美元。

中共考慮將人民幣貶值作貿易戰「武器」的消息,再令外界對中美衝突的憂慮升溫。不過,專家認為此舉對中共得不償失,亦勢將加劇其金融動盪。

貶值加劇資金外流   金融動盪「中共更傷」

彭博指,雖然弱人民幣可幫助習近平在面對美國廣泛關稅時支撐中國的出口工業,但人民幣貶值會帶來大量風險。一方面會鼓勵特朗普兌現他要把中國列為「貨幣操縱國」的威脅,令中國公司更難解決如山的離岸債務,同時也打擊中共最近試圖把匯率制度推向市場化的努力。

「將人民幣貶值對它(中共)有沒有好處?這大概是不智的。」大和資本市場亞洲(除日本外)首席經濟學家賴志文對彭博說。「如果它將貶值用作武器,對中國的損害更大於美國。貨幣的穩定過去幫助創造一個宏觀的穩定局面,一旦失去,則會破壞市場穩定,情況會重回2015年般的局面。」

專家:中共已無牌可出

中文大學經濟學系副教授兼劉佐德全球經濟及金融研究所常務所長莊太量,將人民幣貶值作為打貿易戰的手段,「是很壞的做法」,因為人民幣貶值將加劇資金外流,消耗外匯儲備也是中共當局最擔憂的地方,「上一次(2015年8月11日)人民幣貶值2%,已帶來很壞的後果。」

過去幾年,中共當局一直利用各種方式穩定人民幣匯率,阻撓資金外流,但為何今次要動用人民幣貶值的牌?莊太量認為,這是因為中共已無牌可出。「中美貿易赤字這麼大,特朗普要600億加1,000億美元,我們除了加一點稅外,無子彈對付。」他希望中方不要純粹為貿易戰而將人民幣貶值,否則引發市場因害怕而拋售人民幣,「外匯儲備3萬億會更加小,資金進一步外流,整個金融體系都會因此震盪。」

貿易戰開打後,香港作為中美貿易的重要轉口港,也勢必受到影響。莊太量提醒投資人,股市或會激烈動盪,建議減少投資而轉為持現金等保守策略。

大行亦預料中共不會主動令人民幣貶值。瑞銀證券昨日發佈研究報告稱,不認為中國會用人民幣匯率作為應對中美貿易摩擦的武器,因此仍維持今年底人民幣對美元匯價預測為6.2不變。

中共人民銀行參事盛松成接受人行旗下財經報章《金融時報》訪問時表示,中國不應引導匯率貶值或升值,因通過貶值促進出口的做法得不償失,又強調認為中美不能從「貿易戰」打到「金融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