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前蓬佩奧推動美日印澳四方安全對話,被視為美國構建「亞洲北約」反制中共擴張霸權的最新舉措。而大紀元獲得的部份內部文件揭秘中共對外滲透的目的之一,是輸出過剩產能。

獨家:吉林省要求通過「一帶一路」輸出過剩產能

吉林省政府在文件披露,「一帶一路」對中共在世界上的領導地位具有深遠戰略意義,而吉林省的目的是通過一帶一路輸出過剩產能。圖為文件截圖。(大紀元)
吉林省政府在文件披露,「一帶一路」對中共在世界上的領導地位具有深遠戰略意義,而吉林省的目的是通過一帶一路輸出過剩產能。圖為文件截圖。(大紀元)

中共吉林省政府在文件《吉林省融入「一帶一路」的構想》中披露,中央關於「一帶一路」發展戰略對於中共「屹立於世界的領導地位具有深遠的戰略意義」;而吉林省與「一帶一路」戰略的契合點之一,就是通過一帶一路輸出過剩產能。

該文件披露,中國產業轉型升級的主要任務之一,就是通過「一帶一路」戰略,「解決過剩產能」。

吉林省政府稱,「在『一帶一路』戰略帶動下,我省應該不失時機的主動尋找消費市場,通過消化過剩產能,調整經濟結構,推進產業轉型,促進產品升級換代」。文件提到了位於吉林省的中國首家汽車製造廠「一汽」,稱「長春一汽及其配套企業,將迎來一次難得的機遇」。

文件曝光 吉林對外推銷一汽過剩產能

事實上,據陸媒報道,2015年時中國汽車產能就嚴重過剩,其中乘用車產能利用率為81%,商用車產能利用率僅為52%。

更糟糕的是,中國汽車產能利用率逐年下滑。國信證券在2019年汽車產業研究報告中披露,2018年一汽集團、吉利汽車、奇瑞汽車、比亞迪汽車等車企產能利用率均未達到70%。

據自媒體「車東西」消息,儘管一汽集團中的合資品牌情況尚好,但包括一汽吉林在內的自有品牌則產能嚴重過剩。2018年時,一汽自主品牌奔騰+ 紅旗+一汽吉林+天津一汽的總規劃產能為78萬輛,但2017年銷量僅21萬輛,產能利用率不足30%,超50萬輛產能過剩。

據中國汽車工業協會發佈統計,由於銷量持續減少、產能繼續增加,中國乘用車產能利用率從2017年的66.55%,降低到2019年的53.74%,已經處於產能嚴重過剩的區間。

而一汽集團、尤其是其國產品牌的產能過剩情況也越來越嚴重。2018年,集團下屬的一汽夏利用1元的價格,拋售了子公司華利汽車100%股權。但到了2020年9月,一汽夏利用1元價格把自己給出售了。

在這種產能嚴重過剩的經濟背景下,吉林省政府對「一帶一路」表現出極大的熱情,例如吉林省積極參與在一帶一路沿線國家投資建廠。

2016年《吉林省裝備製造和國際產能合作項目庫》披露,一汽集團在巴基斯坦裝配的汽車賣不出去,只能向中央求援。圖為文件截圖。(大紀元)
2016年《吉林省裝備製造和國際產能合作項目庫》披露,一汽集團在巴基斯坦裝配的汽車賣不出去,只能向中央求援。圖為文件截圖。(大紀元)

吉林省政府在2016年該省《裝備製造和國際產能合作項目庫》中披露,一汽集團在巴基斯坦的合資汽車廠「巴基斯坦微型車、卡車、乘用車本地化項目」,「已形成微型車3000輛,中重卡1000輛產能,正策劃5000輛產能乘用車項目」。根據公開資料,一汽在巴基斯坦合資建設的是整車裝配工廠,就是將在中國大陸生成的一汽零配件輸出至巴國合資工廠裝配成整車。

該項目庫文件披露,一汽集團在巴基斯坦裝配的汽車賣不出去,吉林省政府只能向中央求援,要求將一汽合資汽車「列入中巴產能合作清單」,讓「巴基斯坦重大工程項目優先採購」。

吉林省政府的外事文件還揭示了,省委書記在出國訪問中積極推銷一汽,為一汽過剩產能尋找出路。

吉林省省委書記巴音朝魯2018年訪問緬甸,向緬甸政府推銷吉林一汽。圖為巴音朝魯會見緬甸交通和通信部部長丹欣貌時的談話參考要點截圖。(大紀元)
吉林省省委書記巴音朝魯2018年訪問緬甸,向緬甸政府推銷吉林一汽。圖為巴音朝魯會見緬甸交通和通信部部長丹欣貌時的談話參考要點截圖。(大紀元)

