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前,為解決中共強迫美企轉讓技術和偷盜美國知識產權等不公平的貿易做法,美國總統特朗普下令針對中國輸美價值500億美元的產品徵收25%關稅,隨即北京發佈報復清單,聲稱「奉陪到底」;此後在特朗普宣佈可能再對1000億美元進口商品徵收關稅後,北京繼續發出「大力反擊」的信號。

中美強硬態度的背後,到底誰有真正的底氣諸多分析早已指出。如果從經濟角度來看,去年中國對美商品出口額佔中國GDP的4%,美國對中國出口商品額僅相當於美國GDP的0.7%。一旦中美貿易中無法避免,中國經濟受到的衝擊應該更大一些。值得關注的是,就在中美雙方僅限於「鬥嘴」尚未付諸實施之際,中國股市卻應聲下跌,大豆的價格也開始上揚。而這樣的影響大概只是個開始。

至於未來影響幾何,清華教授孫立平被封殺的言論應該是對那些聲稱將與美國「奉陪到底的高官、御用文人、媒體們」的一個警告,那就是「中國打不起,沒法打」,「如果貿易戰打到極端,對於美國經濟來說至多是重創的問題,而對我們來說則是生存問題」。不過從北京迄今為止的反應看,亦或許中共高官們真的就是想賭一把,只是犧牲的又是老百姓的利益。

在筆者看來,中美貿易戰雖然讓北京焦慮,但讓其更為焦慮的是特朗普上台一年多來,西方對來自中共的滲透愈來愈警醒,對中共的態度也正日趨強硬,除了特朗普採取的貿易、移民以及簽署《台灣旅行法》等強硬措施外,針對中共對澳洲和新西蘭的滲透,澳洲總理公開稱「澳洲人民站起來了」,並制定了防干涉新法案,新西蘭則提高了中國人申請投資移民的拒簽率。法國總統馬克龍還公開批評歐洲國家過於親華,德國外長加布里爾也曾公開指責中共挑戰西方世界的現有秩序,英國首相梅訪問北京時,亦拒絕簽署「一帶一路」合作協議。

顯然,意識到了中共乃是對當今世界最大威脅的特朗普,正在通過談判、協商,集合傳統西方盟國以及友邦的力量,在經濟、政治等方面共同應對中共的挑戰。目前具體表現如下:

一、在3月26日美國政府正式向世界貿易組織(世貿)提出對中國(共)在保護知識產權上的申訴後,歐盟和日本也宣佈加入美方的世貿提訴,並表示,在中美爭端程序中他們擁有「重大貿易利益」。日本財務大臣麻生太郎還表示,在知識產權執法方面贊同美國的想法,將會和美國合作支持自由貿易體系。2016年底,歐盟和日本都正式宣佈不承認中國市場經濟地位。

二、不久前,加拿大的特魯多和墨西哥總統潘尼亞相繼表示願意和特朗普在北美自由貿易協議和邊境問題上友好協商,並表示北美自由貿易協議即將取得重大進展。特朗普則表示,美國正「非常努力地」致力於北美自由貿易協定談判,有望「很快」宣佈一些內容。

三、法國總統馬克龍、德國總理默克爾、日本首相安倍都將分別於4月訪美,他們與特朗普討論的當不僅限於如何捍衛西方自由貿易的問題,而他們間達成的共識應遠遠高於中美。

四、今年3月,將中國排除在外的全面且先進的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定(CPTPP)由澳洲、汶萊、加拿大、智利、日本、馬來西亞、墨西哥、新西蘭、秘魯、新加坡及越南11個國家共同簽署,而特朗普表示,如果能達成美國同意的條件,美國不排除重新加入。

五、特朗普表示拉美國家是美國友好的貿易夥伴,並將於本月中旬訪問哥倫比亞,在秘魯參加美洲峰會,其目地之一應該是排除中共在拉美的經濟影響。

六、3月,美國航空母艦「卡爾文森號」到訪越南。有專家指出,此次訪問有雙重含義,一是美國展示美國海軍在該地區的存在,以向各地區國家保證,特朗普領導下的美國不會疏遠該地區。二是越南支持美國在南中國海的海軍存在,並相信其有助於該地區的和平與穩定。

七、3月1日,特朗普在宣佈對鋼鐵和鋁進口徵收重稅後,加拿大、墨西哥、日本、澳洲和南韓、歐盟等美國的盟國,紛紛請求要求豁免。最終特朗普予以暫時豁免,而其用意就是使這些傳統盟國與美國站在一起,達到最大限度孤立中共的目地。美國也已經表示,在鋼鐵和鋁的重稅上,中國將是唯一不會獲得豁免的國家。

對於特朗普的所為,歐洲強國德國媒體3月曾紛紛發文評說,其中相當普遍的一個觀點是:歐美之間不應對立,而應該攜手抗爭中共的不公正貿易手段。如《法蘭克福匯報》曾刊登了一篇題為「與華盛頓並肩戰鬥」的文章,指出自從中國加入世貿組織以來,該機構就無法再有效監督自由貿易。作為全球第二大經濟體,北京一直在持續大規模破壞規則。北京的國家資本主義者拒絕讓歐美企業在中國市場獲得中資企業在海外享有的同等待遇。中國資本近年來已經收購了機器人製造商庫卡等西方企業。因此,歐洲必須避免激化與美國的貿易爭端,而應尋求與美國合作,共同向中國要求對等待遇。

德國《商報》在「面對貿易摩擦,歐洲只能兩害相權取其輕」社論中,也指出「特朗普的分析並沒有錯:北京一再高調宣稱要開放市場,但是實際上卻幾乎毫無改變。歐盟一直在要求機會對等。只要中國不改善在華外企的待遇,歐洲人也可以給中資企業在歐業務增加些阻力。」

而加拿大《環球郵報》4月5日則發文批評中國「選擇報復的方式完全繞開了世貿爭端解決機制。作為全球最大出口國,中國的行為忽視了世貿這一全球貿易體系的關鍵支柱」。

西方媒體的態度折射的正是西方政府、社會對中共所為的看法,而中共對於自己不遵守世貿規則、侵犯知識產權、偷盜他國技術的所為再怎麼抵賴,也只能騙騙國內的老百姓。

可以想見的是,在中共的欺騙下,不少中國人都會對來自美國等西方國家的強硬義憤填膺,覺得是在打壓中國的發展。但是切莫忘記,中國不等於中共,至今仍在禍害中國人的中共的崛起對世界絕對不是福音。

近些年的研究和事實表明,自改革開放以來,隨著經濟實力的增長,中共開始在經濟、政治層面向世界滲透,以增加自己的影響力,其近年來倡導的全球化背後正是其意圖改變世界秩序的野心。然而,透過表象看實質,中共的全球野心不但不會融合世界經濟,反而會將撕裂世界經濟。因為它不是要將中國融合到現有的世界秩序當中,而是要另外建立一個經濟區塊,並且由中共來制定它的規則、制度和貿易模式,進而操控世界,推行中共的政治經濟制度。

試想,如果全世界的經濟被中共操控,政治層面上亦有其代言人,中共帶來的政治、經濟、文化、人權災難必將不再專屬於中國人,而世界註定將陷入一片混亂。從這個意義上說,將中共與朝鮮、恐怖組織並列為世界的威脅,乃是特朗普和現任美國政府對中共有著清醒的認識,而特朗普集合西方力量遏制中共,乃是順天意而為,對飽受苦難的中國人而言焉知不是福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