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項最新研究發現,中共當局自2013年開始的「一帶一路」對沿線國家的投資項目中,約有14%因對方無力償還債務或國家安全憂慮等原因而被毀約或急叫停。另有分析人士認為,中美今年3月以來的貿易關係變化是導致一帶一路項目放緩的原因之一。國內及國外困局也是阻擋該項目向前推進的因素。

總部位於美國華盛頓的諮詢公司RWR Advisory Group一項最新研究顯示,中共當局的一帶一路在66個國家投資了1,674個基礎設施項目,其中234個遇到麻煩,包括當地公眾反對相關項目、針對勞工政策的抗議、施工延期以及對國家安全的擔憂而叫停項目等,其中大部份問題源於管理不善。

項目高昂抵押遇社會反彈

台灣大學國家發展研究所法學博士曾建元認為,中共投資項目遇阻的原因是,一帶一路沿線接受中共貸款的國家,經濟主權的淪落使政治上的自主權受到影響,引發社會反彈。

他說:「因為中共提供的大量援助其實並不是無償的,接受國被要求用戰略物資,或具有戰略地位的港口及交通要道的管理作為代價來抵付,這讓他們民間產生一種民族主義的情緒,使這些國家開始對跟中國進行進一步經濟合作產生憂慮。」

曾建元還表示,合作項目不透明、不受監督也是受阻的原因,「像之前在緬甸,最近在越南、馬來西亞等國家出現的反彈,令各國民眾感到會否有買辦政治的情況,即本國的政客利用手上的政治權力出賣本國利益來維持國內的統治。」

2017年,巴基斯坦、尼泊爾及緬甸相繼取消中資企業計劃的三大水電項目,價值近200億美元,衝擊一帶一路計劃。

擴新經濟圈 掠戰略要地

「一帶一路也讓美國等國家感到質疑和疑慮,是否要把美國排除在歐亞大陸,以及中國所規劃的新經濟圈之外?」曾建元說:「把一帶一路(國家)劃進未來中國的國際政治經濟勢力範圍之內,然後(中共)以太平洋為界跟美國分庭抗禮。我相信這個阻力會越來越大。」

美國南卡羅萊納大學艾肯商學院教授謝田表示,中共投資遇阻跟中共最早的動機和目的有關,「為了轉移過剩產能、把人民幣推向國際、把自己的建設大軍及建築材料推向國際等,(以此)轉移它的經濟社會危機。這些項目的根本目的也是有邪惡政治企圖的,把共產主義的影響擴大到中東等國家,在美國的圍堵政策中能夠殺出一個缺口;還有就是利用戰略性投資,為中共獲取資源或者戰略要地。」

馬來西亞前總理納吉布被控貪污於本月初被捕,當局在對國家投資基金「一馬發展基金」(1MDB)的腐敗調查中,發現約230億美元是中資項目,包括本月被叫停的、價值140億美元的東海岸鐵路(連接吉隆坡及東海岸經濟特區),而該鐵路線已經破土動工,85%的資金來自中國國有的中國進出口銀行。馬來西亞新總理馬哈迪5月就任後,宣佈取消籌建中的新加坡至吉隆坡高鐵項目,與中共重新談判東海岸鐵路。

「如果這些成了爛尾工程,中國前期的投資都會泡湯,對中國經濟雖不會馬上產生甚麼影響,但想藉此轉嫁通脹、轉嫁失業、轉嫁過剩產能的企業會受到打擊,也會加劇中國國內產能過剩和失業的危機,並且爛尾工程還可能造成中共國有銀行的壞賬增加。」謝田說。

華盛頓智庫「戰略與國際研究中心」的研究表明,大陸在34個亞歐國家出資建設的交通基礎設施項目中,89%的承建商是大陸企業。

轉嫁經濟危機恐泡湯

曾建元認為,由於實際參與合作項目的主要是大陸國有大公司,都被認為在國內生產力過剩,轉到國外尋找新的市場。如果一帶一路推進出現樽頸,這些公司的營運馬上會受到衝擊,「在未來,(它們)因為合作的終止沒有回收的機會;而且即使要恢復工期的項目,延宕期間(產生的)大量利息也只能由中共來負擔。所以,對中國整個經濟會造成非常大的負擔。」

「這一切都涉及中國的經濟問題及經濟的成長,因為這些重要的國營企業和國家銀行都捲入其中,就會影響波及到無數跟這些有關的員工、他們的家屬以及銀行的投資大眾,任何經濟的波動都會給他們的生活造成震盪,這就會對中共的統治造成衝擊。」

曾建元表示,由於一帶一路基本上都是中共與這些國家單獨的雙邊經濟合作關係,很難藉助國際組織來進行仲裁,包括對貿易爭端、違反企業的行為的仲裁,所以,這種合作模式在國際上無法保障,「經濟上的風險以及政治的風險都變成最後由中國自己來承擔,這是非常巨大的問題,這個事情會像滾雪球越滾越大,一發不可收拾。」

中美貿易戰增經濟風險

據美國商務部統計,美中貿易逆差去年達到約3,754億美元。為減少貿易逆差,6月15日,美國公佈徵收500億美元大陸商品的關稅,18日,美國公佈擬對從大陸進口的約2,000億美元商品加徵10%的關稅。

「中美貿易戰實際上切斷了中國的外匯儲備的增長,沒有外匯儲備的增長,中共也沒有錢去搞這些(一帶一路)另外的投資,所以這個本來就是假大空的項目不得不很快就會被叫停了。」謝田說。

「美中貿易戰,不一定是美國很明確的經濟制裁,但只要造成人們投資或經濟行為的預期心理,它的效果就達到了,這個預期心理就是看壞中共。」曾建元說。

另外,曾建元認為,美國還在不斷指控中共違反公平自由貿易,一帶一路周邊國家會看到美國畢竟還是世界經濟的龍頭老大,會去評估跟中共進一步擴大和持續合作在政治和經濟上的風險。

據悉,大陸媒體已經接獲來自中央的指示,降低「一帶一路」的宣傳力度。外界看到,中美貿易衝突加劇之際,《厲害了,我的國》宣傳片被剎車,北京在淡化「中國製造2025」宣傳之外,同樣減少「一帶一路」宣傳力度,今年來相關一帶一路投資亦不增反減。官方數據顯示,在2018年的前五個月,大陸公司簽署了價值362億美元的合同,比去年同期下降近6%。

中共目前正處於同美國貿易戰的硝煙中,經濟出現放緩跡象,國內居高不下的債務規模急需解決。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去年8月警告說,大陸過度依賴信貸的經濟策略引發巨額債務,已達到危險水平,可能會引發下一次金融危機風暴。而一帶一路所帶來的巨額國際借貸肯定無助於解決債務危機的問題。

另有評論認為,中美貿易戰對中國經濟的衝擊,會令中共承受不起任意大手筆揮霍資金。鈍角網政治評論者馬雲根說,中美貿易戰將加快一帶一路對大陸實力的消耗,也令本已風險激增的一帶一路雪上加霜。

一帶一路政策一方面讓許多國家對中共欠下了幾乎不可能償還的債務,另一方面,增加了中共借貸風險。「商業內幕」早前引述澳洲洛伊國際政策研究所亞洲力量和政策項目主管Herve Lemahieu的分析說,如果那些貸款的小國因償還不起債務而拖延還貸,這將會使大陸經濟風險升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