棄債入股的資金大挪位在上周繼續著,股市紛創新高,債市走出了近年新低。中國經濟增長速度出現七年來第一次回升,印證了世界第二大經濟體的基本面因素有所改善。

除此之外,資料或央行政策未見大的消息,風險資產價格主要是受到年初資金重新配置的影響,只是美中歐日四家央行分別明示或暗示貨幣政策調整加快,新舊債王鼓吹25年的債牛結束,資金調倉很急。

美國十年期國債利率上周再升7點,德國十年期再升5點。同時美國股市無視政府關門的消息,S&P500和NASDAQ指數齊創下新紀錄,全球其它股市也多數走強。

美元未能守住近期的上漲,再次走弱。石油市場在期貨價格突破70美元後出現獲利回吐;黃金在周三創下近期新高後稍有回調。受到韓國加強監管消息的打擊,加密貨幣全線潰敗。

國債市場今年來遭受央行退出QE、經濟資料靚麗和通脹出現回升苗頭的三重打擊,債券受到拋售,其場面頗為慘烈。過去市場判斷一面倒,加上杠杆與沽空,這次調整力度頗大。好在公司債和商業票據市場的價格變化沒有那麼劇烈,對整體經濟的衝擊暫時看來不大,但是不排除有投資銀行或基金出現大額交易虧損。

前債王格羅斯認為,十年期國債利率超過2.6%就可能觸發系統性風險,筆者則更傾向於相信風險閾值可能在3-3.2%左右。進入那個區間,資金的風險意識會遭到挑戰,企業融資變得困難,杠杆式方向性投資可能出現巨額交易虧損。

目前距離這個閾值區間還有一定的距離,但是幾個經濟資料或幾句央行重話都可能令債市情緒風聲鶴唳。八年的QE已見分水嶺,全球債市乃是2018年風險資產價格的一個動盪源頭。至於八十年代開始的債市長牛是不是已經結束,則要看接下來的下行周期中央行們還會不會再玩印錢把戲。

中國經濟在2017年增長達到6.9%,第四季度增速為6.8%,出現了七年以來第一次增速回升。世界第二大經濟體增長基調有持續改善的兆頭,是上周資本市場情緒高漲的一個重要原因。

筆者看來,中國經濟處在周期性去杠杆和結構性轉型的交結期。從周期角度看,信用收縮還沒有過半,強監管之下金融體系內的資金流速勢必放緩,資金成本進一步上升。這些是主動去杠杆是所必需的,也有利於金融的長期穩定,但是對短期增長前景一定有衝擊。

同時中國新型消費的轉型步子邁得很快,去庫存、去產能進展順利,企業盈利能力有改善,科技創新能力也有明顯的提升。2018年的增長速度會出現回落,而增長品質進一步改善。2018年中國經濟的風險,在於流動性突然失速和中美貿易糾紛,機會在消費升級、科技創新和環境保護上。

本周除了美國政府因為兩黨鬥法而關門所帶來的市場情緒影響外,需要關注GDP和央行會議。美國第四季度GDP增長環比折年率預計為3.2%,連續第三季度企穩3%樓上;如果這個預測正確的話,2017年全年增長2.3%,遠高過上一年的1.5%。

英國第四季度增長預計環比0.4%,全年增長1.8%,較上年亦呈加速。歐盟的一月PMI應該回落。德國SPD代表投票是否展開組成聯合政府的談判。歐洲與日本央行有例會,相信政策不會有改變,不過德拉吉與黑田的記者會可能講出一點新意來。

本周記闡述作者對經濟、政策與市場的理解、認識,為個人觀點,並非投資建議或勸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