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到處知何似,應似飛鴻踏雪泥。泥上偶然留指爪,鴻飛哪復計東西。

老僧已死成新塔,壞壁無由見舊題。往日崎嶇還記否?路長人困蹇驢嘶。(宋.蘇軾)

竹君在新裝潢好的別墅裏裏外外仔細地看了一遍,並從李嵐那裏拿到每個房間詳細的尺寸,同時做了詳盡的記錄。按照裝潢的風格,她選擇極簡風格的傢俬,並搭配幾件老傢俬。

所謂「老傢俬」是指還算不上古董,但經過數十年歲月的洗禮,能呈現出古風的傢俬。這種傢俬的價格和古董不可同日而語,但營造氣氛的效果不輸古董傢俬,而且也比古董傢俬實用。

至於花器與花材,竹君打算使用她手上現成的花器。

最需要添購的是廚房用品,這房子的廚房裏連一件鍋具也沒有。碗盤也都須要新添。不過她都已經想好了要去哪裏添購,只是要先問問預算的問題。

「白老師。」李嵐向竹君致意。由於她是茶人,又是花藝與茶藝界的老師,因此他也敬稱她為白老師。

「非常感謝妳能夠幫這個忙。」他端詳著竹君。他猜不準她的年紀。她有茶人的身份,還有兩張日本花藝流派的執照,按理年齡不會低於三十。但若讓他來猜,他會猜測她與自己同齡,大約是廿七歲。

乍見她時,李嵐先被她一頭柔順及腰的長髮吸引,然後是那對修眉與大眼,靈巧的鼻子,人中很深,使得上脣微翹,尤其是當她露齒而笑時那一口白晰的貝齒,加上那顯而易見的柔順性格,你只能由衷讚一聲──真是個柔弱如水的美人。

「妳很適合穿這樣的唐裝。」她這身唐裝上身是寬大的衣袖,鳳仙領加盤扣,下身是寬大的褲裙,幾乎拖在地板上。簡單地說,衣服很有特色,但完全看不出穿衣人的身材。

這身衣服讓她外露皮膚,只有那張瓜子臉,以及偶爾抬手時那雙潔白的玉手。保守到不能再保守,完全就是一個從宋代畫本裏走出來的古典美人。

「謝謝!」她低眉斂目。「請問傢俬與廚房用品的預算是多少。」

「這部份的預算上限是每坪十萬元,底限是每坪五萬元。」他越看她越覺得自己走進了古畫之中。

「這棟別墅有幾坪?」她低頭看看平面圖。

「建坪一百坪。」地坪對她沒有意義。

「要花五百萬買傢俬?」她抬眼看他,再確認一次。

「是至少五百萬。」他眼底笑意盈然,聽得出這個古典美人反對的意思。

竹君輕咬下脣,把反對的意見壓制住。既然如此,那她就放大手腳買真正的古董吧!這也是為僱主考慮,因為一般的傢俬淘汰時只有丟棄一途,可是古董傢俬既可使用又可保值。但要挑得對,這就涉及眼光與對市場的了解。

至於碗盤食器的部份,就用「曉芳窯」這個獲得荷蘭皇室、日本皇室及華府政壇共同使用的故宮級食器。

竹君快速地把她的想法告訴李嵐。

李嵐非常驚訝。「妳確定妳不是學室內設計?」這麼快的時間裏就可以做出這麼明快的決定,連他這樣專業的人士都要自嘆弗如。原本他還有點擔心,但現在......

「怎麼說?」她只有高職畢業,念的是服裝設計。其他的一切,都是自修來的。

「妳結束這個,呃,管家的工作之後,可否考慮到我的事務所工作。或者只是兼差也好!妳的設計理念我很欣賞。」

「我只是業餘的興趣,剛好搭上這一波的中國熱罷了。」她看著眼前這個帥氣的大男孩。眼前這個知名的建築師,看來只有廿六、七。在她眼底是個如同弟弟一樣的大男孩。「何況現在只是紙上談兵,你還沒看到成果呢!」

「妳太客氣了。這是文化底蘊的呈現,不是中國熱的問題。好的東西永遠禁得起時間的考驗。」李嵐是誠心的。

竹君笑笑不答。(待續)◇

——節錄自《看》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