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周,特爺和金三兩人進了天堂,兩家明星手機公司的股價卻下了地獄。美朝就朝鮮無核化談判取得了進展,東亞地緣政治有所舒緩。

然而,全球手機行業卻遭遇重創,台灣某晶片廠預告手機晶片訂單大降,觸發市場對全球最大手機生產商股票的拋售;同時美國宣佈對一家中國手機開發商制裁,令其無法使用andriod系統,該公司董事長承認制裁令公司立即進入「休克狀態」。兩個消息令手機行業面臨產業鏈危機,全球股市在科技股帶動下調整。

債市的消息也挺糟糕,市場擔心通脹持續升溫,美國政府又超量發債,美債拋售持續了三天,十年期國債利率上周五升上2.94%,創下2014年以來的新高。

市場一直盛傳沙特希望將石油價格推上每桶80美元,令阿美上市能夠賣出好價錢,布倫特石油一度升到75美元,然而特朗普在推特上寥寥數語,把油價打回原形,布倫特原油最後收報74美元。美元轉強,黃金走弱。

美國長債利率近來升幅一直小過短債,此時十年期國債出現拋售並不太令人吃驚。拋售的短期觸發點是美國政府上周二破紀錄的債券拍賣發行數量,以及英國央行放緩了購債步伐,接下來聯儲幾位官員均強調穩步加息的重要性,市場已經將今年加息次數的中軸值由三次調向四次。

美國的通貨膨脹和工資增長均已進入黃燈區,美國聯儲的確有需要作出相應的政策調整,誠如筆者這幾個月所說,公開市場委員會今年每季度加息一次的可能性很大,明年的利率動向則取決於經濟資料和增長周期。

債王岡德拉茲認為,一旦十年債利率突破3%,美股會出現一場大的調整。以今年政策利率再推升75點計,十年債突破3%只是時間問題,岡德拉茲預測3.25%。筆者認為長債利率的閾值大約在3-3.2%之間,一旦突破,整個資本市場需要重新評估價值,因為十年期美債是風險資產的定價錨。

這是今年資產市場的又一個潛在波動風險。事實上,美國長債利率即使升到3.25%,比起危機前的正常水準還是低出一大截,對實體經濟的打擊估計有限。但是對於長期依賴於「零成本」的投機資金,這卻是資金成本的巨大變化,加上波動性的戲劇性上升,他們的評估模型勢必調整參數,由此帶來市場去杠杆。

上周智能手機出現了兩次突發新聞,帶動相關產業連環暴跌,再次提醒市場產業鏈現象。台灣晶片廠家在季度預告中提及來自智能手機的晶片訂單大幅下滑,令市場擔心智能手機需求放緩,全球範圍內通訊軟硬件公司股價一齊暴跌。

美國商業部禁止美國企業在未來七年向某中國通訊公司出售任何電子技術或通訊元件,並劍指另外三家中資大型企業,也導致中國電子產業相關企業的股價出現重大調整。

一部智能手機,需要十幾個國家、上百家企業提供電子元件和軟件程式才能出廠,這是一條複雜、綿長的產業鏈,你中有我、榮損與共,產業鏈上任何一環出現重大差錯,受打擊的是產業鏈上所有廠家以及消費者。這個在上周的股價中已經明顯反應出來了,在未來貿易戰中也將變得越來越明顯,不僅在廠家層面如此,在國家層面也一樣。

本周焦點:1)中國政府如何應對美國對中國科企的制裁,2)歐洲央行會議,3)美國第一季度GDP資料。預計ECB在政策上和預測上不會有變,記者會上的言辭也基本不變,如果屬實,則市場可能會認為歐洲貨幣當局偏鷹派。美國GDP環比折年率預計為1.8%,比連續幾個季度3%左右的快速增長有所回落。法國、西班牙的增長資料應該也不錯。

本周記闡述作者對經濟、政策與市場的理解、認識,為個人觀點,並非投資建議或勸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