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4月14日,在每日記者會上,特朗普總統宣佈,美國政府將對世衛組織在應對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疫情上的「嚴重管理不當和隱瞞」之角色進行審查,在審查期間,美國暫停向WHO提供資金。特朗普批評世衛「未能盡到其基本責任」,「未能以及時和透明的方式充份獲取、核實並分享信息。」

美國出拳之快,出人意料,重擊世衛和中共。一周前,4月7日,特朗普公開批評世衛以中國(中共)為中心,而美國連續幾年每年向其提供4-5億美元的巨額資金,卻在疫情問題上得到錯誤的建議。他表示將考慮暫停向WHO撥款。4月8日,美國副總統彭斯表示,在未來的恰當時間,將向世衛組織問責。

現在,美國動真格的了。對世衛進行的「審查」(review)是疫情爆發以來首次有針對性的問責,將有助於本次和未來的全球防疫,並且將遏制中共對國際組織的操控。鑒於美國、英國和印度都已提出向中共索賠,一些訴訟案已經啟動,此舉也將為日後國際社會聯合向中共索賠提供參照。

WHO配合中共 嚴重失職

在因應中共病毒疫情的問題上,世衛組織明顯失職,這一點,連外行人都看得清清楚楚。網友反饋說:「WHO忘了自己的使命,忘了甚麼是自己的本職工作。」「CHO舔得太明顯了。政策和言論全部向著中共,官員稱讚中國比中共官員還肉麻,考察就是走過場意思意思,台灣的名字提都不敢提…..」(註:網友以『CHO』的英語縮寫諷刺WHO變為「中衛組織」)

以下是根據媒體報道摘錄的部份事例。

1月14日,世界衛生組織採用中共官方說法,在推特表示,未有證據顯示病毒會人傳人。

在1月22日、23日的世衛會議上,中共代表向委員會和總幹事施加了壓力,稱「宣佈全球範圍的突發公共衛生事件是不可能的」,與會成員在現場激烈辯論。結果,1月23日武漢封城後,世衛組織仍然拒絕宣佈國際公共衛生緊急事件。

1月23日、24日、25日,世衛連續在報告中稱,中共肺炎(俗稱武漢肺炎、新冠肺炎)造成的全球風險為「中等」;1月26日,世衛才改口稱病毒「在中國帶來非常高的風險,在區域和全球層面則為高風險」。譚德塞(Tedros Adhanom Ghebreyesus )在推特發文承認,世衛的報告犯下了「人為疏失」。

1月24日,世界衛生組織建議在機場邊境實施防疫措施,並且重申,目前不建議任何更多的旅遊或貿易限制。

1月28日,譚德塞到北京與中共外交部長王毅見面,譚德塞表示,不建議各國從武漢撤僑。

1月30日,世衛組織終於宣佈疫情為「國際公共衛生緊急事件」。不過,譚德塞稱這並非不相信中國,並讚揚中國為了保護其它國家做出努力。

2月3日,中共官方數據已有近2萬人確診,譚德塞對各國重申,不需採取措施對中國旅遊和貿易產生「不必要的干擾」。

2月10日,中國爆增至4萬例確診、破千人死亡。譚德塞對此表示,全球確診數不多,還算是「火花」階段。

2月11日,世界衛生組織正式宣佈將病毒命名為「COVID-19」,譚德塞表示,如此可避免帶入地名的「污名化」稱呼。

2月12日,世界衛生組織舉辦記者會說明武中共肺炎疫情,外媒詢問WHO是否受到中國政府施壓,要求幫中國說話,保住中國的面子?譚德塞聽完後回答說,中國為減緩疫情做出了「許多貢獻」。

2月19日,譚德塞公開稱讚中國「犧牲自己,拯救全世界」。

2月24日,逾30國出現感染,但譚德塞稱「疫情尚未大流行」。同一日,率領WHO專家團前往武漢的高級顧問布魯斯·艾爾沃德(Bruce Aylward)在北京記者會上讚揚中共對武漢的封城決定。2月25日,布魯斯又說,「如果我被感染,我希望能在中國接受治療。」

2月28日和3月2日,譚德塞兩次拒絕承認疫情大流行。

3月11日,WHO宣佈疫情已全球大流行,當時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已蔓延至117個國家和地區。

4月9日,法國《費加羅報》發表了題為「中共怎樣操控世界衛生組織」的文章。報道引述法國研究員瓦萊麗·尼奎特(Valerie Niquet)的話說,「世衛組織沒有發揮自己的作用,而是完全按照北京的要求去做。同樣,它按照中共的要求,拒絕更新台灣一個觀察員席位。」

尼奎特剛剛為戰略研究基金會(FRS)撰寫了一份研究報告,披露了中共與埃塞俄比亞現任領導人關係密切,在該國大量投資。北京還為非洲聯盟總部提供資金,因此非盟主席為世衛辯護。

中共滲透國際組織 危害世界

2020年4月9日,《外交家》(the Diplomat)雜誌發表文章「中國(中共)如何以其自身形象改造聯合國」,其中寫道:「目前,在15個聯合國專門機構中,4個機構由中國籍人士領導,包括糧農組織(FAO)、國際電信聯盟(ITU)、工業發展委員會(UNIDP)和國際民用航空組織(ICAO)。」

文章指出:「中國(中共)在聯合國內更強的領導地位引發了人們的懷疑——中共可能利用這一優勢按照對它有利的方式來改變這些機構。」

今年4月1日,中共常駐聯合國日內瓦辦事處的公使蔣瑞被任命為聯合國人權理事會協商小組成員,這一決定招致外界批評。4月6日,美國國會7名參議員聯署致信聯合國秘書長,反對任命蔣端。

非政府人權組織「聯合國觀察」主任希勒爾·諾伊爾(Hillel Neuer)表示,「聯合國允許中共這個鎮壓性政府來操作、選擇、制定國際人權標準和作為揭露世界上對人權侵犯的負責人,這既不符合邏輯又不道德。」

去年4月,《新美國》雜誌發文指出,共產主義中共獨裁統治現在已經將其代理人安插在整個聯合國和「全球治理」機構中,如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世界銀行。

文章提到,2015年,柳芳出任國際民用航空組織秘書長;2016年,ICAO拒絕台灣出席三年一度的民航組織大會,還拒絕台灣媒體參與採訪。美國多位國會議員批評ICAO以國際飛航安全為代價,姑息中共的霸凌。

另一個例子是國際電聯(ITU),趙厚麟在2014年10月當選ITU秘書長,2018年11月連任。他在2015年12月接受《新京報》採訪時稱,從2015年起,中共開始與ITU成員國探討電信基礎設施區域合作,推動其「一帶一路」戰略。

結語

一位網友為特朗普總統的新舉措點讚:「針對UN的方向性變革正式開始,應該慶祝。」

事實表明,在中共操控下,多個國際組織正在轉向違背其創立原則的危險方向。迄今,全球至少2百萬人受到中共病毒感染,十多萬人死亡。世衛配合中共,瞞報疫情,致使多國民眾的健康和國家經濟嚴重受損,中共更是罪責難逃。

近年來,中共大舉向海外滲透,推銷它的管控模式,實際上,它在輸出謊言、腐敗和對人權的壓制。中共治下,人民無自由,媒體無真相。那些為中共站台、背書的政府、機構和個人,都在助紂為虐,在放縱流氓政權損毀本國和世界人民的權益,他們需要嚴肅地反省,儘快改變立場,重回維護普世價值的正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