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的許多策略以及行為方式不同於史上任何一位美國總統,這給美中建交以來「如魚得水」的中共製造了前所未有的難題。中共的全球擴張野心終於踢到鐵板了。

菲律賓德拉薩大學助理教授海大林(Richard Javad Heydarian)在《國家利益》撰文說,特朗普在全球政治上實施「刺蝟」策略,對於中共尤其明顯,從而產生了正面的影響。特朗普的不可預測性讓中共高層無所適從。實際上,中共領導人已經公開哀嘆對白宮政策「感到困惑」。這反映出他們日益增加的脆弱感和絕望感。

海大林認為,雖然預測性在長期策略中很重要,但是某些程度的不可預測性,如果運用恰當,可能帶來重大戰術優勢。比如,美國前總統尼克遜就使用「瘋人理論」,在跟東南亞、中共和蘇聯的博弈中,加強了華盛頓的地位,重新洗牌地緣政治格局。

隨著特朗普在博弈中展示出不可預測性,中共領導人被迫重新思考他們的策略。眾所周知,美國前一屆政府對每步行動都思索再三,常常顯得舉棋不定,中共因此得以準確猜到華盛頓的部署。

比如,在南海問題上,中共從2013年開始大規模填海造島。他們準確的預測到,謹慎的奧巴馬政府不會冒險升級軍事行動。

但是在特朗普政府下,華盛頓顯示出在海上對抗中共的日益增強的決心。白宮授權五角大樓在南海進行更激進的、頻繁的自由航行行動。在《國家安全戰略》報告中,華盛頓公開將北京定性為「修正主義大國」。華盛頓也考慮在該地區舉行軍事演習,以顯示對抗中共的決心。同時,華盛頓也擴大對印太地區的軍事援助和戰略基礎設施投資。

特朗普政府展示出來的是決心和不可預測性兩者的結合。這兩個特點是往屆美國政府所缺乏的。現在,華盛頓在使用列根時代的「以實力求和平」策略對付中共軍事擴張,因此處於更好的地位。

特朗普政府不僅對中共加強軍事反制措施,而且升級了跟中共的貿易戰。而且貿易戰的規模,在一年前沒有幾個人曾預料到。

迄今,華盛頓對2500億美元中國商品徵收懲罰性關稅,並且限制中國在美國投資,以及限制美企向中國的技術出口。一些專家相信,特朗普政府在尋求讓中共退出全球供應鏈系統,迫使西方公司將工廠搬遷到更友好的亞洲國家,比如越南。

特朗普的貌似不可預測性,以及不懼對決的強悍性格,極大地改變了中共的風險計算,迫使北京不斷重新「審時度勢」。

比如,中共試圖通過「中國製造2025計劃」稱霸全球製造業。在特朗普政府採取措施限制中共對美國投資,打擊中共強迫技術轉讓,以及打擊中共竊取技術等之後,特別是在切斷對中興的晶片供應之後,中共已經不再高調提及這個計劃。

中共也試圖通過「千人計劃」吸引海外人才回國,從而變相竊取美國技術。但是在FBI抓捕多個「千人計劃」成員之後,中共也不再高調提及該計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