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債息突破向上,地緣政治火頭重重,石油市場震盪上揚,新興市場危機四起。上周,全球風險資產價格在諸多新聞的簇擁下艱難前行,美國十年期國債利率突破3%的數字大關後,沽空盤湧出,利率迅速推向3.12%。

債市的敗退,令股市震盪,但是並未摧毀股票投資者的信心,美股輾轉上升。倒是高收益債市繼續潰敗,新興市場貨幣慘遭屠戮,今年新興市場在各大資產種類中表現最差。

美國撕毀伊核協議,委內瑞拉經濟崩盤,布倫特石油價格一度突破每桶80美元大關。美元、美債令黃金受壓,地緣政治衝擊也未能對金價提供多少支援,黃金市場疲軟。

中美貿易糾紛出現舒緩跡象,朝鮮威脅退出特金峰會,以色列對巴勒斯坦抗議者血腥鎮壓、義大利兩大極端政黨即將上台執政,但是這些平時十分重要的地緣政治事件對風險市場的影響尚算很大。

上周美債遭到拋售,十年期國債利率再次突破3%大關,並勢如破竹般穿過3.1%。目前債市基金對年底十年期利率預測的中位數達到3.6%,較今年初的3.2%有明顯改變,債券進入熊市幾乎是基金經理一致的共識。

接下來的市場尋寶遊戲是,債息需要升到什麼點位元才會對股市構成重大打擊,對經濟造成嚴重傷害。新債王岡拉茲認為,市場閾值在3.25%。筆者沒有債王的水晶球,不過傾向於認為3.25-3.5%可能觸發大的風險資產價格調整。

風險資產調整,可能循兩個管道,1)市場資金成本飆升,套利交易清盤,觸發資產價格的連鎖反應;2)實體經濟融資成本大漲,導致投資衰退,經濟周期逆轉。前者已經發生,不過經歷了之前兩次震盪後,債市套利盤已經作出整固,市場杠杆亦有所調降,觸發大規模調整的閾值應該有所上移。

後者尚未發生,而且目前的資金成本比起美國經濟的正常成本還是低出一大截,所以筆者認為目前烈度的加息對實體經濟影響有限。

美國加息對新興市場的衝擊卻是立竿見影的。加息導致美元走強,觸發資金流向美元區,新興市場失血,匯率暴貶。JPMorgan新興市場貨幣指數,一夜間已經被打回到特朗普當選之前的水準了,危機從阿根廷、土耳其向印尼、波蘭、南非蔓延。

前幾年受到中國投資者追捧的中國房企高息美元債券也受到衝擊。這次新興市場危機的主要禍端來自美元,有投資者樂觀地宣稱美元見頂,筆者不敢苟同。

美元強勢的背後,是投資者對美國加息周期的重新認識,這個過程仍未完成,去杠杆去風險過程也未完成,更重要的是歐中日英四大經濟體均現增長的下行風險,這使得美國經濟的強勢和美國的貨幣環境正常化更顯突出。

本周焦點:美債石油走勢、聯儲會議紀要。聯儲五月會議紀要應該沒有太多新鮮事情,不過對驚弓之鳥的債市交易員來說還是重要的。可能對市場構成衝擊的經濟資料不多。

本周記闡述作者對經濟、政策與市場的理解、認識,為個人觀點,並非投資建議或勸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