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嵐給她幾張名片。「這是我熟悉的幾家名牌傢俬,這家是骨董傢俬店。妳也可以找其它的傢俬店,由妳全權做主。挑好傢俬後讓他們直接找我請款,如有議價的必要,我這應會處理。還有,我的秘書會安排送貨、接貨的事宜。」

「平常的清潔工作,我的秘書已安排了專業清潔公司負責,妳可以交代她依據之後的情況改動清潔的時間。」接著是一個厚厚的信封袋。

「這裏是二十萬現金,以後每個月的開支實報實銷,請在帳戶裏維持至少十萬元以上的零用金。不夠的話請直接找我秘書支領。」

竹君一一收下了所有的名片以及那包現金。

「看來我可以好好地滿足一下血拼的癮頭了。」她笑著,沒想到她竟然在一個星期以內花掉──即使是幫別人花掉──相當於她有生以來所有的積蓄。當然,她現在是一窮二白,完全談上不積蓄。

李嵐笑笑。「祝妳血拼愉快。」接著他就告辭離開。

竹君再轉回房子裏確認一些細節後,才坐上她現在唯一的財產──那台二手的March,開始她的大手筆購物之旅。

***

當艾利克跨進這個陽明山上的別墅時,第一眼看到的就是玄關裏的那棵白梅。

等他站定細看才知道這只是一截二米高的梅花枝幹,插在一個一米高、寬腰收口的大甕裏。因為梅枝取材得當,插在甕裏的姿態,乍看之下就像是整棵梅樹被搬進了屋子裏。

靠近梅枝的那片牆上有一排書法長幅,他不認得中國字,但看得出那龍飛鳳舞的字體,應該是唐朝以後的書體,也許是行書,也許是草書,他不能確定。

以他對陶器的了解,這個甕的釉色是自然的灰釉,呈現淡青與灰色,應該有些歷史了。

轉身面對空曠的客廳,卻只看到一張德國的棗紅色單人皮椅,靜置在壁爐前方。皮椅下是張波斯地氈,整體顯得高貴而霸氣。他一眼就看出這張皮椅的品牌,每張單價都在美金一萬元以上。椅子旁邊搭配了一張很有味道的矮几,矮几下有個雜誌架。天花板上懸掛著一台投影機,順著投影機的角度看過去,是一片空白的牆壁。但艾利克知道,那裏必然有一片電動操控的螢幕。

「一樓這裏是書房。」李嵐引著他介紹著。

仍然是簡潔的風格,一片電視牆,數台電腦,的確是他要求的規格。

「後院是游泳池,泳池底端可以看到台北市的夜景。」李嵐推開落地窗。「台北的冬天很濕冷,我已經加裝了溫水設備,下水前二小時開啟就可以使用,也可以設定成自動開啟。」

「二樓有二間睡房、一間起居室。」李嵐繼續領著他到二樓。

「這間是您的睡房。」簡潔的大床,加長的尺碼。枕頭與棉被看起來很輕柔。聽竹君說,那床薄被可是很有學問的,不但輕、薄,而且很暖和,是日本皇室專用的蠶絲被。

床旁那座比人高的骨董衣櫃其實是個音響櫃。紅色的油漆配上金色的銅飾,有濃烈的中國味,卻不顯俗氣。角落有個骨董的洗臉架,鏡子是現代的,但洗臉盆卻是個造景魚缸,兩隻紅眼泡兒,浮萍搭著水草。

「這是套房裏的浴室。」按摩浴缸加上淋浴室。一個骨董衣架上披著浴巾與浴袍。地板是黑色大理石,牆壁則是白色大理石,形成強烈對比。洗臉台上整齊地放著盥洗用品,還有一個青花小盂,上面漂著幾朵白色的玫瑰花。落地鏡與洗臉台的鏡子互相照映,使這間浴室交映成層層的異世界。

艾利克笑了起來。「Larry,這樣我會想賴在這裏不走的。」

李嵐笑笑,收下他的獨特的讚美。天知道,你還沒見識到竹君的手藝呢!從主睡房的陽台可以垂視游泳池,並遠眺台北市的夜景。

「這間是客房,也許您會用得上。」李嵐繼續引著艾利克認識新環境。「每個房間都有獨立的冷氣機系統,每間浴室都有單機的冷暖器與乾燥機。但礙於時間因素,還來不及架構電子微控系統,所以得用按鍵操控。」

艾利克隨意探頭看了看,與他的房間風格類似,只是格局較小,也是間套房。「我已經很滿意了!」他家那套設備是微軟公司特別為他設計的,他不會強求走到哪都有那種便利。

「我的管家住哪?」他突然想起。

「喔!在一樓,我們剛才沒有進廚房。白小姐的臥房不在主屋,而是廚房旁的獨立單位,這樣她進出廚房時較為方便,也不會影響到您在主屋的作息。您如果需要她的協助,直接按屋內的任何一具對講機,就可以通到廚房以及她的睡房。」

「她從甚麼時候開始上班?」

「她上個星期就已經開始上班了。剛才應該在廚房裏忙吧!」李嵐低頭看看腕錶。「現在已經是用餐時間了。」(節錄完)◇

——節錄自《看》雜誌