例如,吉林省省委書記巴音朝魯2018年訪問緬甸時,與緬甸交通和通信部部長丹欣貌會談,希望「加強汽車領域務實合作」,向緬甸政府推銷吉林一汽,並直言「希望緬甸方面和部長先生在汽車項目上給予重點關注,在政府招標項目、大型基建項目等方面加強與吉林省的密切合作。」

在2018年巴音朝魯出訪緬甸的行程中,吉林一汽與緬甸交通部公路運輸局簽署了戰略合作協議,協議稱一汽集團希望與緬甸加強在汽車領域的合作,因為中共「正大力推進『一帶一路』建設和國際產能合作」。不過該戰略協議談到的合作,只是對汽車維修服務從業人員的培訓。

吉林一汽在這次出訪中,還與緬甸當地企業簽署了出口一汽汽車的戰略合作協議。

更早前,巴音朝魯在2016年11月訪問老撾時所執行的主要任務亦是輸出產能。

巴音朝魯2016年11月訪問老撾,與中共駐老撾大使關華兵談話。圖為談話文件截圖。(大紀元)
巴音朝魯2016年11月訪問老撾,與中共駐老撾大使關華兵談話。圖為談話文件截圖。(大紀元)

巴音朝魯出訪文件《會見我國駐老撾大使關華兵談話參考》披露,2016年3月2日,國家發展改革委與吉林省政府簽訂了《關於建立推進國際產能和裝備製造合作委省協同機制的合作框架協議》,協議中明確由吉林省政府牽頭對接與老撾產能合作。

2016年9月,中共總理李克強訪問老撾期間,與老撾簽署了《關於確認並共同推動產能與投資合作重點項目的協議》。巴音朝魯在談話中說,吉林省為落實總理訪問成果,加快推進中老產能合作,為推動「一帶一路」建設貢獻力量。

大紀元獲得的2016年《吉林省裝備製造和國際產能合作項目庫》揭示,截至當年吉林省共有216個輸出產能的國際合作項目,涉及金額高達282億美元,合作方主要是一帶一路沿線國家。

文件洩露 中共利用「一帶一路」轉移產能的野心

大紀元還獲得了安徽省的部份文件,文件顯示,地方政府「積極融入『一帶一路』國家戰略佈局」,向外轉移「富餘產能」。

滁州市政府在《實施方案》中提出,向一帶一路沿線國家輸出「富餘產能」。圖為文件截圖。 (大紀元)
滁州市政府在《實施方案》中提出,向一帶一路沿線國家輸出「富餘產能」。圖為文件截圖。 (大紀元)

安徽省滁州市政府在《參與建設絲綢之路經濟帶和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實施方案》中提出,「全面貫徹黨的十八大、十八屆三中、四中、五中全會和習近平總書記系列重要講話精神」,「推動一批國際產能合作重點企業走出去」,全面融入「一帶一路」國際分工合作體系。

滁州市政府《實施方案》指,鼓勵「富餘產能企業到沿線國家投資」,「重點支持水泥、玻璃、型材等建材企業在國外建立生產基地」。滁州文件中提到的這些「富餘產能」就是過剩產能。

(滁州市)國際產能合作項目信息表 (大紀元)
(滁州市)國際產能合作項目信息表 (大紀元)

實際上,中共很清楚輸出過剩產能會給輸入國家帶來許多經濟、環境方面的負面影響。

滁州市政府在2018年《國際產能合作工作開展情況的報告》中總結說,「正確處理國際產能合作時面臨複雜的關係」,因為輸入國「也擔心落後產能」。報告強調,輸出產能的同時,要加快產業升級。

2013年習近平提出「一帶一路」戰略後,2015年中共開始推進國際產能和裝備製造合作,要求各地政府推動本地企業參與國際產能合作。

時政評論員李林一表示,滁州市的報告揭破了中共「一帶一路」和所謂國際產能合作的真面目——就是向一帶一路國家輸出落後的過剩產能。

值得一提的是,9月份阿里巴巴創始人馬雲出席2020中國綠公司年會時稱,中國企業不要想去轉移過剩產能,而是要到當地去創造價值。阿里巴巴是近來因與中共牽涉過深而被美國政府盯上的中國企業之一。

美國政府今年推出乾淨網絡計劃,決意從電信基礎設施和互聯網領域中清除中共滲透。特朗普政府已對抖音國際版和微信發出禁令,百度、阿里巴巴等與中共過往甚密的中企,據傳亦被列入候選黑名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