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經濟新聞》報道,老撾、馬來西亞、柬埔寨、越南、印尼、泰國六個東南亞國家的外債水位,已高於開發中國家平均水準,中共推動「一帶一路」倡議引發的債務疑慮正在上升。

《日本經濟新聞》報道,中共推動「一帶一路」倡議引發的債務疑慮正在上升。圖為示意照。(MANAN VATSYAYANA/AFP/Getty Images)
《日本經濟新聞》報道,中共推動「一帶一路」倡議引發的債務疑慮正在上升。圖為示意照。(MANAN VATSYAYANA/AFP/Getty Images)

獨立研究機構FT CONFIDENTIAL RESEARCH(FTCR)梳理世界銀行(World Bank)的數據後發現,在東南亞國家中,老撾所負擔的外債比率,高達國民所得毛額(GNI)的93.1%,遠超過開發中國家平均水位26%;其次是馬來西亞的69.6%,以及柬埔寨的54.4%,越南、印尼和泰國的外債佔比也超過平均值。

報道提到,老撾因參與「一帶一路」計劃,背負了數百萬美元的債務,包括連結中國大陸昆明與老撾首都永珍的鐵路建設,規模高達58億美元,消耗的資源相當於該國國內生產毛額(GDP)的40%,且因老撾三分之二的債務以外幣計價,該國貨幣基普的貶值成為該國債務的最大風險。儘管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已對此提出警告,但老撾政府並未正視。

至於馬來西亞,新上任的總理馬哈蒂爾已下令重談前總理納吉所批准的四個「一帶一路」相關基礎建設,包括連結馬國最大港口巴生港(Port Klang)的鐵路建設案。

中共的「一帶一路」計劃,通過向周邊弱小國家提供「戰略貸款」,並利用這些貧窮國家的債務違約,趁機藉此獲得該地區戰略資源。(視像擷圖)
中共的「一帶一路」計劃,通過向周邊弱小國家提供「戰略貸款」,並利用這些貧窮國家的債務違約,趁機藉此獲得該地區戰略資源。(視像擷圖)

文章指出,東南亞國家開始注意到南亞所發生的事情,意即斯里蘭卡政府向北京借款開發赫班托達港,但開發失敗還不出貸款,進而交出港口的大片土地,租約長達99年。

FTCR的研究顯示,過去五年,這六個負債最高的東南亞國家不斷累積外國貸款,特別是柬埔寨、老撾和越南。柬埔寨的外債增長達142%,是該地區債務增長最快的國家。根據IMF的數據,中國是柬埔寨最大的債權國,2016年佔其外債約70%,同時也是老撾最大的債權國。

外債佔出口比率是世界銀行評估一個國家償債能力的指標,報道指出,老撾、馬來西亞和印尼所面臨的風險,比柬埔寨更高。2016年老撾的外債佔出口比率是327.9%,印尼是184.2%,遠高於中低收入國家的平均值107%。

馬來西亞的外債佔出口比率雖然是94.5%,但該國新任財政部長林冠英最近披露,馬來西亞債務總額比前政府統計的數據高出近60%,因此前述的外債佔出口比率可能有變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