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的「一帶一路」政策不斷受到挫折,馬來西亞、印度、尼泊爾、菲律賓等南亞和東南亞多國開始對抗中共企圖領導的「地區新秩序」。

日本《產經新聞》分析,馬來西亞總理馬哈蒂爾通過取消中資項目來反對「新殖民主義」,隨著時間的推移,可能被視為東南亞各國反抗中共的轉折點。

抗衡中共 印度與尼泊爾擬建跨境鐵路

8月31日,印度與尼泊爾簽署計劃建設跨境鐵路備忘錄,之後兩國將就印度邊境城鎮拉克邵爾鎮(Raxaul)連接到加德滿都的跨境鐵路路線進行調查,確認路線後,兩國將展開跨境鐵路興建程序。

中共與尼泊爾今年6月簽署了從西藏到加德滿都的鐵路合作協議。印度此舉被認為是抗衡中共的佈局。

根據印度和尼泊爾媒體的報道,印度積極抗衡中共的「一帶一路」勢力擴張,印度政府通過「鄰國優先」、「東進」(Act East)等政策,加強對鄰國的基礎建設援助。印度還對「一帶一路」倡議的「中巴經濟走廊」相當不滿,指責中共此舉侵犯印度主權,違反在克什米爾議題上保持中立的承諾。

印度總理莫迪6月份在上海合作組織會議中,再度拒絕支持「一帶一路」倡議,成為該會上唯一反對的國家,引發外界關注。莫迪說,上合組織地區和鄰國的連通性是印度的優先項目,印度歡迎包容、永續、透明、尊重國家主權和領土完整的新連通項目。

馬來西亞連出重拳 打擊「新殖民主義」

馬來西亞新總理馬哈蒂爾認為中共跟馬來西亞的交易「不公平」,對中資項目連發重拳。在跟中共總理李克強舉行的記者招待會上,93歲的馬哈蒂爾呼籲公平貿易,並提倡反對「新殖民主義」。

在結束五天訪華之旅前的北京記者招待會上,馬哈蒂爾公開表示,取消總計220億美元的三個中方資助的項目,這將是對中共「一帶一路」的嚴重打擊。

8月27日馬哈蒂爾表示,該國中資支持的「碧桂園森林城市」房地產項目的公寓不允許出售給外國公民,政府也不會向外國人發放可以居住簽證。森林城的三分之二的購房者來自中國。

去年馬哈蒂爾曾提到,任何在馬來西亞居住12年的人都有投票權,他對此表示擔心。外媒分析,馬哈蒂爾擔心馬來西亞會在中共的經濟壓力下喪失民族主權。

對於被當地馬來西亞人戲稱為「中國長城」的、用圍牆封閉起來的關丹產業園區,把中資企業封閉起來,還阻擋馬來西亞人進入,馬哈蒂爾下令說工業園區不是外國領土,應該拆除。

8月30日的一份聲明中,亞洲最大的廉價航空公司、馬來西亞的「亞洲航空」(AirAsia)表示,放棄在中國建立低成本航空公司的合資計劃。

蜜月結束?杜特爾特不斷抨擊中共

8月中旬,菲律賓總統杜特爾特不止一次抨擊中共,敦促北京在有爭議的南海問題上「重新掂量」並「緩和行為」。杜特爾特公開說,中方無權將自己建造的人工島嶼的上空稱為「自己的領空」,並要其收斂行為。

這是2016年杜特爾特遠離盟友美國、投入中共懷抱後,向北京發出的最強烈的言論。因杜特爾特上台後一直對北京示軟,這一罕見表態被指不同尋常。

雖然杜特爾特多次吹捧中共的財政援助,但中共承諾的240億美元投資大部份還是空頭支票,尚未實現。這引發了菲律賓人的憤怒,責怪總統既喪失國家主權,又在經濟利益上一無所獲。

民意調查顯示,杜特爾特的個人聲望在下滑,菲律賓人民擔心他對中共的示弱會導致國家主權的喪失。

「一帶一路」沿途各國紛紛抵抗

去年11月,在短短幾周之內,巴基斯坦、尼泊爾和緬甸相繼證實取消中資公司的重大水電項目。總價值達200億美元的三個項目的泡湯是對中共野心勃勃的一帶一路計劃的重創。

巴基斯坦要求取消140億美元的迪阿莫‧巴沙大壩,該國的理由是,中共的融資條件太苛刻:尼泊爾決定停止由葛洲壩集團負責的25億美元的布達甘達基水電站,理由是違規、缺乏競爭招標過程;此外緬甸在三年前叫停了36億美元的大壩項目,上個月證實它不再對這個水電項目感興趣。

外媒分析,雖然三個國家決定取消中資項目的背後原因各不相同,但是一個共同的因素是,這些貧窮國家越來越意識到,請中共修建龐大的基礎設施項目將損害本國利益,令當地付出極高代價。

中共曾向斯里蘭卡大筆投資,投資的形式是對該國公路、港口和會議中心的建設提供貸款。如今,斯里蘭卡要花費大約80%的政府收入來支付這「史無前例」的債務。此外該國的汗班托塔港現在被以99年租期租給了中國招商局港口控股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